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推「毒丸條款」:在貿易上孤立中國的重型武器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國產業依賴於100多個國家的鋼材進口。

「毒丸」(poison pill)——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用這個詞形容剛剛簽署的美墨加貿易協定(USMCA)中的32.10條款。

該條款規定,協議中的任何一成員國與「非市場經濟國家」達成自由貿易協議,則其它成員國可以在六個月後退出並建立其自己的雙邊貿易協定。

由於中國一直未獲得國際社會承認其「市場經濟國家」地位,這意味著如果加拿大和墨西哥想和中國達成自貿協定,就要承擔與美國自貿協定破裂的風險。

羅斯進一步稱,這一協定將進一步在與其他國家的貿易協定中推廣。分析人士認為,「毒丸」條款成為美國在貿易戰對峙時祭出的重型武器,可能在全球貿易格局中孤立中國。

毒丸條款背後的「不得已」

「『毒丸』條款,是美國試圖削弱中國在全球貿易和產業供應鏈地位的重要一步。」香港中文大學助理教授胡榮向BBC中文表示,加拿大和墨西哥為了能進入美國市場,以及保持對美貿易關係,選擇放棄今後與包括中國在內的非市場經濟國家達成雙邊貿易協定的權利。

這一條款很可能是加拿大和墨西哥不得已的選擇。

特朗普上台後的推行多項貿易保護主義政策,關稅的大棒也揮向加、墨等國。這無疑加劇了全球貿易的不確定性,促使加、墨推進與美國以外的國家建立雙邊關係。比如,加拿大從2016年開始就與中國進行自貿磋商,外界期待在特魯多任內兩國就能簽署自貿協議。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和特魯多

然而,這一計劃可能被美國輕鬆阻斷。路透社稱,「毒丸」條款實際上賦予了華盛頓對加拿大和墨西哥與其他國家簽訂的自貿協定的否決權,以確保這些自貿伙伴國是市場經濟體,且國家沒有在經濟中佔據主導地位,後者是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發動關稅戰的核心訴求。

加、墨「不得已」的原因在於,北美貿易協定帶來的貿易額佔兩國GDP的40%-50%,只佔美國的5%。這種不平衡使兩國缺少對美談判的籌碼。

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很快發表聲明,譴責《美墨加貿易協議》(USMCA)中的"非市場國家"條款,稱這是美國「公然干涉別國主權的霸權行徑」。

孤立中國

美國顯然將USMCA中加入「毒丸」條款作為一個開始。路透社援引羅斯稱,有了這一先例,在其他貿易協定中加入此條款將變得更加容易。人們會明白,這是達成協議的先決條件之一。

胡榮介紹,與特朗普政府正在進行的貿易談判還有日本和歐盟,針對中國的「毒丸」條款很有可能也會擺上談判桌。不排除為了保持對美國市場的進入和維持貿易關係,日歐也會和美國達成類似協議,這樣自然會對中國在全球貿易和供應鏈中的地位造成削弱.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歐盟經濟體量遠勝於加、墨,與中國的貿易關係也極其密切,是否會如USMCA加入一樣的條款還需觀察。

此外,如果日本、加拿大等國都被「毒丸」條款鉗制,那麼正在談判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CEP)將蒙上陰霾。該協定包含東盟十國,以及中國、日本、澳大利亞等國,是亞太區域經濟一體化的重要協定。

影響如何?

圖片版權 Reuters

羅斯在接受路透採訪時表示,「毒丸」條款是「一項堵住貿易協定中漏洞的舉措」。堵住的漏洞,意在防止中國商品借道加墨流向美國,削弱美對中的貿易壁壘。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表示,USMCA協議稱為美國政策的「範式轉換模板」。

對特朗普而言,中期選舉在即,也可以通過USMCA兌現競選承諾為共和黨鞏固選票。

胡榮表示,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國的產業鏈集合程度在全球具備很強的不可替代性,而且中國市場廣大,為全球經濟提供強力動能,將其排除在外面是不大現實和非理性的。

胡榮建議,加入毒丸條款確實能在短時間內一定程度遏制打擊中國經濟,中國為應對這一危機,應該盡量與更多的國家早日達成雙邊或多邊互惠貿易協定,比如構建中日韓貿易協定。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