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人吃的沙拉,是這個人培植的特殊生菜

  • 維羅妮克·格林伍德(Veronique Greenwood)
  • BBC未來網
Picture of lettuce being grown under artificial lights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在人造光下生長的生菜。

為了讓宇航員在太空中保持健康,需要很多綠葉菜。但是在太空軌道中,怎樣才能安全地種植蔬菜?一個種植生菜的人或許有答案。

法蘭克·莫頓(Frank Morton)正在紐約和一個朋友坐在一起,出席完一場植物養種員和廚師的活動之後,他就要飛回俄勒岡州。「嘿,看這個,」他的朋友說,「他們在太空站種了生菜。」

他回憶說,朋友當時在看著她的手機。他就問,哪一種生菜?

手機文章裏沒細說,但他們兩人都覺得,這是一個有趣的革新想法。

直到莫頓在一段時間之後的某本雜誌上看到那種生菜的圖片,他才大受衝擊:他知道那是一種什麼生菜。這種菜就是他自己發明的,一種奇特的酒紅色植物,他將之命名為「Outredgeous」。

無論是後花園的園丁還是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研究人員,都能夠在主流種子目錄上買到它的種子。而事實上,當莫頓聯繫到這個實驗背後的研究團隊時,發現他們正是這樣做的。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法蘭克·莫頓通過培植各種形狀和顏色的生菜成就了一份事業。

在莫頓首次推出「Outredgeous」十多年之後,這種長葉萵苣開創了歷史,可以圍著地球轉。

莫頓是培植這種生菜的先驅者,作為俄勒岡州一個有機農場的負責人,他對於奇美之物獨有的觸覺令他與妻子凱倫(Karen)一同經營的農場成為廚師和其他著迷於這種蔬菜的人士膜拜的地方。

他的植物養育生涯,以及他培植的生菜走上太空的這條路,開始於近40年前一棵扎眼的紅色植物出現於一片綠海的那一刻。

1981年,莫頓剛剛開始做農民。他一開始是種植兩種生菜,一種紅色的長葉萵苣和一種綠色的沙拉橡葉生菜,就是那種常見的葉子褶邊的生菜。當生菜結出種子時,他就會留下一些,凖備第二年種植。

在一片用這些種子種植出來的200多棵綠色橡葉生菜當中,他看到一些奇怪的東西。

「在它們中間,有一棵紅色的,」他說。

他當時就知道,那肯定是兩種菜的雜交。他在新一批種植時開始進行混種,第二年就收獲了形狀與顏色組合不一樣的新品種。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歐洲太空總署(The European Space Agency)也進行了在太空中種植蔬菜的實驗。

就像用豌豆實驗開啟現代基因科學之門的奧地利神父格雷戈爾·孟德爾(Gregor Mendel)一樣,莫頓開始推斷這種植物的特徵是如何遺傳下來的。紅顏色是主要的特徵,勝過了綠色的基因。褶邊的菜葉也是,這解釋他在最初的一棵雜交生菜當中看到的是紅色的沙拉橡葉菜。

莫頓被此吸引住了。他在他的農場裏種植並且一代一代地改良,直到變成一種能夠有效地給他帶來經濟收入的品種,但是激發他滿滿好奇心的,還有接下來還會出現什麼。

「當時我腦子裏有些東西被點亮了,」他說,「從那裏我開始探索……從生菜當中,我又看到了其他植物分支,比如藜麥和辣椒等。我簡單是一頭栽進這些植物當中。」

不過,生菜的吸引力還在。在進行其他項目的同時,莫頓相要培植越來越紅的菜。

「我鑽進了』兔子洞『裏,你可以讓生菜紅到什麼程度,」他回憶說。

當他種出一棵發紅的菜,他就會將它與另一棵雜交,希望能夠種出更紅的。在那時候,生菜的顏色比現在的要單一,基本就只有綠色。所以當紅葉生菜出現時,的確是一個非比尋常的發現。

「它紅到讓其實大多數園丁都認不出來它是生菜,他們以為是某種甜菜,」莫頓說,「它紅色的程度簡直是離奇。所以我就給它取了那樣的名字。」

圖像來源,NASA

圖像加註文字,

這項研究可能有助於在月球或火星建造可供應太空居民食物的溫室。

莫頓通過總部位於緬因州的強尼優選種子公司(Johnny's Selected Seeds)將「Outredgeous」的種子面向大眾出售。在他後來與在國際空間站(ISS)種植這種蔬菜的太空總署研究人員聯絡時,他得知「Outredgeous」還有另一種不尋常的,質。

他說,科學家決定選用何種沙拉菜進行實驗時,他們特別尋找那些不會輕易滋生細菌的綠色蔬菜。

他們擔心在空間站漂浮的大腸桿菌會感染沙拉菜,導致太空人員生病,而其他像芝麻菜和羽衣甘藍等蔬菜,微生物寄生的程度容易得出奇。

「她說『Outredgeous』生菜的『葉面滋生微生物要少得多』,」他回憶對話時說。這種菜符合要求,於是就創造了歷史。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你有朝一日會不會吃上一種長得像玫瑰的生菜?

今天,莫頓一如既往地有多個培植項目在進行。他對於不起眼的卷心萵苣類植物的潛力特別好奇。

「你在超市裏買的那些水靈靈的球形包菜,」他說,「它們沒有很香,也非常笨重,但是它們有種很誘人的脆。」

他想象,假如有一種又脆又甜的小生菜,就像壘球大小,你能夠在晚餐的時候切成兩半與伙伴分享會怎樣?假如它特別皺或者顏色特別鮮艷會怎樣?

「那就像是一種你可以買來吃的玫瑰一樣,」他說。

從這個方向出發,他又一頭扎進了捲心菜培植裏,而且他已經開始了。

「它是一種捲心菜,只不過它外面是鮮紅色的,而我正在嘗試令它裏面變成亮麗的粉紅色,」他說,「我有一些非常漂亮的生菜,我會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