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圈新動向:跟美元英鎊掛鉤能否「穩住」虛擬幣

Bitcoin graphic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比特幣市場過去12個月經歷了疾風驟雨,價格波動極為激烈

虛擬幣(或稱加密數碼幣)交易市場恰如不見硝煙的戰場,價格如坐過山車是常態,淘金者暴富暴貧也尋常。幣圈之外的大眾眼裏,比特幣之類虛擬貨幣更多屬於投機而非投資,各國政府對此立場和政策也不盡相同,從徹底禁止到推動鼓勵,跨度很大。

那麼,假如有一種波動不那麼瘋狂、常態相對較穩定的加密數碼幣,它能夠讓主流投資大眾對虛擬/加密數碼貨幣改變看法,把它看作一種更容易接受、投機色彩和風險不那麼離譜、更靠近主流投資產品的「智能幣」呢?

到目前為止,全世界有1500多種虛擬加密數碼幣,最廣為人知的包括比特幣、比特現鈔、以太坊、萊特幣等等,在190個交易所裏交易。價格就如過山車,大起大落。

2017年,比特幣價格飆升到將近15000英鎊之後跳崖,數周內市值蒸發三分之二。此文發表時比特幣市價約5000英鎊。

這種級別的波動或許合投機者口味,同時也彰顯了虛擬加密數碼幣屬於追逐暴富類投機群體的高風險投資產品的口碑。

虛擬加密數碼幣融資,即虛擬幣首次公開發售,就是幣圈的「上市」,在全球各地都已引起監管當局警覺。

因此,越來越多虛擬幣初創公司開始尋找替代產品,「穩健虛擬幣」(stablecoins)。這種數碼代幣與法定貨幣掛鉤,比如美元、英鎊和日元等,目的是降低波動性,提高投資者信心。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加密數碼幣價格的波動之劇烈使它成為投機和暴發的同義詞

香港泰達公司(Tether)是這片新疆域的闢荒者。它把價值27億美元的法定貨幣置換成虛擬數碼代幣——泰達幣。公司聲稱所有泰達幣背後都有公司銀行存款的支持。有人對此提出異議。

不過,泰達幣在「穩健虛擬幣」市場90%的佔有率還是刺激了若干同行做相似的嘗試。

比如虛擬幣金融公司Circle(圈)即將推出一種美元支持的數碼幣,叫USD代幣(USD Coin,美元代幣)。

公司首席行政官傑瑞米·阿萊爾解釋說:「設想一下,你不但可以用這種美元代幣支付消費,在虛擬加密幣網絡中使用,或者用來支付智能合約中的分紅,還可以隨時把它折換成法定貨幣。」

Circle的美元代幣將在以太坊區塊鏈上流通、交易,採用開放式標凖基礎架構設施,受一個叫做Centre(中心)組織監督。Circle 希望「中心」也能被其他穩幣公司作為主要運作平台。

阿萊爾說:「虛擬幣代表了互聯網的下一代基礎設施層面,它使得錢能夠以光速在全球免費流動,同時又能提供有效束縛、可核實合約,任何人都因此得以一起合作開展業務。

「我們將看到越來越多的公司的營收領域使用代幣。最終,央行也會希望效仿。」

圖片版權 EPA/ANATOLY MALTSEV
Image caption 2018年8月20日,俄國最大的虛擬加密幣採礦中心CryptoUniverse在列寧格勒地區的基裏希鎮剪彩啟用。中心有3000台電腦挖掘比特幣和萊特幣。剪彩時模特們在中心外分發比特幣形狀的巧克力。

實力擁躉

支持Circle的機構包括高盛、百度等行業巨頭,估值接近30億美元,最近還從若干投資者那裏獲得總額1.1億美元的投資,其中包括總部在北京的比特幣挖礦機製造商比特大陸(Bitmain)。

加拿大溫哥華的Stably公司的StableUSD,也是一種美元支持的加密數碼幣。公司創始人考利·洪(Kory Hoang)出生在越南。他認為這個領域代表著「巨大機遇」,尤其是對那些本國法定貨幣不穩定的人來說,更是如此。

他說:「津巴布韋街頭賣水果的小販可以通過手機程序接受你的數碼支付。他們國家的法幣不值錢,但他們可以眨眼間受到代幣,然後轉手賣出,只需付少許傭金。」

虛擬幣交易機構Coinfloor(代幣場)創辦人和首席執行官奧比·恩沃素(Obi Nwosu)說:「大約有20億人沒有銀行賬戶或很少使用銀行服務,這就意味著電子商務世界對他們而言遙不可及。比特幣和(其他)虛擬幣為這些人提供了成本低廉而保障確實較低的進入電子商務市場的渠道。」

不過,在降低虛擬幣價格波動劇烈程度的最佳方式問題上,圈內意見有較大分歧。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比特幣和以太坊是市面上兩種主要虛擬加密幣。

虛擬幣怎麼穩?

代幣場希望通過吸引更多資金入圈來降低波動烈度,理由是交易量增加可以推動市場效率提高。

當然,恩沃素承認,這就需要加強監管,然後大機構大投資者才會大筆投入。在他看來,普及虛擬幣交易的主要障礙是擔心虛擬幣被用來洗錢、向恐怖主義分子提供資金。

但他認為這還是好過走「穩幣」道路。因後者需要中央機構支持數碼代幣,而這是有額外代價的。另外,這種結構與虛擬幣和區塊鏈技術的去中心化實質是矛盾的。他說,本來想取兩者之精華,結果卻可能是收獲兩個世界的糟粕。

「我們認為,雖然穩幣短期內會受追捧,但長期而言,更安全的還是一種去中心化而又穩健,且背後沒有中央控制機構的虛擬貨幣。」

除了這種方法論上的分歧,圈內大部分人都認為,區塊鏈技術賦予虛擬幣承擔智能合約的能力,為實物資產的「數碼代幣化「創造了巨大的機遇和空間。

Stably的洪先生說:「假設我在西貢市中心有一套住房,價值100萬美元。我可以把它折換成數碼代幣,然後在全球虛擬幣市場出售這些代幣。你可以為這幢房子發行10億枚代幣。然後人們就可以在市場上買賣這些代幣,就跟交易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單位一樣。

「這就為世界各地的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投資機會。」

虛擬幣交易平台SFOX首席執行官阿克巴·托巴尼(Akbar Thobani)說:「我們認為,諸如卡車、轎車、飛機和房地產之類資產的代幣化將變成大宗業務。」

那麼,加密虛擬穩幣(stablecoin cryptos)一旦真的跟法定貨幣一樣成為主流,現有的系統能否承受新增流量?

許多人擔心區塊鏈速度正在變慢,有可能陷入停頓。以太坊是主要區塊鏈平台之一,每秒也只能處理大約13宗交易,而維薩卡(Visa)支付平台的承受力是每秒20000宗交易。

這就是為什麼創建更靈活的區塊鏈平台的工作已經開始,比如EOS和斯特拉(Stellar),凖備迎接數以百萬計的新用戶和海量增加的交易潮。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