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喪父、丈夫外遇、男同身份存議、博士在讀, 什麼事讓他們最孤獨

loneliness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身在網絡發達的現代社會,人卻越來越孤獨。孤獨的原因和形式多種多樣但孤獨也並非毫無積極作用。BBC中文的《你問我答》欄目此前發起關於孤獨主題的互動,我們收到很多讀者的留言和分享,在此特地選取採訪了幾位讀者向各位講述華語世界的孤獨。

前夫外遇 離婚導致我孤獨

小D, 38歲,台北,正進修博士學位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大概三年前我跟前夫離婚。我們高中相識,並且戀愛十五年,但結婚不到一年,先生就外遇。

我當然很難過,問他選誰:選「小三」還是回來。但他沒在第一時間給我回應。之後我們還住在一起,每天正常上下班。終於我實在受不了,自己搬出來住。然後有一天他告訴我要選「小三」。

一開始很痛苦。總想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一個人呢?我一個人背包出國旅行,在外面走很自由。為什麼在台灣一個人卻不自由?

離婚的半年裏,我做了一件不錯的事:賦予自己力量。(empower myself)。我「隔絶」包括父母在內的人群,自己選擇見的人和時間。

為了走出來,我一開始給自己規定每天幫自己找一個樂子。但要堅持才會養成習慣。比如看YouTube上小女生教別人化妝的視頻,覺得很好笑。

我覺得孤獨並不很負面。人會害怕孤獨,不知道頭腦裏裝什麼,手腳放哪裏。學會與孤獨相處後,我發現,人在思考時需要孤獨自處。它是生活的一部分。因為有十三億人,會有十三億種孤獨。

與孤獨相處後,我學會了一個人生活,找回很多年沒見的朋友,找回自己做學者和教授的夢想。所以我現在在台灣公立學校停薪留職開始進修博士。

圖片版權 Xiao D
Image caption 我"隔絶"包括父母在內的人群,自己選擇見的人和時間。

極端控制欲使我孤獨

小唐,29歲,湖北,服裝廠流水線工人

工作時忙,我不孤獨。但回家時,我最孤獨。

13歲時爸爸去世,媽媽至此控制慾望極強,不讓我和她不認可的人玩。這樣的狀態一直持續到17、18歲。那也是我最孤獨的時候。為了消解孤獨和分散注意力,我那時沉迷上網,也有時連續睡幾天覺。

現在我平時上班朝八晚十,有時甚至要工作到十一點。每個月(上)400個小時左右,只有一天休息,很誇張。

圖片版權 Mr. Tang
Image caption 每年除開暑假淡季和過年的十幾天假,幾乎都在工作。

和約30位工友一樣,我住在自己的單間裏。但一個人關在房間,無所事事。拿著手機不知道找誰聊天。

但我的孤獨感,只持續一個小時左右。我怕孤獨,因為擔心得抑鬱症,所以會盡量讓自己充實起來。比如看看外網,上上YouTube。與工友與眾不同的是,我是唯一擁有VPN的人。那是3年前玩遊戲需要VPN,於是自然而然接觸了外網。

我平均每天花半小時泡在外網上。多時,一天有三個小時接觸外面的世界。我還有自己的YOUTUBE 頻道。新視頻上傳當天有幾千觀看的時候,就「好開心啊。哇,上班都在笑。過了幾天,看的人越來越少。落差好大。就感到孤單了。」

但泡在與國內差異太大的外網上久了,就感覺自己一個人不合群。(和身邊人)價值觀不一樣。我的想法是推進身邊朋友的公民意識。提到跟政治/政見有關的話題時,(他們)就避而不談。

工友和朋友們也有勸過我(不再提),但我覺得人要學會思考,要接觸好的東西,才知道不好的。

「我們不能接受你的行為,我們不想被你傷害到。」

Leslie,28 歲,男同性戀化妝品行業的市場營銷

我是男同性戀者,我現在很孤獨。和男友分手後沒有宣洩的地方,也不能和同事、朋友和家長說。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由於社會和家庭的壓力,同性戀與異性戀者結為夫婦的不在少數。

