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知識產權比大豆汽車更重要

克羅茲納
Image caption 克羅茲納:中美貿易談判核心是知識產權保護,而之所以艱巨,關鍵是雙方缺乏互信

中美高層在華盛頓就貿易議題進行第二輪談判,中方派出由副總理劉鶴和央行行長易綱領導的代表團,他們的對手是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n)及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oo),有報道稱劉鶴亦會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晤。

兩國希望在3月1日前達成協議。目前美國向中國總值二千多億美元的產品徵收10%關稅,美國揚言一旦無法達成協議,會將二千億產品的稅率由10%提升至25%。市場憂慮貿易戰升級,會促發兩國,特別是中國,經濟放緩,驚動全球經濟。

外界對於能否達成「真正的協議」持悲觀的態度,不過有分析認為,兩國為了面子問題,或會有較為簡單的短期協議,避免局勢升級。

美國芝加哥大學布思商學院的經濟學教授蘭德爾•克羅茲納(Randall S. Kroszner)接受BBC中文專訪時表示,兩國談判會有一定進展,特別是具體貨物交易上的問題,估計能達成部分協議,但不認為這份協議是最終版本,認為只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他認為更主要的取決於中國如何在保護知識產權上執法,對美國而言,這次貿易爭端中,解決知識產權問題比起解決貿易不平等問題更重要。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中美第二輪貿易談判在白宮舉行

「短期內,很明顯美國給中國的壓力更大,但長遠而言,要考慮國際機構以及中美的其他貿易伙伴等因素。哪個國家會有更大影響,目前難以定論。」他說。

雖然中國也以關稅措施報復美國,但克羅茲納認為,這只局限於美國個別產業,商界中很多人認為,就算是感受到貿易戰為他們帶來的痛楚,也只是短痛,如果真的解決到知識產權問題,對他們長遠而言是更為有利。

但要處理知識產權問題,並不像處理購入更多車、更多大豆般這麼簡單,畢竟,知識產權是略帶抽象的概念,很難去明確指出問題所在,各方對何為知識產權保護的標凖,有不同的見解,也是談判的困難所在,不是一朝一夕能夠解決的問題。

克羅茲納說,特朗普扭轉了全球就中國貿易及知識產權保護問題的討論,也是首位美國領袖,如此專注和如此積極地展開具體針對中國的行動,預料之後無論特朗普是否繼續連任總統,美國也會強硬應對中國貿易問題。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華為事件令中美貿易談判更加撲朔迷離

中美科技冷戰

一方面,美國擔心中國偷取技術、強迫轉移技術,另一方面,有意在全球市場佔一席位的中國科技企業,例如華為和中興,則受到西方國家以「國家安全」為由封殺。富商索羅斯點名指,美國應該針對華為和中興這兩家公司,認為如果它們成功控制5G市場,會對世界構成無法接受的安全風險。

華為高管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美國提出尋求引渡,並列出華為及孟晚舟多宗罪名,為中美貿易戰增添不少政治緊張及不隱定因素。雖然美國財長否認華為事件與貿易談判有關,但難免令外界有另外的解讀。

這場爭端被視為中美兩國的科技冷戰,美國擔心中國通過技術進步挑戰其霸主地位,中國此前曾高調提出的《中國製造2025》在這場大戰中被反覆提及。

克羅茲納不評論華為事件對貿易談判的影響,但他認為,這一連串科技相關的爭端,歸根究底,是中美之間缺乏信任的問題,亦加劇了談判的難度。美國擔心會否被中國偷取技術或意念、中國能否在保護知識產權中落實執法,這是也是關乎互信的問題。

克羅茲納提到中國開始放寬外資持股限制,在開放市場上是有一些訊號,但就算中國就貿易、知識產權問題提出改革承諾,仍然需要時間和真實事例去證明。

但中國的法律制度,真的可以被信任嗎?他回答說,這個情況與日本當年與美國存在的爭議很相似,經過多年時間,日本的情況已有所改變,證明改變是可行的。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及世界貿易組織等國際機構雖然可以在制定國際標凖時起關鍵作用,並能夠對相關國家作出評估和提出建議,但改革輔助實施最終也要從國家內部開始。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克羅茲納說,大豆、汽車,在中美貿易談判中這些都不如知識產權保護更重要。

拋售美債

克羅茲納曾任美聯儲理事, 當時經歷過2008年金融危機,他認為,貿易戰不會是金融危機的觸發點,他解釋,這場"戰事"暫時只是中美之間的事,其涉及的規模相對整個金融體系中較小,也不涉及容易觸發金融體系動蕩的槓桿問題,所以貿易戰帶來的影響主要是打擊經濟增長,但不會觸發全球金融危機。

坊間有說法稱,中國在貿易戰中,最後一步是拋售持有的美債,近期,中國略為減持美債、增持黃金引起關注。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表明,中國不會大幅削減美債。有分析認為,中國近期的舉動只是為了調控人民幣匯率,而非在貿易戰中發動金融戰。

不少分析指出,中國不會走到拋售美債這一步,原因是出售美債換成人民幣,可能會令人民幣升值。在貿易戰下,中國沒有本錢去推高人民幣。

克羅茲納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表示認同,他分析稱,一旦拋售了部分美債而令仍然持有的美債貶值,對中國沒有好處。此外中國持有的美債規模相對整體市場而言不是那麼大

克羅茲納說,中國似乎無力反擊,這是中國很熱衷達成協議的原因,他相信,中國官員會明白,開放市場和完善知識產權保護措施,長遠而言對中國發展更為有利。

至於貿易戰會否影響人民幣匯率,他認為是有一定程度的影響,但最終取決於中國的經濟增長或放緩,人民幣匯率目前非由市場決定,央行如何決定其貨幣政策會更影響匯率走向。

不過就算中國積極令人民幣變得更為市場主導,也無助解決目前的貿易爭議,克羅茲納認為,問題始終是要解決美國最擔心、最為核心的知識產權問題。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