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纵横:印尼红灯区打响保卫战

印尼泗水多莉巷红灯区 图片版权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多莉巷,妓女、皮条客云集

印尼东爪哇泗水市。作风强硬的女市长发出最后通牒,于6月18日关闭东南亚规模最大的红灯区之一多莉巷。此举遭到当地性工作者和居民的强烈反对。铁腕市长与世界最古老的娼妓行业对垒,孰胜孰负?BBC印尼语记者斯丽·莱斯塔里亲访泗水。

多莉巷。1970年代刚刚起步的时候,只有几家小妓院,现在是上千妓女、皮条客云集的规模红灯区。

不过,多莉巷并不仅仅是生意红火的性产业所在地。围绕多莉巷已然创建出一个经济生态系统。

红灯区给当地居民提供了就业机会、经济收入。他们可以向“客人”提供各种服务。从出售食品到代人停车,只要能挣钱就可以。

但是现在,政府要停止红灯区所有性交易活动。把星期三(18日)定为最后期限,要关闭60家妓院,将数以百计的性工作者赶出红灯区。

图片版权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关闭红灯区的决定宣布之后,当地人天天抗议示威

大限到来之前,几乎每天都有当地居民和活动人士组织抗议示威,要求挽救多莉巷。

萨普特拉也是其中之一。他说,关闭红灯区将给他们带来经济损失。萨普特拉说,“我们要在大街上设立路障,我们一定不会让他们进来。”萨普特拉拒绝公开他的职业。

入夜,多莉巷通常非常热闹,但是大限临近前的几天却出奇的安静。

10几个性工作者站在妓院外的便道上等候客人上门。妓院旁的那户人家,一个小宝宝坐在院里和父母玩耍;几个孩子在街上踢足球。

图片版权 BBC World Service

多莉巷,居民和性工作者紧密共处。

印度尼西亚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国家,事实上,印尼也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但是,多莉巷给许多居民带来丰厚收入,让他们能够养家糊口、教育后代。

印度尼西亚“独立青年社团”组织(KOPI)的阿尼萨说,“数以千计的孩子依赖父母从这一行业赚钱。当地政府决定关闭红灯区之前没有征求性工作者、当地居民的意见。关闭会影响到这里所有的人。”

莉斯已经感受到冲击波。她作性工作者已经有12年了,有两个孩子,都在上学。

莉斯说,“我小学都没有上完。我希望孩子未来比我好。我必须为孩子、为家庭挣钱。要是我不工作,他们的钱从哪儿来?”

莉斯说,取决于客人多少,她每个月(给妓院)创收大概在250-800美元之间。每接一个客人,莉斯收10美元,但是她自己只能留下一半,剩下的一半归妓院老板。

在印尼,卖淫是非法的,但是,关闭红灯区一直是当局面临的一大难题,因为许多人依赖性产业。

不过泗水当局表示,他们有决心一定要改革多莉巷。

东爪哇省副省长尤素福说,“不住在多莉巷的人希望关闭(红灯区)。这是他们的愿望,不是我们的。我们同意了这个决定,因为我们担心住在那里的孩子,担心性产业给他们带来的影响。我们也担心艾滋病感染率的上升。”

当地政府将向多莉巷的1400名性工作者每人发放500美元的赔偿金,补偿他们由于红灯区关闭损失的收入。官员还说,将向性工作者提供培训,帮助他们找到新工作。

但是,长年在多莉巷地区活动的当地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却认为,性工作者改行非常不容易。

图片版权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许多当地人靠红灯区“吃饭”

非政府间组织的负责人阿西赫说,在多莉巷卖身的大多数女人没有受过教育,找工作非常难。“必须教会她们新的技能,但是这需要耐心、需要时间。学门能够谋生的新手艺至少需要一年,这期间她们的家人怎么办?”

多莉巷内,抗议示威仍在继续。居民和性工作者表示,他们的生活方式不能、也不会被强令改变。

萨普特拉说,“我们会继续下去。谁也不能阻挡我们。就算我们被迫停止了,不过也就是一个月—斋月这个月。反正我们每年这个时候都要歇业。”

萨普特拉说,“斋月一过,我们重打锣鼓再开张。谁也不能阻止多莉巷。”

(翻译:苏平,责编:罗玲)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