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程資助女性員工凍卵的台前幕後

攜程CEO孫潔接受BBC中文專訪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攜程CEO孫潔接受BBC中文專訪

繼Google、Facebook、Amazon等科技巨頭相繼推出資助女性員工凍卵福利後,中國在線旅遊公司攜程也在今年7月宣佈,公司將為中高級女性管理者提供10萬元-200萬元人民幣不等的凍卵費用。

凍卵指的是將母體健康時取出的卵子冷凍保存,以提供女性過了育齡期後的生育能力。可供追溯的通過凍卵技術實現生育的第一個案例發生在1986年。

2015 年,中國知名演員徐靜蕾公開自己兩年前到美國冷凍 9 顆卵子的經歷,當時 41 歲的她將之稱為「這是世界上唯一的後悔藥」。由於中國政府禁止未婚女性使用「輔助生殖技術」(吉林省除外),也就是說,單身女性在中國使用凍卵技術生育孩子是非法的,目前,出境凍卵已在部分中國中產階級女性群體中悄然成風。

中國從2016年1月1日起開始全面二孩政策,一個家庭可以生育第二胎而免於罰款甚至被強行墮胎。然後,中國幾十年來的計劃生育政策(一個家庭只可以生育一個孩子)在近年來已經開始展現惡果,2018年5月,中國老齡科學研究中心發佈的《老齡藍皮書:中國城鄉老年人生活狀況調查報告(2018)》稱,中國人口老齡化程度持續加深,老年人收入水平總體不高,全民對老年期生活凖備不足。

二孩政策全面放開後,由於生活成本上漲,效果並沒有預期高。2017年,中國一共有1760萬新生兒出生,人口出生率為12.43‰,相較於2016年的12.95%有所下降。

南京大學人口學家陳友華曾在接受《南華早報》表示時表示,出現這一現象的原因是由於中國在20世紀90年代的獨生子女政策導致當今育齡婦女數量急劇減少所致。

攜程是中國最大的在線旅遊公司,已於2003年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2016年11月,攜程曾以14億英鎊(約135億港元)現金收購全球大型的旅遊搜尋平台之一英國愛丁堡Skyscanner(中譯名天巡網)而引發廣泛關注。10月底,BBC中文在澳門專訪攜程CEO孫潔。孫潔向BBC中文講述了攜程推出凍卵福利的初衷,並對網絡上的質疑進行了回應。以下為訪談節選。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攜程CEO孫潔

BBC中文:今年7月,攜程宣佈,具體是怎麼支持的?

孫潔:根據員工工齡的長短、年紀、職位等等,我們會提供對應的政策,層級最高的,我們可以提供200萬元。多一個選擇總比沒有選擇好。員工的反饋也是非常好的,我們也借此希望能吸引更多的女性員工。

BBC中文:推出這項福利的初衷是什麼?

孫潔:有好幾個原因。第一,攜程在招更多的國際化人才,很多中國女性出國深造,回國以後年齡會相對大一些。女性在40歲之前生孩子的機率相對高一些,我們想給女孩子多一點時間。與其讓女孩子糾結先生孩子還是先忙事業,我們就想給她們多一個選擇,如果不喜歡可以不用。如果女孩子希望在年輕時凍卵,以備將來有更多的靈活性,我們也是非常支持的。

BBC中文:中國社會還是相對保守,提出這個方案的過程有沒有遇到什麼阻撓?員工的接納度以及目前的實施狀況如何?

孫潔:任何一個進步性的措施在剛推出的時候都會遇到不理解。我自己作為一名女性以及兩個孩子的媽媽,為女性提供一個選擇總比沒有選擇好,多一個選擇總是沒有壞處。作為一個科技公司,應該為員工多想一點。政策出台前,我們在公司內部做了調查,結果是很正向的。公司的思想理念還是比較先進的。現在很多家庭都是一個小孩,未來多一個兄弟姐妹跟他們一起照顧父母是一件好事。對社會來說,中國的一胎制如果不很快扭轉,未來會面臨老齡化的問題,所以這個措施對社會也是一個好事。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攜程CEO孫潔:資助凍卵讓女員工們有選擇

BBC中文:為什麼你們這麼關注人口問題?

孫潔:因為我們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和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在這方面花了很大的功夫。他在做研究的時候發現,每個家庭要有2.1個孩子才能保持人口平衡,現在中國家庭人均孩子數量已經低於1.5,幾代人下去,老齡化的問題會非常嚴重,到那個時候,家庭的負擔會非常重。從各方面來說,我們都是非常希望跟國家一起改進這個問題。

BBC中文:此前Facebook和Apple都有資助員工凍卵的政策,但有婦產科醫生質疑,如果更多企業推出類似措施,可能會向女性傳遞一個推遲生育、專注發展事業的信號,你怎麼看待這種質疑?

孫潔:每個政策出台,都會有不同的聲音,這是好事,可以讓大家考慮得更全面。但是我們提供的只是一種選擇,不是強制措施,你不需要可以選擇不用。我相信高知女性都有獨立思考能力,都能做出比較聰明的選擇。我不覺得她們因為這種選擇的出台而推遲生育計劃。我覺得任何高知女性都會歡迎這種選擇。

BBC中文:你之前接受CNN採訪時提到,攜程年底主動提加薪升職的男性比較多,但女性幾乎沒有,你覺得為什麼會這樣?

孫潔:我覺得女性整體上比較謹慎和謙虛,這是好事,跟合作伙伴交流的時候,女性比較容易交流。但是在要求加薪升值方面,可能需要給女性更多的時間來自信一些。我去日本的時候,別人根本沒想到一個年輕的女性會成為CFO,他們都不想跟我握手。當時我們董事長第一個進去,很受歡迎,第二個進去的是我們另一個創始人,也很受歡迎,我是第三個進去的,他們都不跟我握手,以為我是另外兩位的秘書。在他們眼裏,年輕女性可能只能做秘書。我不覺得他們是在故意傷害我的感情,只是他們在心理上還沒凖備好。還有一次,我作為科技界的代表去硅谷訪問,吃飯的時候,別人就問我,你的先生是哪一位?她們也沒有想到我是一名CFO。女性在社會中有玻璃天花板,但男性不存在這個問題。我希望社會能朝更支持女性的方向發展。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