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被美國芯片商集體斷供 科技公司重塑供應鏈有多難

huawei 圖片版權 EPA

美國政府禁止企業使用華為產品後,陸續有消息傳出,多家美國科技公司已經凖備與華為切割。

據彭博社消息,向華為提供不同類型組件的英特爾(Intel)、高通(Qualcomm)、賽靈斯(Xilinx)、博通(Broadcom)已經向員工發出通知,暫停向華為供應產品。

與消費者最為相關的谷歌已宣佈暫停斷供,華為新手機今後不可以使用Gmail、YouTube、Chrome等谷歌軟件,華為海外市場被認為將受到打擊,但華為稱自己的產品和服務在中國市場不受影響。

華為稱對此早有凖備,已嘗試尋找美國以外的供應商。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周二(5月21日)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表示,華為已經做好凖備,不會出現極端斷供。歐洲跟華為溝通很密切,華為也不會輕易排除美國芯片。

任正非還強調,華為「並沒有因為美國的禁令下來就沒有量產能力了」。

然而業內人士和專家分析認為,在一些核心技術和芯片等方面,要尋找替代品或自我研製並不容易。

美國供應商

英特爾是華為部分服務器芯片的主要供應商,高通向華為提供手機芯片及調製解調器,賽靈斯則向華為提供網絡可編程芯片,博通就供應一些用作一些網絡機器的可撤換芯片。

據彭博通訊社消息,四家公司已決定不向華為供貨,但這些公司均拒絶評論。

翻查資料,單在2015年,華為採購價值18億美元的高通芯片、6.8億美元的英特爾芯片以及6億美元的博通芯片。路透社報道,華為2018年對外採購部件花了700億美元,當中110億美元是從美國企業採購。

彭博社和《日本經濟新聞》引述消息人士透露,華為一早獲美國政府官員警告,要摸索美國以外的供應商,去年年底已開始,儲備大量的晶片和重要零組件,即使美國禁止企業向華為供應產品,華為亦可以運作三個月,部分重要組件可能面對更嚴厲的出口管制,所以儲存量會更大。

消息人士說,華為會就各組件尋找多間供應商,不希望依賴單一公司,以免其他國家跟隨美國對華為實施禁令。

貨儲量畢竟只足夠應付短時間,能否及時找到替代的供應商以及華為新研發的電訊產品是否用得上這些儲備芯片,也存在疑問。

羅森布拉特證券公司分析師孔茨(Ryan Koontz)說,華為目前仍然非常依賴美國半導體產品,在5G網絡建設上,同樣可能會因為缺乏美國供貨而有所延誤,牽連全球的供應鏈,對全球電訊市場均會有很大影響。

美國資訊科技和創新基金會星期一發表報告,指嚴格的科技出口管治去令美國企業未來5年的出口銷售損失563億美元。

圖片版權 Reuters

香港科技大學資訊、商業統計及營運學系副系主任許佳龍對BBC中文說,「高科技市場尋找替代品是很困難,因為這些替代品有專利上的保護,就算自我研發,首次要有高的技術要求,第二要確保沒有侵犯別人專利。」

以谷歌為例,就算未來華為可以使用谷歌免費提供的安卓開放源代碼操作系統,但企業有需要時,仍然要與谷歌洽談怎麼作出修改等等,反映中國企業對安卓的依賴。

對於有意見認為,中國可以自主研發操作系統,但許佳龍說,這是一個很困難、很花時間的事情,「這也是為何手機市場只有兩、三個系統……要設立自己的系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他指出,企業要有危機感,一旦產品基礎組件需要依靠他人,使要凖備別人不供貨時的應變措施,這個問題在高科技市場特別嚴重。

從手機主板看華為受到的影響

BBC北美科技事務記者戴夫‧李

圖片版權 iFixIt
Image caption P30 Pro智能手機主機板
圖片版權 IFixIt
Image caption 主機板另一面。

要知道美國禁令對華為有多大破壞,可以先看華為P30 Pro旗艦智能手機主板,它只有手指般大,但卻依賴複雜的供應鏈網絡。

華為自家制的海思產品只有RF收發器(圖中的1)以及音效芯片(圖中的4)。

美國半導體公司思佳訊(Skyworks)負責設計和製造芯片的射頻前端模組(front end module,圖中的2)令手機可以接收手機網絡訊號;另一間美國半導體公司Qorvo則負責製造處理不同電台頻道的射頻前端模組(front end module,圖中的3),兩者均受到美國禁令影響。

美國半導體公司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ies)就設計了快閃存儲器(圖中的5),可以令P30有128GB的儲存量,根據數字,美光科技約13%的年度收入來自對華為的供應。

韓國SK海力士 (SK Hynix)半導體公司則負責設計和生產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DRAM,圖中的6),這家公司不受美國禁令影響,但仍然有一些外交上的麻煩,中國據報提出關注,指SK海力士和其他韓國芯片製造商一起向中國加價,不過這些公司否認。

這只是一部手機上的主板,去年,華為公布核心供應商名單,裏面有33家美國企業,周一,美國商務部公布臨時牌照,容許部分公司繼續支援現有網絡及設備,但長遠而言,中美科技界之間的合作亦仍不穩定和難以預測。

分析認為,美國此舉會鼓勵中國自主研發,但這是困難和昂貴,但長遠而言可以給中國一個機會,去為未來科技訂下自己的標凖。

美國以外的供應商

有中國業內人士對BBC中文表示,華為在高端芯片、功率器件上對外依賴程度較大,部分工具和軟件並沒有自研能力,就算具備低端芯片的設計能力,在量產、良產方面仍然有待優化。

業內人士說,美國的禁令不單影響華為,亦影響華為向其他企業供應材料和其他產品的東西,牽動整個電訊、5G網絡以及科技業的發展。

《日本經濟新聞》消息稱,德國英飛凌科技公司亦會停止向華為供貨,反映美國禁令不單影響美國企業。但隨後華為方面否認這一消息,稱「德國芯片廠商英飛凌沒有停止供貨」。

根據華為的年度報告,2018年運營商業務收入為2940億元人民幣、消費者業務約3489億元人民幣。銷售收入方面,中國2018年達3721億元人民幣,歐洲中東非洲合共2045億元人民幣。

華為旗下的海思半導體公司,具備一定的自主研發能力去設計芯片,然而華為涉及業務和產品之廣泛,不是幾家公司就能夠支撐公司每一項業務。

據一些分析公司估算,華為70間供應商中,約60%是位處亞洲。亞洲最大的芯片供應商、負責幫華為生產芯片的台灣積體電路(台積電)以及一些日本供應商早前表示,會持續評估美國決定的影響,暫時會繼續與華為合作。

圖片版權 Reuters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對BBC中文表示,美國與台灣、日本關係密切,這些海外公司目前持觀望態度,會否繼續向華為供貨,取決於美國會否擴大制裁,其後續措施必將影響到這些與華為做生意的公司。

有意見認為,雖然遭到谷歌、英特爾等美國科技公司封殺,但華為具備5G網絡設備組裝的技術,可以成為與美國政府及企業談判的籌碼。方保僑認為,華為5G設備同樣需要美國的組件和技術,在中美貿易談判之際,華為最大可能就是與美國政府妥協,否則也可能導致中國在與美國的貿易談判中,在不同的地方讓步。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