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進口魚難倒肯尼亞漁業

Kenyan fishermen on Lake Victoria 圖片版權 Jeroen van Loon
Image caption 肯尼亞漁民的處境越來越艱難。

炎炎烈日下,肯尼亞魚販梅查克·朱馬(Mechak Juma)的魚正在慢慢解凍,而他不太想讓自己的顧客知道,這些魚來自中國。

此時此刻,我們正身處基蘇木(Kisumu)市的最大魚市,這裏毗鄰非洲最大湖維多利亞湖東岸。

在陣陣叫賣聲與汽笛聲中,魚市生意十分熱鬧。這對商人們是個好事,但本地的魚販們可以獲得的收入並不多。

過去20年間,維多利亞湖魚類資源急劇減少,魚價因此飆升,由此帶來的缺口越來越多是由從中國進口的便宜養殖魚在填補。

「大家不想買中國魚,因為他們不信任(養殖)生產過程,但我們沒有太多選擇,」站在裝滿中國羅非魚的一個大編織筐旁,梅查克說道。

用來運冷凍魚的多個紙箱跨越8000公里來到這裏後,現在已成破爛,被丟進一個角落,而那些魚都是養殖兩年多的。

紙箱上還寫著,這些魚會在一個月內過期。

Frozen Chinese farmed fish 圖片版權 Jeroen van Loon
Image caption 中國魚飼料價格低廉,因此養殖魚價格也低。

「人們更偏好本地魚,但現在靠本地魚我們賺不到錢,」29歲的他說。

「只有賣中國魚,我才能養活全家。」

由於過度捕魚及污染問題,過去20年間維多利亞湖的捕魚量減少超過一半。與此同時,肯尼亞的人口增長了一倍。

而湖邊不斷擴張的水葫蘆也給肯尼亞漁民帶來很大麻煩。這些水葫蘆相互交織,結成了一層厚厚的網,使得小型船隻無法通行。

維多利亞湖的肯尼亞漁民每年本需要捕撈50萬噸魚,現在他們只能完成14萬噸,只達到需求的四分之一。

Kenyan fishermen unloading a small catch 圖片版權 Jeroen van Loon
Image caption 肯尼亞漁民有時不能賣掉所有捕獲的魚。

中國公司和他們的肯尼亞合作伙伴抓住了這一機會。據稱目前中國每年向肯尼亞出口的魚類產品達170萬美元,是三年前的兩倍還要多。

中國人要填補這一空白並不難,因為中國人大規模養殖的淡水魚羅非魚與肯尼亞人在維多利亞湖大量捕撈的魚屬於同一類大品種,無論是口感還是外觀都與肯尼亞人常吃的魚很相似。

不同之處在於,中國魚更便宜,每千克只需要1.7美元,而當地魚每千克大約5美元。

對於肯尼亞漁民弗雷德里克·奧迪艾諾(Frederike Otieno)來說,似乎很難看到希望。

「我們花了很多個夜晚在船上,還花了一大筆錢在汽油上,我們不得不跟充斥市場的中國便宜養殖魚競爭,」36歲的弗雷德里克說。

A Kenyan fishmonger selling Chinese fish 圖片版權 Jeroen van Loon
Image caption 肯尼亞魚販經常不願承認他們的魚進口自中國。

他是三個孩子的父親,有時他賣不掉所有的貨物。

弗雷德里克做漁民已經10年了。他說,過去每天他可以賺大約3000肯尼亞先令(30美元),但現在只能剛過400先令。

去年11月,肯尼亞政府曾禁止進口外國羅非魚,以期保護維多利亞湖漁業。但今年1月中國駐肯尼亞大使臨時代辦李旭航以「貿易戰」稱呼這一規定後,進口禁令被取消了。

另外有報道稱,中國還威脅暫停對連接肯尼亞、烏干達、盧旺達及南蘇丹的新鐵路線的資金支持。

然而肯尼亞漁業部官方對這次政策反轉解釋稱,「一大批(中國)魚在蒙巴薩港(Mombasa Port)被扣留,這為當地供給帶來不利影響」。

A box that contained Chinese fish 圖片版權 Jeroen van Loon
Image caption 在肯尼亞,並不是所有冷凍的中國魚都在保質期內。

其實,肯尼亞當局一直採取措施改善維多利亞湖魚類資源,他們會逮捕為節約時間及燃油而在靠近餵養區捕魚的漁民。但這種威懾使得漁民們不得不行駛更遠距離捕魚,短期內導致魚類價格升高。

肯尼亞最大的中國魚進口商為東非海產品公司(East African Sea Food)。該公司主管約翰·穆薩法利(John Musafari)稱,中國養殖的羅非魚之所以物美價廉,是因為中國用的魚飼料米糠價低且量大。

這種糠是稻米的硬外殼。在中國,大米在擺上市面銷售之前通常會去掉這層外殼。

穆薩法利還表示,肯尼亞之所以無法大規模養魚,是因為該國魚飼料「極其昂貴」,肯尼亞現在用的魚飼料大多是由玉米秸稈製成,玉米也是這個國家的主要糧食作物。

他希望將來肯尼亞可以有更多投資推動低價魚飼料的發展。「這將極大有利於國家的水產業,」他說。

Kenyan boys on a fishing boat on Lake Victoria 圖片版權 Jeroen van Loon
Image caption 一些人對維多利亞湖漁業的未來表示懷疑。

也有一些肯尼亞人樂於看到該國越來越依賴中國進口魚,比如西蒙(Simon),他的工作是幫助在肯尼亞境內運輸這些貨物。

「多虧中國羅非魚,窮人現在也可以吃上有營養且蛋白質含量豐富的魚了,」西蒙說。他不願意透露自己的全名。現在他每天可以賺300美元,這比很多肯尼亞人的月薪都要高。

然而對肯尼亞漁業官員愛德華·奧雷莫(Edward Oremo)來說,這意味著維多利亞湖商業捕魚的末日。

「只要繼續從中國進口……漁民們會越來越絶」,50年內維多利亞湖將看不見漁船。

所有圖片版權歸Jeroen van Loon所有。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