国际纵横:专访朝鲜美女间谍金贤姬

朝鲜女特工金贤姬

金贤姬说,“我感到很悲哀。我为什么要出生在朝鲜?”

从长相上看,朝鲜女特工金贤姬不像是一个特大杀人案死刑犯。她今年51岁,已经是一位有两个孩子的母亲。金贤姬说起话来细声细语,笑容可掬。

现在,金贤姬一直在韩国某地过着安静的隐居生活。她不想披露她的居住地点。我们见面的时候,和过去一样,她的随行人员是几个雇来的保镖,人高马大,穿着不合身的西装。

金贤姬至今仍担心朝鲜政府想杀死她——这么想,她有充分的理由。

炸机

金贤姬曾经是朝鲜当局的特工。25年前,她接受平壤当局的密令,炸毁了一架韩国客机,机上115名乘客和乘务人员全部遇难。

在首尔一家饭店的房间里,她向我讲述如何在19岁的时候,被录取进入朝鲜顶尖学府平壤外国语大学学习日语。

金贤姬接受了6年的训练,其中有3年时间,她与一位化名“李恩惠”的年轻日本妇女住在一起。这位日本妇女的真实姓名叫田口八重子,她是从日本北部家中被绑架到朝鲜。金贤姬说,田口八重子教她讲日语,学习日本言行举止。

随后,金贤姬接到一项任务,决定她一生的命运。

事情发生在1987年,那一年韩国首都汉城(今称首尔)将举行奥运会。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和他儿子金正日决心要“制止”汉城奥运会召开。

“当时我接到一位上级军官的指示,要求在汉城奥运会举行前夕,炸毁一架韩国客机。”金贤姬向我讲述事情经过。

“这位军官说这个事件将使韩国陷入一片混乱。这项任务就是为了革命而进行的猛烈回击。”

“直接命令”

金贤姬和一名年龄稍大的朝鲜男特工一起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登上了一架韩国客机。她将装有炸弹的手提箱放进座位上方的行李箱中。

当客机途径阿布扎比机场停留时,这两名朝鲜特工下了飞机,然后逃离现场。

"金日成是一个像神一样的人物。只要他下达的命令,都是正确的。"

金贤姬

几小时后,当客机飞越安达曼海上空时突然发生爆炸,机上115名乘客和乘务人员全部遇难。

但是这两名朝鲜特工的行动计划出了问题,国际刑警已经开始追捕他们。当这两名凶手企图入境巴林时被警方逮捕。

男特工咬破藏在香烟过滤嘴里的毒药胶囊自杀身亡,而金贤姬没来及咬破胶囊已被警方制服。她被押回韩国首都汉城,并在国际媒体前曝光。

金贤姬说:“当我走下飞机舷梯的时候,我感到很茫然。”

“我只是低头看着地。他们用胶带封住我的嘴。我当时想我这一回是走进了地狱。他们肯定会杀死我。”

韩国警方把金贤姬带到一个地下室,开始对她进行审问。

最初,金贤姬一直坚持说自己是日本人,但是最后她的防线崩溃了。

“当我认罪的时候,我是很勉强的,因为我在朝鲜的家人将会面临危险。是否认罪,这是一个关系的生死的决定。但是我开始意识到,对于遇难者来说,要让他们知道真相,这是个正确的决定。”

金贤姬在认罪书中明确表示,炸客机的命令直接来自金日成或者他的继承人金正日。

“神坛人物”

金贤姬说:“在朝鲜,一切都离不开金日成和金正日父子的金家王朝。”

“没有金家王朝的批准,一切都不能做。我们被告知,我们的命令已经得到‘批准’。只有直接来自最高统帅的命令,才会使用这个词。”

“金日成是一个像神一样的人物。只要他下达的命令,都是正确的,都要忠心耿耿来完成,并且你要随时准备牺牲你的生命。”

金贤姬

1989年,金贤姬被韩国法院判处死刑,但是总统卢泰愚宣布对她实行特赦。

从金贤姬向我讲述的经历中,可以清楚看出,她过去是一个崇拜金家王朝的忠实信徒,现在她对朝鲜政权充满仇恨,并且深深感到自己也是一个受害者。

“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像朝鲜一样,”金贤姬说。“外部世界根本无法理解。整个朝鲜建立在对金家王朝效忠的基础上,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宗教。”

“人们都被这样洗脑了,根本没有人权,没有自由。”

她说:“当回忆起这些事情,我感到很悲哀。我为什么要出生在朝鲜?看看朝鲜把我变成什么样子了。”

现在金家王朝的创立者金日成和金正日已经去世,将这个陷入贫困的国家交给了30岁的金正恩。

“朝鲜已经陷入绝望之中,”金贤姬说。“人们对金正恩的不满情绪非常大,他现在就是想镇压。”

金贤姬认为金家王朝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也许她的想法有些天真。

“现在金正恩手里唯一掌握的就是核武器。他想利用这一点制造战争气氛,争取公众支持。他想利用核武器来讨价还价。”

1989年,金贤姬被韩国法院判处死刑。但是当时的总统卢泰愚宣布对她实行特赦。

数年后金贤姬与一名监护她的韩国安全人员结婚,生育了两个子女。

有些人也许认为金贤姬罪大恶极,轻易逃脱了惩罚。不过她本人一直感到深深的负罪感。

她说,她在基督教中找到了安慰,并且与爆炸案遇难者亲属见面,并得到他们的宽恕。

“当我最终与遇难者家人见面的时候,我们都相互拥抱,痛哭流涕。”

对金贤姬的采访持续了一个小时,只是有一瞬间她感情有些激动。那就是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我询问她在朝鲜的家人情况如何,她两眼涌出泪水,只是把头摇了摇。

“我不知道他们出了什么事,”她说。“我听说有人看到他们从平壤被押送到劳改营去了。”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新闻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