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企業外遷,東南亞凖備好了嗎?

加州鋼鐵廠工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國目前從100多個國家的進口鋼材。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特朗普即將在二十國集團峰會(G20)會面,但美國繼續威脅會施以新一輪關稅,迫使中國改善貿易政策。外界對中美貿易戰問題能夠在短期內解決不抱希望。 為此一些企業開始選擇到越南、泰國等東南亞國家設廠分散風險,企業亦不再單純依賴中國作為主要物料供應商,要在其他國家尋找替代方案。

但這些企業在東南亞國家仍然遇到基建不足以及技術工人不足的問題,就算工廠遷移到東南亞,也不代表這些國家能夠避開貿易戰帶來的風險。

貿易戰下的遷移潮

美國旅行背包品牌Tortuga Backpacks聯合創辦人佩羅塔(Fred Perrotta)花了4年時間,在中國建立了完整的生產商的網絡,但當美國宣佈對近半中國進口產品實施關稅後,決定在其他國家尋找替代供應商。佩羅塔近日從潛在的越南供應商得到物料樣本。

「所有人都很緊張,急速求變,」他對路透社說,「從長計議,我們可能轉移所有東西。」

一些專家斷定,這是繼中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又一次最大的「跨境供應鏈轉移」。

路透社近期採訪了十多名企業高層、律師及相關團體,亞洲地區這幾個月來有一連串活躍的商業活動,許多企業正在當地聘用律師、會見官員、收集物料樣本以及遊覽工業園區。越南和泰國是許多企業首選的地方。

香港上市的家具製造商敏華控股集團,今年年中在越南以680萬美元購買了一家新的工廠,本月又宣佈明年年底前會把規模擴大近三倍。敏華在一份聲明說,這項計劃是為了減少關稅所帶來的風險。

越南最大地產發展商之一的BW Industrial公司表示,自今年十月起收到許多查詢,目前所有工廠都已經被租走。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一些專家斷定,這是繼中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又一次最大的跨境供應煉轉移。

「這些生產商來自世界各地,他們全都本身在中國有設廠,但現在需要盡快在越南開始生產,」 BW Industrial營銷經理克里斯‧張(Chris Truong)對路透社說。

泰國電子公司SVI PCL近日與4名在中國有運作業務的客戶,達成約1億美元的協議,行政總裁彭薩(Pongsak Lothongkam)對路透社表示,「貿易戰對我們有利……許多公司都找我們合作,我們都要決定優先接待哪一家公司。」

而另一間泰國電子生產服務供應商星微電子(Stars Microelectronics)生意也多了起來,並表示多家公司把生產基地移到泰國,對他們有利。

而美國單車公司肯特國際(Kent International)近期則把中國生產線轉到柬埔寨,行政總裁卡姆萊爾(Arnold Kamler)對路透社表示,現在別無選擇,只有盡快把生產線遷出中國。

東南亞國家凖備就緒了嗎?

隨著近年中國經濟發展迅速,許多工廠早已面對人工、成本上漲的問題,貿易戰成為了一個觸發點促使他們盡早把生產線遷移的問題,而中國亦有意把經濟向高科技生產、服務及消費方向轉移。

一些分析認為,雖然越南和泰國漸漸成為企業考慮遷移業務的重點國家,但它們面臨技術工人不足、基建跟不上以及官僚等挑戰,未必能完全吸納中美貿易戰為他們帶來的機會。

許多企業擔心鄰近的新興經濟體,只能夠以「先到先得」的形式去迎接它們,而讓它們需要更快採取行動。

而要遷廠也不是一時三刻的事情,籌集資金、尋找合適的供應商、找到新的物流程序、並在一個新國家應對不熟悉的法律及會計問題等等,都要要花上幾年時間。所以有些公司會先從生產物料入手,起初只會把部分生產線轉移。

安盛投資管理(AXA Investment Managers)亞洲高級經濟師姚遠(Aidan Yao)對路透社表示,「要從中國搬走是十分緩慢的過程,而且充滿不確定。」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中國製造2025

瑞銀集團(UBS)本月較早前曾經估計,低技術含量及低價值生產公司會更快遷移,但高價值出口產品,例如資訊科技、交通運輸等,則可能要花上數年,甚至十年的時間才能夠轉躬。

美國商泰隆國際貿易律師事務所(Sandler, Travis & Rosenbeg)的貿易律師莎拉‧彭(Sally Peng)對路透社表示,中國精通的汽車製造業,其他國家難以完全取代中國,更多的是尋找中國+1、中國+2、中國+3的模式,意味只是把生產線多元化,而不能完全放棄把生產核心放在中國。

汽車業是新一輪美國威脅中國的對象,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周三批評,中國政府沒能在貿易政策進行「有意義改革」,損害美國工人和行業的利益,揚言要對中國汽車徵收更重的關稅。

早些時候,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社交媒體推特上表示,正研究徵收汽車關稅,那麼通用汽車便不會關閉在美國的工廠。通用汽車周一宣佈關閉北美五間廠房,停止六條生產線,削減15萬個職位。

「出口汽車到美國的這些國家,多年來佔我們便宜,總統有權力處理這件事,因為通用汽車事件,我們正在研究,」特朗普說,「如果我們對這些車這樣做(徵收關稅),更多汽車能夠本土製造。」

人手與基建是東南亞市場能否容納這些想離開中國的企業的障礙。

據世界銀行基建質素評級,泰國及越南分別排行41與47,中國排行20。泰國政府試圖強調一個價值450億美元的「東區經濟走廊」計劃,發展港口和基建。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十月份泰國對美國電子綜合電路板出口上升了4%,但對中國出口則下跌38%。

越南失業率只有2.2%,泰國失業率更低,越南電子工業協會副主席阮福海(Nguyen Phuoc Hai)表示,越南低技能工人仍佔多數,預計未來5至10年也不會改變,所以廉價勞動人口是否成為第四化工業革命下的優勢,存在問號。

東南亞國家雖然有望在中美貿易戰中得到一些企業的青睞,但這不代表他們會在所有行業都受益,特別是與中國交易密切的企業。例如,泰國電子綜合電路板十月份對美國出口上升了4%,但對中國則下跌38%,可見不同行業會有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而一些公司亦把生產線帶回國家,例如日本公司三菱電機早前對BBC中文表示,把生產業務遷回日本名古屋。

在全球經濟危機下,東南亞國家以至台灣、日本、韓國等,都遇上第三季經濟放緩。金融數據分析公司Reinitiv的數據顯示,2000間亞洲企業在今年10至12月,預計盈利會比去年下跌8%,可見他們雖然能獲得一些機會,但也要面對貿易戰帶來的經濟威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