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英國賽鴿飛北京

約翰遜和奧斯本
Image caption 英國的財相奧斯本和倫敦市長約翰遜像兩隻賽鴿爭先恐後競相飛到中國。

中國威脅?什麼中國威脅?「情報六處的辦公樓都交給你們了」。

面對北京大學學生,英國財相喬治·奧斯本爆料說,他的10歲的女兒在學中文。同台的倫敦市長鮑里斯·約翰遜接過話茬,說他16歲的女兒不但在英國學中文,而且下周就來中國實地學。

「接招吧,喬治」(How about that, George)。

要接招,奧斯本恐怕只能說要把女兒嫁給中國人了。他當然沒有說,倒是大談英國人如何應該改變對中國人的態度。

兩人的競相「獻媚」,我們稍後再說,先扣住標題。讓我拿賽鴿做文章的,是有感於英國皇家賽鴿協會的一則啟示。

飛來兩隻大賽鴿

英國皇家賽鴿協會宣佈要聘用一名說普通話的代理,並正在凖備推出中文版的行業雜誌《英國信鴿世界》(British Homing World)。

BBC 辦中文網、《金融時報》出中文版,英國玩鴿子的也要出中文版雜誌?

有錢能使鬼推磨。中國人自明朝就開始玩鴿子,雖然文革時受到重創。日子好過後玩鴿子又興盛起來,據說現在有30萬玩鴿子的大軍。

而且,不再滿足「土鴿子」,要玩「洋鴿子」。出「天價」競拍世界名鴿的消息不時爆出。最新的一例是一隻比利時賽鴿以31萬歐元被一名中國人買走。

英國是信鴿的故鄉,然而,英國玩賽鴿的人從60年代鼎盛時期的10萬大軍一路衰敗,如今僅剩不到三分之一。

但英國賽鴿有其驕人之處,它有皇家頭銜,女王是賽鴿協會的恩主,種純血藍,根紅苗正。乘著中國人玩鴿子的興頭,打入中國市場,此時不放飛,更待何時?

用皇家賽鴿協會會長沃卓普(Stewart Wardrop)自己的話說:「我們剛醒過味來,這對我們是一個大生意機會,潛力巨大。中國人像對其它任何領域一樣,要就要最好的。」

英國的財相和倫敦市長似乎也像賽鴿協會的會長一樣剛醒過味來,像兩隻賽鴿爭先恐後競相飛到中國。

中國威脅?什麼中國威脅?

中國的許多媒體把財政大臣奧斯本和倫敦市長約翰遜的到訪當成了一回事,以為他們是一個大的代表團。其實,倆人各領人馬,各有各的算盤,不過,念的倒是同一本經—從中國拉生意,多多益善。

縱觀兩隻「大賽鴿」在中國大江南北一周的撲騰,給我留下兩點印象很深。

一是再三強調中國的投資對英國不是威脅。

Image caption 奧斯本和約翰遜都說要教育英國人改變對中國的態度。

投資基建?歡迎!投資水電?來吧!投資電信?沒問題!

奧斯本在北大的演講斯斯文文,什麼中國的投資對英國經濟是「關鍵」、是「機會」,英國比任何西方國家都更歡迎外國投資,特別是中國云云。

約翰遜是十足的約翰遜,忽悠起來用《泰晤士報》的形容是「不害臊」。約翰遜說:「如果這還不叫對中國開放,我不知道什麼是了:我們不僅在核項目上合作,我們把我們的秘密情報部門的辦公樓都賣給你們了,省了你們麻煩了。」

約翰遜指的是英國情報六處MI6的總部,不過,不是真的MI6情報大樓,而是最新一部007電影《大破天幕殺機》裏用作道具的大樓,現在由一家中國公司裝修租賃。

約翰遜說完笑話緊跟一句,安全是安全,生意是生意,要有明確的界限。笑裏藏刀,十足的約翰遜。

中國不再被視為威脅?華為公司在英國的發展受到質疑、調查不過是幾個月前的事。華為不是第一家,相信也不會是最後一家。

端正態度

第二個深刻印象是態度問題。奧斯本說,要教育英國人端正對中國人的態度。不要把中國當成珠江邊上的血汗工廠,中國有悠久的文明史,有最尖端的現代科技。一句話,要尊重。

約翰遜則是以實際行動「悔過」—不但穿西裝,而且打領帶,而且連西裝的扣子都扣上了。

因為許多中國人記住了約翰遜,那個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閉幕式上接旗的約翰遜,那個沒打領帶敞著懷,大大咧咧上台的約翰遜。

約翰遜說,2008年在北京市場上臨時抓來的一件西裝成了他的「幸運裝」,走哪兒穿哪兒。沒見他在英國怎麼穿,這次在中國倒是走哪兒穿哪兒,連被一群笑容燦爛的北大女生簇擁著的時候,西裝紐扣都是扣著的。

同一個約翰遜,2005年在《每日電訊報》上撰文說:「我們的孩子不必學普通話,中國不會主宰世界」。

約翰遜現在說,他的判斷有誤。他自己在學中文,他的孩子也在學中文。

如果促使英國人改變態度的是中國人的錢,那這個態度仍可能是個問題。

(責編:鈴蘭)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