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波及亞洲國家 福兮禍兮

喬伊斯·蕭和她的父親
Image caption 喬伊斯·蕭和父親正考慮關閉在中國的工廠。

美中貿易戰牽扯到的不僅是這兩個全球最大的經濟體。其他亞洲經濟體通過高度互聯的供應鏈與中國錯綜複雜地聯繫在一起。那些瞄凖北京的打擊措施,可能會同時傷害到其他國家,比如韓國、台灣,以及新加坡。

機器開動的嗡嗡聲迴蕩在新加坡中央商務區邊緣的 工廠中,這家工廠正在為該區域的客戶生產揚聲器和空氣清新劑。

為該地區的客戶生產揚聲器和空氣清新劑的機器穩定的嗡嗡聲在新加坡中央商務區的郊區通過工廠迴蕩。

這家工廠由喬伊斯·蕭(Joyce Seow)的父親蕭寶黃(音譯 Poh Eng Seow)在1970年代創立。蕭寶黃曾在新加坡一家跨國公司的工廠擔任樓層經理。

當跨國公司退出時,他決定繼續為西方客戶提供服務——這個時候他手下只剩7個人。

今天,這家名為Watson EP的公司僱傭了350多人,並且還在中國和越南開設工廠,年營業額達到4000萬美元。

蕭寶黃認為,2000年初決定在中國開設工廠是公司發展壯大的原因。

"在中國做生意像是接受教育",他笑著告訴我。"你必須學會如何以正確的方式做事。最好聘用當地人作顧問!"

但現在中國也可能成為這個家族企業陷入危機的原因。

Image caption 喬伊斯說最初是他們在西方國家的客戶要求把工廠搬到中國去的。

喬伊斯和她的父親發現,他們在中國工廠生產的揚聲器銷往美國時可能會被收取25%的關稅。美國發佈針對2000億元中國商品徵稅的最新名單上,揚聲器赫然在列。

這一關稅政策尚未生效,目前只處在考慮之中。但喬伊斯和父親都非常擔心對公司的影響。他們在中國的業務中有一半以上是為美國市場生產揚聲器。

"我們非常失望,會因為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而感到非常不安",喬伊斯在查看貨物清單時告訴我,關稅威脅將直接影響美國客戶的底線。

喬伊斯指出,他們最初將生產線轉移到中國,就是因為他們的西方國家客戶堅持要求這麼做,以利用當地較低的勞動力成本。

"我們被夾在中間,"她說, "我們的聲音淹沒在巨人之間—— 這是中美之間的鬥爭。"

根據東南亞最大銀行星展(DBS)的分析,新加坡是一個獨特的高度依賴貿易的國家,因此可能成為貿易戰中該地區受災最嚴重的國家之一。

新加坡稱,如果中國和美國對其交易的所有產品徵收高達25%的關稅,對新加坡今年經濟增速的影響最高可達0.8個百分點,明年則可以達到1.5個百分點。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加坡港是全球最繁忙的港口之一。

新加坡擁有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在這裏你很容易看出貿易對這個小國有多重要。

新加坡被稱為轉運中心——這意味著來到這裏的每10個集裝箱中有9個實際上運往了另外的國家,比如中國。

在中國進行最終組裝的商品,許多零部件實際上產自其他東南亞國家,如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然後經過新加坡轉運到中國,在這裏需要添置一些其他產品。

新加坡因此從全球化和自由貿易中獲益匪淺,這種貿易模式,也將這個國家從一個小漁村轉變為世界金融強國之一。

但現在,就像這個區域的其他國家一樣,新加坡發現自己陷入了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的鬥爭。而且自己能做的事情極其有限。

"受到影響不僅是新加坡。"新加坡貿易和工業部部長陳振聲(Chan Chun Sing)指出,生產一件產品,基本需要一個全球性產業鏈,如果全球產業鏈的一部分受到干擾或扭曲,它不僅會損害一個特定的國家,而是傷害所有國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加坡在貿易上的成功鑄造了一個現代化大都市。

星展銀行也支持這種說法。該銀行分析表明,韓國、馬來西亞和台灣這些高度依賴貿易的製造業中心, 今年可能損失高達0.6%的經濟增長率。但陳振聲指出,這仍然不是最糟糕的情況。

"如果全球信心受到動搖和負面影響,並且每個人都不再投資,我認為整個全球經濟將會有嚴重後果,這是最大的不確定性",陳振聲說。

瑞士投資銀行UBS的分析指出了類似的預測。

該銀行東南亞經濟學家艾麗斯·富爾伍德(Alice Fulwood)表示,全球經濟一體化如何運作,簡單來說,如果你的鄰居表現良好,這對你有好處。

相反,如果中國經濟放緩—— 瑞銀認為明年僅增長6.2%,低於其此前6.4%的估計—— 那麼亞洲其他國家將會出現連鎖反應。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884年畫中的新加坡,當時只是一個小漁村。

但瑞銀還指出,東南亞的一些製造業為主的國家可能從設備和工廠撤出中國的過程中獲益,比如越南。不過,這無法抵消貿易戰可能為全球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

富爾伍德解釋,總的來說,採取提高關稅等進攻策略,而不是合作和溝通,往往會適得其反,因為它們往往會使各個國家的增長放緩,並且讓每個人都更加保守。

視線回到工廠,喬伊斯和她的父親檢查他們凖備向客戶推銷的一些最新產品。

這是一個富有韌性的家庭,他們已經在考慮將生產線轉移到越南以減輕中美貿易戰的威脅。

對於像喬伊斯這樣的數百萬小企業主來說,在中國開展業務的風險變得過於高,而且在這場貿易戰消退之前,不會變得更容易。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