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纵横:被遗忘的俄军阵亡士兵

俄军在乌克兰境内参战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
图像加注文字,

俄军在乌克兰境内参战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

在距离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大约1000英里的一个村庄里,奥克萨娜坐在其父母家花园里的一张长凳上,向我们回忆起她的弟弟坎斯坦丁。她向我展示了弟弟在北高加索地区服役而获得的勋章,以及一些他生前在军中拍摄的一些照片,包括一张身穿戎装佩戴勋章的标准照。

奥克萨娜解释说,她会用这张标准照作为放置在弟弟坟前墓碑的照片。而就在坎斯坦丁阵亡前3个星期,他也是坐在父母家的花园里享受夏日假期。

“他当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其军中的长官打来的。这位长官告诉他将有一个军中检查行动,所有人都需要回到军事基地,”奥克萨娜回忆说。

“他是在7月23日离开家的。3天之后,我弟弟又打来电话说,他又要出发了,要去乌克兰西南部。听得出来他有点害怕。我当时还想,或者他指的是边界地区吧。”

奥克萨娜接着说,“到了8月8日,我和弟弟又通电话了,不过他显得很匆忙。他对父母说,‘爸爸,妈妈,我爱你们,向大家问好!帮我吻一下女儿’,接着他就开赴边境了。他告诉我们不要打电话给他,他会打给我们。”坎斯坦丁是一名职业军人。

矢口否认

后来坎斯坦丁是在哪里阵亡的,又是如何阵亡的,现在仍是一个谜。奥克萨娜说,“8月17日,军区政委来到父母家,告诉他们,我的弟弟已经死了。”

“政委说,从乌克兰地区发射的一枚炮弹击中了坎斯坦丁乘坐的一辆车。这就是在棺木送到家之前,我们所知道的一切。这名军官还说,我的弟弟是在与乌克兰接壤的边界进行的军事演习中丧生的。”

奥克萨娜当时问政委,“你相信你告诉我的一切吗?”

“不相信”,政委回答说,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奥克萨娜说,“他们告诉我,我们的士兵并没有参与打仗。那谁应为弟弟的死亡负责呢?这个问题一直折磨着我。”

至今,俄罗斯官方的立场一直没有改变:那就是,在乌克兰东部并没有任何俄罗斯军队。结论就是:没有俄罗斯的入侵,克里姆林宫也没有支持任何战争。这也就给外界留下了罗斯在乌克兰冲突中只是一个无辜旁观者的印象。莫斯科至今不承认有一些全副武装的俄军士兵越过俄乌边境,并坚持说那些越境的士兵当时正在军中放假,他们是利用自己的假期参战。

遇到袭击

俄军在乌克兰境内参战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这也就解释了我们的报道小组在采访奥卡萨娜后的遭遇。当我们开车正要离开奥卡萨娜居住的村庄时,被交警拦住。他们检查了车尾箱和我们的身份。后来我们开车到40英里外的地方吃午饭。

当我们离开餐厅取车时,受到至少3名气势汹汹的男子袭击。我们的摄影记者被推倒在地并遭到殴打。袭击者还抢走了我们的摄像机、把它摔在地上,然后放在他们车上拿走了。后来,我们在警察局花了四个多小时接受调查人员的问话。

埋葬和遗忘

在前往机场的路上,我们发现,当我们在警察局接受问话时,有人动了我们放在车上的录音设备。我使用的笔记本电脑上的硬盘和几张储藏记卡内的内容都被人清洗一空。幸好,我们之前已经把有关采访的内容传送到伦敦。

但是为什么会有人破坏我们的设备,并想让一名俄军士兵的姐姐噤声呢?

奥卡萨娜不是一名恐怖分子,更不是反对俄国政府的政治异议人士。她想知道的只是弟弟坎斯坦丁阵亡的真相,包括究竟在哪里死的,而且是怎么死的,并确保军方不会遗忘她那死去的弟弟。

奥卡萨娜说,“他热爱俄罗斯,非常爱国。”“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可以这样遗忘一名士兵。他被打死了,埋葬了,然后就被遗忘了。”

(编译:李文/责编:路西)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以下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