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前後的中俄聯手:北京的伙伴地位由弱變強

王毅和楊潔篪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60歲的資深外交官楊潔篪在阿拉斯加會談中措辭強硬,被同1961年61歲的赫魯曉夫對44歲的肯尼迪表現強硬相提並論

今年初中國外長王毅就說今年中俄關係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兩國戰略合作"沒有止境,沒有禁區,沒有上限"。許多評論認為中俄間已經存在針對美國的實際結盟,但也一直有質疑說,中俄存在潛在分歧,兩國難以長久聯合。

3月19日在阿拉斯加中美戰略對話中,中國最高級的外交主管楊潔篪和外長王毅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國家安全顧問薩利文一番唇槍舌劍。旋即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訪問中國,同王毅會談後齊聲譴責了美國的所謂單邊霸權和干涉主義。

美國媒體報道說,俄羅斯和中國空前接近,正在形成反美聯盟。美國外交政策研究所負責人,前國防部官員多夫·薩克海姆(Dov S. Zakheim)認為,俄羅斯和中國在中美阿拉斯加會談後對華盛頓亮明瞭一致立場,即挑戰美國的領導權和在全世界傳播美國價值的努力。

給肯尼迪下馬威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1961年維也納美蘇峰會同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交鋒令缺乏凖備的肯尼迪事後懊惱不已

多夫·薩克海姆在《國會山報》撰文把阿拉斯加中國強硬表態,楊潔篪給布林肯和薩利文當頭棒喝同冷戰期間赫魯曉夫警告肯尼迪相提並論。

1961年"豬灣登陸"失敗6周後,剛擔任美國總統不久的肯尼迪在維也納同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舉行的峰會上再次遭遇挫折。赫魯曉夫對肯尼迪說,如果美國膽敢在柏林挑戰蘇聯,就意味著戰爭。

肯尼迪對赫魯曉夫的強硬毫無凖備,被搞得措手不及。他事後對《紐約時報》說,那是他人生最糟糕的經歷之一,赫魯曉夫"把我徹底打懵了"。

《肯尼迪》一書的作者理查德·裏夫斯(Richard Reeves)說,當時61歲的赫魯曉夫對翻譯說,"這個人(44歲的肯尼迪)太缺乏經驗,甚至不成熟。跟他比,艾森豪威爾就是個有智慧,有眼光的人。"

裏夫斯說,當時的赫魯曉夫"和現在的普京一樣,想被美國當作平起平坐的一方"。當時肯尼迪對赫魯曉夫說,他認為蘇聯和中國的軍力同美國與西歐盟國的兵力旗鼓相當。這令美國參聯會主席雷姆尼澤大為驚恐。

根據美國國務院的文件記載,赫魯曉夫說,如果美國挑戰蘇聯在柏林的地位,蘇聯"必將做出回應",並且威脅說"完全由美國來決定是否要戰爭還是和平"。肯尼迪也不甘示弱:"戰爭過後,就是寒冷的冬天(指核大戰後的核冬天)。"

在阿拉斯加中美戰略會談上,楊潔篪和王毅可能也想用同樣的辦法對付新上任不久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國家安全顧問薩利文。但美國國防部官員多夫·薩克海姆認為,布林肯和薩利文並沒有表現出膽怯,他們至少做出旗鼓相當的回應,指責中國破壞香港民主,粗暴對待維吾爾人以及在亞洲有霸權行為。華盛頓還對中國個別官員做出制裁。

圖像來源,xinhua

圖像加註文字,

直到不久前,分析還認為中國是現有國際間秩序的最大受益者,並沒有像俄羅斯那樣反對現有國際秩序

中國挑戰姿態加強

第一次中俄結盟始於1950年中國同蘇聯簽訂的為期30年的"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中蘇同盟在10年後瓦解。

1961年中國和蘇聯同盟開始在意識形態上分道揚鑣。中共認為赫魯曉夫的"全民黨"和"全民國家"是修正主義,而且反對蘇聯同資本主義世界和平共處的想法,認為世界大戰不可避免。

冷戰後俄羅斯和中國在1997年形成戰略伙伴關係。2001年中國領導人江澤民訪問莫斯科同普京簽署了兩國的睦鄰友好條約。兩國開始共同關注冷戰後美國全球影響力擴大及其導彈防禦計劃。

奧巴馬政府時期美國開始執行"向亞洲傾斜"戰略,加強了對中國的安全壓力。2014年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後受到美國和西方的制裁。中國專家說,來自美國及盟友的安全壓力增加了中俄在安全領域合作的需要。

2019年6月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訪問莫斯科同普京簽署了兩國"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的聲明。中俄提升戰略合作關係當時被《紐約時報》評論視為向結盟邁出的又一步,是對美國潛在的戰略挑戰。

不過當時強調俄中戰略利益差異的分析認為,中國是現有國際間秩序的最大受益者,並沒有像俄羅斯那樣反對現有國際秩序。但在中俄外長聯合譴責西方干涉與制裁,以及中國同伊朗簽署經濟和安全合作協議後,《紐約時報》社論(3月30日)說,中國現在成了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的主要挑戰者,而且希望主導新的世界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