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與社交媒體:為什麼我們熱衷於了解其他人的私生活

社交媒體提供我們了解其他人的渠道(GETTY IMAGES)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社交媒體提供我們了解其他人的渠道(GETTY IMAGES)

人都是天性好奇的,尤其是對其他人的私生活更是如此,在新冠疫情影響下,這還不只是窺探別人隱私的問題。

在疫情封鎖措施下,人們的生活自由受到很大的限制,不能出門、出國或不能像往常那樣聚會,那麼看看別人的生活就別具吸引力。

我們想看那些捨己救人的醫護人員在重症監護病房的工作日常,也好奇政治人物私底下的真面目,那些光鮮亮麗的演藝明星更吸引我們眼球,就連隔壁鄰居大門後面發生了哪些事我們也想知道。

社交媒體助長了我們窺探別人生活的胃口。英國去年6月的調查發現英國人平均上網時間為每天4個小時,40%的人花更多的時間在社交媒體上面。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人都是好奇的,互相交換關於自己的信息有助我們了解整個社會

學習適應

我們消費資訊、新聞和媒體的現象並不令人意外,人類的天性本來就是好奇,熱衷於和別人交換八卦小道消息。

但是在新冠疫情期間,我們對別人生活產生的興趣遠遠高於以往任何時候,這種「窺視狂」或許並非全然都是壞事。

因為在日常生活和行為凖則發生巨大變化之際,觀察別人能夠幫助我們學習並適應疫情下的生活。

布魯內爾大學(Brunel University London)的高級講師查培爾(Anne Chappell)對此行為進行過研究。她表示,窺探他人生活,被動觀察他人的主動行為,也許並不是一種「病態癖好」,而是可以被視為是一種情報的交換,了解周遭世界所作一種努力。

她表示,人類觀察的慾望是與生俱來的,我們通過介紹自己來與人交換信息,「從直接與人互動中取得的信息,以及從其他傳播渠道看到的,讀到的,聽到的內容,都對我們了解社會產生重要的影響。」

提供解脫

紐約希爾醫院(Lenox Hill Hospital)的臨牀心理醫師羅曼諾夫(Sabrina Romanoff)表示,自從新冠疫情席捲全球以來,探視他人生活的慾望變得更高了,「因為封鎖措施帶來的自我社交隔離,讓我們對周遭其他人的生活變得更加好奇。」

社交媒體給禁足在家的人們一種解脫感,讓我們從狹小的居室中逃脫出去,通過虛擬的方法進入別人的生活之中,霎時間我們平淡無奇的生活有了新的關注熱點,人與人有了連接或共同話題,一個陌生人在Instagram分享的食譜可能就會掀起了一陣模仿旋風。

羅曼諾夫表示,也許在網上互動帶來的滿足感比不上真實世界的接觸,但是社交平台是封鎖措施期間少數幾個還能與人互動的渠道,TikTok,Instagram等平台為人們提供了這個機會。

研究社交媒體的文化和品牌策略專家塔爾巴克斯(Laura Tarbox)表示,人們在社交媒體上觀察其他人的生活,也在有意或無意之間做出評斷,並塑造出可以被人接受的新的社會行為,那些Instagram上面充滿熱帶島嶼海灘照片的網紅就被指責無必要的旅行。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過度窺探別人生活會加大自己的壓力和焦慮

除此之外,其他的傳統媒體也提供了更多信息,看電視紀錄片,閲讀新聞報道,都能讓我們了解其他人的生活。

羅曼諾夫表示,社會上其他人的生活對我們來說等於一種數據參照點,「人類是社交動物,我們依賴社會上或部族裏的其他人來做相對的決定。」

當然,太多的新聞,社交媒體或過度窺視隔壁鄰居的生活都是有害的。

羅曼諾夫表示,如果我們的認知過程過度專注於將這些信息融入自己的生活裏,那麼這只會加大我們已經有的壓力和焦慮。

所以,如果下次你發現自己在刷手機看別人的Instagram,看電視真人秀或醫護人員紀錄片,閲讀新冠疫情對精神健康影響的文章,告訴自己這都是在試圖調整和適應我們生活,為了解我們所在的社會所作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