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特朗普的關稅大棒能結束中國公司的間諜活動嗎

A Sinovel wind turbine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國超導公司(AMSC)的風力渦輪軟件被曾經的合作伙伴華銳風電盜取。

丹·麥加恩(Dan McGahn)說,這是意圖謀殺。

受害者是他的美國超導公司(American Superconductor,簡稱AMSC),而違規者是一家叫做華銳風電的中國公司。

兩家公司曾是合作伙伴,但華銳風電卻賄賂了一個內部人士,盜取美國超導的風力渦輪核心技術。

結果,總部位於馬薩諸塞州的AMSC銷售額暴跌,市值也直線下降了10億美元(7.7億英鎊),並且不得不裁減數百名員工。

「這是蓄意的企業謀殺,」麥加恩說。

這一商業間諜行為在2011年時被揭露,然後在長達七年的司法鬥爭之後,美國一名法官在上月對華銳風電處以僅150萬美元的罰款,這是目前可能的最高數額。

雖然華銳風電同時還繼續向AMSC支付雙方協議的5750萬美元和解費用,但這家美國公司所得的補償,不過是其損失的一小部分。

圖片版權 AMSC
Image caption 美國超導公司的老闆麥加恩呼籲美國公司在與中國做生意時多加小心。

當美國總統特朗普向中國的商業間諜活動發難時,或許心裏想的就是AMSC的案例。

上月初,美國政府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徵關稅,聲稱這是中國「不公平貿易行為」的後果。這些行為當中也包括對美國知識產權的盜用。

幾天后,白宮警告,關稅可能會擴大至價值2000億的中國產品。然後在三周前,特朗普威脅說要對中國每年出口至美國的全部5000億美元產品徵收關稅。

這樣一種全覆蓋的策略能不能令中國公司停止商業間諜行為?還是說,美國應該轉而選擇更有針對性的辦法?

不過首先,華銳風電到底是怎樣賄賂AMSC員工的?


特朗普:「每一個來這裏的學生都是間諜」

有關中國對外貿易,特別是侵犯知識產權問題上的做法,一直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熱衷於掛在嘴邊的話題。

隨著美中貿易戰趨勢漸強,有關問題在近日繼續成為熱點。

美國時間周二(8月7日),特朗普在白宮宴請多名美國頂尖企業高管以及白宮高級官員,以了解經濟現狀和這些企業未來一年的目標。

不過其中有關中國的言論成為關注焦點。

他表示,有一個國家「每一個來這裏的學生都是間諜」。當中他未有明確指出是哪個國家,但是有出席者表示,特朗普指的是中國。

此外,特朗普還表示,習近平的「一帶一路」政策對他而言是一種「冒犯」。


當AMSC的風電部門在2007年最初與華銳成為合作伙伴的時候,其全球雄心和商業眼界受到讚揚。當時,世界各國都在紛紛建設更多的風力發電站。

AMSC當時就知道,與一家中國公司結緣總是伴隨著風險,因此他們用盡一切策略來管控:比如給軟件代碼或者那些操作渦輪的「大腦」加密。

然而在2011年,華銳風電在沒有事先警告之下表示,已不再需要從AMSC購入渦輪技術。

儘管這家美國公司用最大的努力保護自己的機密,但華銳風電仍然賄賂了AMSC一名在奧地利辦公司工作的塞爾維亞籍員工,令他交出了核心軟件。

這名叫德揚·卡拉巴塞維奇(Dejan Karabasevic)的員工得到的條件是錢、一份工作、一所住宅,一個在中國的全新生活。他在2011年被奧地利法院裁定有罪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國總統特朗普一直高調批評中國公司的貿易手段。

AMSC的案例遠非個別事件,從金屬到微晶片,從電信到交通,美國各領域的公司都曾投訴過中國競爭對手效用他們的技術。即使是美國奧利奧(Oreo)餅乾也都有中國的山寨版。

狀況已經如此糟糕,以至於美國知識產權盜竊問題委員會(Commission on the Theft of American Intellectual Property)——一家由公共和私人組織代表組成的獨立機構——估算,每年有價值6000億的美國知識產權被盜竊,當中尤以中國為首。

麥加恩指出,中國對外資的規定——比如須與中國公司合作——使得即使是最小心翼翼的海外公司都很難保護自己的商業機密。他表示,中國的整個投資體系設定,是為了讓本土公司取勝。

特朗普上任總統剛幾個月,技術專家、政策專家、學者和內閣成員等就已經齊聚白宮商討如何解決這一問題。

七個月的調查之後,白宮一份報告指責北京「通過政府領導的扭曲市場行為迫使技術轉讓」。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過去十年,世界多國都在建風力電站,風力渦輪成為潛力巨大的業務領域。

中國政府一直聲稱自己在盡最大的努力阻止侵犯知識產權,並在2015年聲稱要清理那些不遵守規則的公司。

不過,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智庫的中國專家德雷克·西瑟斯(Derek Scissors)指,中國長期以來在技術領域都是「吸血蟲」的角色。

他認為,北京是堅定地在背後支持中國公司進行盜竊。

「認為這些公司在沒有中國政府的首肯之下大規模盜取商業機密的想法,是完全不可信的,」西瑟斯說。他是在這一問題上為白宮充當顧問的專家之一。

他說:「中國在監控一切。」

另一些觀察者則表示,這是一個比較微妙的過程。

美國智庫新美國基金會(New America)的成員、即將有一本有關商業間諜著作面世的馬拉·維斯滕達爾(Mara Hvistendahl)表示,當一些公司為了出業績而盜用技術時,北京不過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據稱,現今越來越多的商業間諜活動都是通過電腦黑客遠程進行。

不過,他們都同意的一點是,僅僅檢控那些被抓現成的間諜還不夠。維斯滕達爾說,這就好比是在打擊非法藥品貿易的時候只抓「藥騾」而不抓幕後主腦一樣。

此外,商業間諜活動越來越多地在虛擬空間進行,這令罪犯得以在執法部門觸及不到的千里之外進行犯罪。技術高明的黑客甚至可能不會留下入侵的痕跡。

英國朴茨茅斯大學反詐騙研究中心主任馬克·布頓(Mark Button)指出,司法檢控的另一個阻礙是很少原告願意麵對這種曝光。

「試想像一家大型醫藥公司有一種神奇藥物;如果這個信息被競爭對手獲得,就可能會有巨大的財政後果,」他說,「這可能會令人尷尬,也可能對股價造成影響。」

由此,布頓教授猜想,近年歐洲高知名度的案件比較少,很可能掩蓋了藏在表面之下的冰山。

他認為,唯一真正有效的反商業間諜策略可能是在公司層面上更好的保護。不過布頓教授卻對特朗普以大規模關稅政策應對中國的做法表示一定程度的理解,認為這樣可以顯示對這一問題的對峙態度。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政府一直否認在幕後指揮商業間諜活動。

德雷克·西瑟斯的懷疑態度則強得多:「我們的解決辦法完全是錯誤的。」他表示,全覆蓋的關稅並不能將從間諜活動中獲益和受害的企業區別開來。

「你必須懲罰犯罪者,否則你就無法改變這種行為,」他說。

他更希望看到對特定的公司實施制裁——那些確認是在抄襲美國技術而非自己開發的公司。他相信,這會比現政府選擇的「快刀斬亂麻」要有效得多。

不過,AMSC的經歷已經證明,針對個別公司進行懲罰是一條艱難的道路。

在AMSC繼續重建其業務的同時,華銳風電則繼續蒸蒸日上。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