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摘下萬億美元企業桂冠 下一步該做什麼?

蘋果總裁庫克在舊金山的開發者會議上(資料圖片)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蘋果正在開發下一代個人電腦產品——只是下一代到底長什麼模樣,沒人知道。

美國蘋果公司本周發佈優於市場預期的季度業績後,該公司在紐約掛牌買賣的股份星期四(8月2日)以207.39美元收盤,使其成為全球首家市值達1萬億美元的民營企業。要這是一個頂峰的話,這家從電腦生產商蛻變而成的硅谷科技巨頭將如何維持優勢?BBC北美科技記者戴夫·李(Dave Lee)給蘋果做個盤算。

蘋果並非從來都走在最前線。

它沒有發明可攜帶的MP3播放器,只是給盛載其中的藝術作品造了一件標誌性的外衣;他沒有發明智能手機,只是造出了第一件跟這個詞語相匹配的產品。

它更沒有發明語音助理、無人駕駛汽車、手錶型科技產品,以及出現在它們之後的種種事物。

而眼前對蘋果構成最大威脅的,正是這些「它們之後」,哪怕它們還沒成為讓你觸手可及的一件物品。然而,蘋果要想保持其巔峰位置,卻不用去預測未來,只需要讓未來變得更完美。

蘋果「破萬億」與中國

圖片版權 Reuters

蘋果股價在最新財報數據優於市場預期的帶動下飆升,從而實現市值1萬億美元這個里程碑,而這與中國不無關係。從財報所見,蘋果實現連續四季度在中國市場錄得雙位數字增幅,2017至2018財年第三季度大中華區營收96億美元,同比增長19%。

2016至2017財年,蘋果大中華區總收入為447億美元。

在大額創收之餘,中國是蘋果iPhone系列產品傳統的代工裝配地。蘋果總裁庫克上周向美國金融監管部門提交的法定報告中警告說,當前的美中貿易戰可能導致蘋果產品成本上漲,蠶食利潤。

中國官方也對蘋果有諸多不滿。就在星期二(7月31日)蘋果公布業績之際,中國中央電視台播出了長達30分鐘的報道,指控蘋果中國應用商店存在賭博、色情等「非法」應用程序,批評蘋果對應用廠家的資質審核不嚴格。新華社同樣發表了圍繞相同問題的長篇報道。

路透社引述Canalys駐上海分析師賈沫說,中國官媒的這些報道應被理解為中美貿易爭端的一部分,尤其是在美國此前制裁中國中興通訊後,北京也許是要警告華府,美資企業不見得能在中國獨善其身。

但蘋果前不久也曾做出一些被外界解讀為向中國低頭的動作,包括把中國境內的iCloud服務交予本地服務器運營,以滿足《網絡安全法》的國家安全監控要求。

庫克曾對BBC說:「無論我們在哪裏做生意,我們要遵循法律。」

智能手機的黃昏

風險投資公司霍洛維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合伙人本尼迪克特·埃文斯(Benedict Evans)說:「我們已從以桌面電腦為中心的世界轉到以智能手機為中心的世界。」

現在呢?「我們都在認真的想接下來要迎接什麼樣的世界。」

iPhone 的銷售已停止增長。對於投資者來說這本來是個災難,但蘋果轉憂為喜,讓每一台手機賺更多的錢。去年推出的iPhone X定價999美元,iPhone 系列的平均零售價由此給拉高到724元。

看來是一切順利,但下一場計算機爆發式增長也許會造出全新的企業之王。我們已經看到了智能手機時代的黃昏,蘋果想要在下一個浪潮中繼續做常勝將軍,似乎沒那個優勢。

埃文斯說,「如今的焦點是汽車、眼鏡、服務、雲端、電視——那些還沒達到(智能化)程度的東西」。與眾多科技企業一樣,蘋果眼前唯一的選擇就是做好對沖管理。

「蘋果在開發新產品,有些足以像iPhone 一樣影響深遠,但問題是:你怎樣知道哪一件會成為大熱?它們能有多火熱?」

誰是首家萬億企業?

  • 中國石油(中石油)股份2007年在上海A股市場掛牌當天,曾短暫擁有市值1萬億美元地位,
  • 雖然是全球首家萬億美元企業,但中石油是中國中央級國有企業,蘋果則是民營企業
  • 中石油早於上海A股上市之前已在香港和美國紐約掛牌
  • 2012至2013年間,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發起的反腐敗運動席捲石油行業,中石油股價顯著波動,曾導致美國投資者興訟索賠,但被法院駁回
  • 據路透財經數據,中石油目前市值約為2000億美元

缺失的數據

要是像眾多能人所預測的一樣,人工智能和數據是下一代主要平台的支柱,那蘋果似乎有個弱點會引人擔憂。

這家企業標榜自己所搜集的數據比谷歌(Google)和臉書(Facebook)都要少,以此營造出良好的營銷形像。我不會質疑他們對維護隱私的堅持,但這個堅定立場背後,也許隱藏著嚴重缺乏數據的事實。沒有這些數據,蘋果就無法提供那些萬眾期待的人工智能服務。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同樣是開發人工智能,蘋果與谷歌相比,欠的是用戶數據。

手機行業分析師卡羅琳娜·米拉內西(Carolina Milanesi)說:「蘋果必須想清楚它能如何提供服務,而又不用管有那些數據。」

她說,蘋果的問題始於那個經常給人嘲笑的「智能」助理Siri。

「Siri似乎記不住她從不同設備上對我的了解。當用戶越來越依賴Siri,他們就會預期她記得住自己的喜惡。」

要做到這一點,蘋果就得調整其數據處理手段。與其把數據留在用戶設備上,它也許有必要開始把數據送到千里之外的服務器上。

米拉內西說:「對於蘋果來說,這也許像是要犧牲隱私權,但其實並不是這樣。」

目前,蘋果正致力於彌補自己在人工智能方面的不足。

埃文斯指出,蘋果最近把谷歌的人工智能主管約翰·詹南德雷亞(John Giannandrea)招攬門下,可以說是一場政變。《金融時報》甚至形容這等同於一位頂級足球員變節到敵對俱樂部去。報道的標題是「人工智能變節者讓蘋果獲取谷歌的秘密」。

風險可控

也許有人會告訴你,蘋果短期內最大的麻煩是那堆我們都耳熟能詳的事情:特朗普總統強推的關稅可能會對蘋果在中國的供應鏈造成衝擊,同一個地區還有越來越多的廉價競爭對手崛起。

舉例說,華為才剛超越蘋果,成為全球智能手機銷量最高的企業。

但現實中,這些事情都不會對蘋果的業務造成多少損傷。對於入門用戶來說,他們情願多付錢也要買蘋果而不是華為手機。至於那些形成政治氣候的事,據分析師丹尼爾·艾夫斯(Daniel Ives)所言,看在華爾街眼裏都還是「可控風險」。

對於如今市值1萬億美元的蘋果來說,它也許進入了輸不起的境地,但你也許在1990年代也曾這樣說過微軟(Microsoft)。那時候,微軟不斷完善其桌面電腦應用理念——上班用、上學用、在家用——從而在行內獨佔鰲頭。

時間在變,在蘋果面前同樣會變。

想緊貼北美的科技消息?您可關注戴夫·李的Twitter帳號 @DaveLeeBBC。您也可以在即時通訊應用Signal上利用手機號+1 (628) 400-7370與戴夫·李作加密對話。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