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放緩:細看放鬆銀根對私企的影響

阿里巴巴庫房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促生產還是促消費?中國似乎正在把重點從前者轉移到後者。

是依靠製造還是依靠消費?中國長期以來一直依靠前者應對經濟放緩,現在它正試圖將重點轉移到後者。

中國經濟主要推動力由國家支持投資轉向國內消費的政策, 到底有多成功,今年將面臨大考。

國家主席習近平警告說,中國正面臨"考驗"。中國近30年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經濟增速放緩。

政府公布了一系列刺激措施,不是為了推動經濟增長,而是為了應對經濟放緩。

「中國的目標不是增長,而是維持穩定,」經濟學家謝國忠說。

「再次刺激增長的措施,這次不在選項之中。因為目前債務水平太高,與2008年不同。」

Image caption 經濟學者謝國忠認為中國債務水平限制了中國刺激經濟的可選項。

迴旋餘地

在10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機之後,中國的債務增加了一倍,達到其經濟規模的300%左右。

謝國忠說:「現在這個水平如此之高,以至於(以相同方式)推動經濟發展已不再容易。」

他認為,無論是想借更多錢來建造東西,還是鼓勵人們購買,中國共產黨可以扭轉局勢的餘地不大。

「當那個根基太大時,要轉向不容易,」他說。

那麼,中國政府在採取什麼措施?

當局正在減稅,讓人們的口袋裏有更多的錢,還降低了存款凖備金率,因此他們不用儲備更多的資本。從理論上講,這一措施可以增加借貸,刺激消費。

中國還將繼續擴大對基建項目投資,如鐵路,橋樑和北京附近的一個巨大的新城 。

高風險公司

現在,只有其中一項措施可能有助於吳義堅。

吳義堅是一個消費領域的成功故事。他是一家科技初創公司的聯合創始人,該公司生產各種尺寸的桌面機器人,幫助中國孩子玩耍和學習。

吳義堅和他的聯合創始人花了20年時間開發了小白機器人,配備了語音識別和人工智能。

我們站在他在上海的辦公室,他呼喚小機器人的名字,機器人轉身看著我們,眨了眨眼睛。但像他這樣的私營企業,並不是中國刺激經濟計劃的重點。

吳義堅告訴我,公司2018年銷售額有所"增加",「但這並不如我們計劃般那麼好」。

Image caption 吳義堅依賴風險資本去投資機器人等項目。

公司依靠風險資本,即一些私募資金,幫助他們實現目標。

吳義堅表示,如果2019年局勢變得艱難,他們也不會轉向國有銀行尋求幫助,中國幾乎所有的銀行都是國有銀行或受政府控制的。

「受政府控制的銀行利率非常低,但這種資金並不適合像我們這樣的公司。」

他告訴我,這是因為銀行"討厭"風險,而他的公司仍然被認為是「高風險」。

受國家控制的企業,是這些低息貸款政策最大的受益者。長期以來,這種優惠待遇一直是共產黨政府的核心原則,將私營企業視為二等公民。

「傳統銀行更喜歡抵押品,比如房產。但像我們這樣的科技公司沒有房產。最大的資產是人力資源,」吳義堅告訴我。

不過,他喜歡政府的減稅措施,因為這意味著更多父母會購買他們的機器人。

習近平談到了他的「兩個毫不動搖」,毫不動搖地支持國企和私企。

畢竟,後者創造了最多的新工作職位。

政府承諾會更努力促進新車和家用物品的銷售,河北省更提出延長周末的做法,目的是讓人們可以更多消費。

美好的一年

但是宋俊富對2019年可能面臨的挑戰充滿信心。

他的業務是造紙,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的紙張是用作家具行業。宋俊富的公司生產用於合成皮革上印上圖案的先進紙張。這就是他的總部設在海寧的原因,這是一個政府專注發展家具的城市。

Image caption 宋俊富公司得到政府支持。

「對於我們的業務,我會說,不會受到嚴重影響......部分原因是我們產品的先進功能,中國對這些產品的需求很大。」

當我們站在一個長長的,綠色的,4米高的機器前時,他說「我們對市場充滿信心」。

他還得到了四大國有銀行之一的中國農業銀行的支持。

他說:「政府的支持可以說是一個優勢,可以幫助企業發展。」

「我們得到財政上的支持,或許可以更快地推動項目。」

宋俊富的公司也是私營企業,經過幾十年的研發和投資,才能達到現在的成就。

他的公司與效率低下、臃腫龐大的國有企業形成鮮明對比。

比起上海的機器人製造商,他更有可能從政府的直接刺激措施獲益 。

但他並不需要幫助。雖然中國與美國爆發貿易戰,引起許多像他這樣的中國製造業出口商的巨大焦慮,但他認為自己可以承受打擊。

他說,他們出口到美國的產品,都有「豐厚利潤」,「即使少賺5%或10%,對我們而言,仍然是一盤好生意。」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