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沃斯的意外:不再憤怒的特朗普 低調謀變的美國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s

特朗普來到達沃斯,很少人知道該期待什麼。

來的是好戰的特朗普?——他來這裏是為了指責全球精英們脫離現實,不懂人們真正想要的東西?

來的是想和解的特朗普?——他想換一種不同的語調來對話?

我們聽說是第二種。

特朗普觸及了達沃斯論壇的許多敏感區域。但很多人還不知道如何去消化其言論,因為他們本來以為這是一隻好斗的公牛。

特朗普談到被遺忘的聲音——這是「超級富豪」圈裏一個不變的主題,他們逐漸意識到,如果對資本主義制度的信仰想要持續,就必須做出改變。

他說經濟成就不僅和產品總量有關,更應該和所有人相關。

他說,做生意不能忘記對員工負有的義務。

批評者們選擇顯而易見的漏洞進行攻擊。比如,所得稅削減後,富人將獲得更多。企業享受到的減稅也遠遠大於美國中產階級。

特朗普說「美國第一」並不意味著「美國孤立」。這是演講的重點。

公平交易,而非貿易戰

包括美國總統首席經濟顧問、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負責人加裏•科恩(Gary Cohn)在內,很多美國政界領袖都回應了特朗普「公平交易,而非貿易戰」的呼聲。

有人擔憂,在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將出台一系列的貿易壁壘。與此同時,參加達沃斯論壇的多數政府領導人都在為全球化大唱讚歌,包括印度的納倫德拉·莫迪、加拿大的賈斯汀·特魯多和法國的伊曼紐爾·馬克龍 。

但如今我們聽到了一個有所不同的宣言。特朗普說,美國不想要貿易戰,要的是公平交易。

對韓國等國家來說,這個表態可能會很意外,因為這周美國對進口太陽能電池板和洗衣機加徵關稅,這些國家首當其衝。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不同於二戰剛結束時,中國已成長為強大的經濟體

特朗普的論點是這樣的:

自由貿易的規則是二戰後建立起來的,當時美國的經濟利益植根於其他國家經濟的成功發展。

這些國家成為美國產品的客戶。

這個情況變了,中國成了更強大的經濟體。

亞洲新興市場、南美和歐洲現在都在全球貿易的競爭中展現實力。

特朗普說,國家計劃、知識產權盜竊和出口補貼是全球貿易的新武器,並被用於對付美國。

「公平互惠的交易」成了美國的新口頭禪。

如果美國政府認為沒有得到這樣的待遇,總統將採取行動,比如,通過一項行政命令,退出亞太地區伙伴關係協議(TPP)。

互惠互利

這是一個還沒有落地的信息。

投資公司貝萊德(BlackRock)首席執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對我說:「我不認為重新審視一些不對稱的條款是不恰當的。」

「現在有些國家非常強大,非常發達,這將是一場漫長的競賽。」

他說:「世界正在受益於全球貿易,我們需要找到創造更多貿易的途徑,以使全球更多人受益。」

美國仍然是一個貿易國家,其從全球化中得到的經濟利益要遠遠大於從貿易保護主義措施中所獲得的利益。

這條基本經濟常識使得特朗普只能採取不同的語調——尤其是面對那些能夠左右資金投向的商界領袖和投資者時。特朗普不能像面對國內「鐵鏽地帶」的失業工人那樣對投資人發表講話。

所以特朗普說,美國已經凖備開展「互利的」雙邊交易。

他甚至表示可以與TPP重新接觸。在貿易領域,這是特朗普2.0版。

過去特朗普可能是憤怒的,但今天,經濟現實軟化了這位總統。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