家人沒意識到我的性取向。在他們眼裏,我一直都是讀書很乖,從來不打架,從來不擔心我學習的孩子。

學校教我同性戀就是病。上大學時,我發現自己有時更依賴男生,覺得我是可以被他們保護的。我喜歡一個男同學,他知道後覺得我有病。我蠻痛苦,那是很失敗的初戀。

當時一度以為自己有病。也不敢對父母、同學和老師講。那段時間只有靠發呆和聽歌來排解孤獨。孤獨時覺得全世界都處在靜止的狀態啊。最痛苦時,我覺得像是被世界拋棄的人。

本來打算自暴自棄,但去英國留學後發現同性戀在國外很正常。我開始慢慢接受自己。在英國期間我有談戀愛,和伴侶在街上手牽手,也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可以像別人一樣正常生活。但在中國很難。

但一開始去英國唸書,也不是一帆風順,我遭受很多冷暴力。2016年我到英國唸書,中國的留學生給我發信息:「我們不能接受你的行為。我們不想被你傷害到。」

中國大部分男生不接受男同性戀,他們覺得我很噁心。他們認為同性戀就等於艾滋病。我去男洗手間,他們會馬上避開我。平時也不跟我說話,社交活動也不會主動叫我。態度客氣一點的,就是「hello and goodbye」,見面說你好,離開時說再見。

對他們的態度,我感到震驚。但那段時間因為剛到英國沒朋友,所以很孤獨。同時也很痛苦。主要通過看心裏醫生和靠自己去海邊發呆挺過來。

回國後我在一座南方城市做市場營銷專員,離家有四小時的飛行距離。每次回家的心情是既期望又害怕。我想享受家的溫暖。但回家後,旁人默認我都28歲甚至是30歲,認為這個年齡段該考慮婚姻。

我每次都說我想工作,想花更多精力在工作上。不得已時會被逼相親,但不會告訴對方自己的性傾向。遇到堅持要不合適原因的女生,我會找一些比較「愚蠢」的借口。比如:我們不在一個城市生活,我要出國讀博士。

我是一個女權主義者,不想形婚也不想欺騙女生。因此想移民去一個對同性戀友好的地方。

我知道自己不夠坦誠但也沒勇氣跟她們說,因為我要面對很多非議、歧視和壓力。如果找到一個可以結婚的人,我會跟父母說。

「我自己一個人住,經常周末可能都不說一句話」

Devin, 27歲,UCL在讀化學博士,倫敦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烘焙甚至讓我更習慣獨處,因為我好像比較沉靜在自己的世界。

這是我來英國的第四年。我自己一個人住,經常周末可能都不說一句話。除了必要,我很不喜歡出門,周圍沒人跟我說話。

微信聯繫人有500人,但有時閒下來一整天,沒人找我說話。偶爾孤獨的感覺真不好受。感覺這個世界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那種感覺格外強烈。但真正體會了,就不怕了,覺得也在我能承受的範圍之內。

在中國國內的孤獨感沒這麼強。隔著八小時時差,英國時間的每個傍晚或者更晚時,聯繫人中有一半都不能聯繫。在中國社交不存在文化背景障礙,再加上我個人比較內向被動,在跟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交流時,我有一種為難情緒。

在倫敦,我除了中國人以外沒有其它國家或者民族的朋友。嘗試結交新朋友之後我發現,收獲太少痛苦太多,有種得不償失的感覺。

我偶爾會覺得孤獨因為平時做實驗比較忙,沒有空閒想太多。工作日一天大約十小時都在實驗室。出了實驗室,回家以後還要對數據進行整理和做下一步的規劃, 每天睡7小時左右。

周日閒下來會孤獨所以我會做烘焙來享受孤獨。剛開始從簡單的餅乾麵包做起,後來還做需要自己裱花的蛋糕。至少我在做烘培時,有很確切感覺到自己的價值。但烘培在社交方面對我並未有太大幫助。烘焙甚至讓我更習慣獨處,因為我好像比較沉靜在自己的世界。

除了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人多的時候也會感到孤獨。大家去唱歌,覺得自己跟他們格格不入。可能因為我不是一個比較會high的人。我也不大喝酒,然後周圍的人很high,我就東看看西看看。感覺好像,還是只有自己一個人。

孤獨讓我有很多時間獨處並思考人生。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