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自創鴻蒙謀求突圍:重建生態系統「有難度」

huawei 圖片版權 AFP

華為早前稱將公布自己研發的手機操作系統「鴻蒙」,以求在谷歌停止提供手機操作系統安卓(Android)更新前,用自己研發的操作系統取代安卓。

華為之後澄清說,媒體對於新操作系統上市時間的報道不準確,但該公司並未否認早已開始研究另外的手機操作系統作為備用。華為創辦人任正非多年前也曾經說過,出於戰略考慮,華為必須創立自己的操作系統。

谷歌早前應美國政府要求,宣佈將會禁止華為使用旗下開發的一些手機軟件,也可能不會再為華為手機上的安卓系統提供更新。多國電訊商因為這個原因,宣佈停售華為手機。

香港科技大學資訊、商業統計及營運學系副系主任許佳龍等研究者向BBC中文表示,華為要編寫自己的操作系統不是難事,但吸引第三方開發者為這個平台編寫應用程序,或是說服使用者從安卓或蘋果系統轉到這個新系統,卻不是容易的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認為,他的公司將能夠順利度過谷歌的封殺。

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的資料顯示,華為去年8月已經申請「華為鴻蒙」的商標,根據今年5月14日發佈的公告,使用期限是當天到2029年5月13日。

中國媒體透露,華為在2012年就已經開始計劃編寫自己的操作系統,按當時計劃它只是一個備用系統。如果谷歌等程式開發商不讓華為使用它們的系統,華為就可以轉換到這個系統。

華為不是第一家嘗試自己創立操作系統的手機公司。微軟、三星等多家公司之前都推出自家的手機操作系統,但始終未能在已經被蘋果和安卓系統主導的手機操作系統中突圍。

三星在2009年曾經研發baba操作系統,一開始依靠自己強大的手機銷量,曾經取得一點成績,但無法推廣到其他手機品牌。直到今天,三星的所有手機仍然使用安卓系統。

微軟(Microsoft)也曾經嘗試透過收購手機製造商諾基亞(Nokia),推廣自身的手機操作系統Windows Phone,但最終放棄計劃,鼓勵使用者轉用運行蘋果或安卓系統的手機。

圖片版權 PA
Image caption 華為手機將不能用熱門谷歌軟件。

建立生態系統「有難度」

香港科技大學資訊、商業統計及營運學系副系主任許佳龍對BBC中文表示,以往普通手機沒有應用程式,因此手機公司發展自己的操作系統相對簡單。他解釋說,智能手機最大的價值不是來自手機本身的功能,而是手機平台上的應用程式,而這些程式跟操作系統又有很大關係。要有一些用戶願意為一個操作系統開發程式,這有「一定難度」。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則指出,微軟和三星等公司失敗的地方,全都是因為第三方開發者開發的程式不夠,不能夠形成自己的生態系統。

調查機構Statista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第一季的數字,谷歌應用商店有約210萬個程式可供下載,而蘋果應用商店有約180萬個程式,而排名第三的微軟應用商店只有約66.9萬個程式。

全球手機操作系統市場由安卓和蘋果主導

微軟Windows和三星等系統只佔十分小的部份

資料來源:Statista

方保僑接受BBC中文訪問時說,他留意到有報道指華為可能會把一些安卓的程式轉換,讓它們可以在鴻蒙系統上運行,但他認為這沒有完全解決問題,因為華為不可能把所有安卓程式都轉換過去。

他認為,一些程式依賴安卓系統某些功能才能運作,例如谷歌的付款程式Google Pay,「那些功能就可能無法運行」。

方保僑認為,華為要完整地把谷歌的生態系統複製過去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在有限程度上模仿。

谷歌正式斷供後,除了不再為華為手機上的安卓系統進行更新外,華為手機使用者也無法使用一些由谷歌開發的程式,如Gmail、YouTube和谷歌地圖等。

方保僑指出,無法使用谷歌相關手機應用,並不代表使用者無法使用這些服務,例如使用手機的瀏覽器就能使用谷歌地圖,「但如果要使用谷歌地圖程式才能提供的功能,例如導航,就無法在瀏覽器看到,這些都是問題所在」。

中國市場救命?

許佳龍認為,華為要建立自己的生態不是容易的事,因為那樣做主要都基於「網絡效應」,就是說一個平台擁有越多用戶,就讓程式開發員更有誘因為這個平台開發程式。「如果我們要建立自己平台,操作系統是一件事,更困難的是如何吸引人到平台上建立應用程式。」

方保僑說,在目前的情況,華為只能繼續做自己要做的事情,雖然要建立自己系統的生態系統不是容易的事,也必須繼續做下去。

美國政府宣佈限制美國公司向華為等70家公司出售零部件或技術後,多家跨國公司隨即宣佈減少與華為的合作,包括停止向華為售賣芯片等手機零部件。

華為周二(5月28日)正式入稟美國法院,要求法庭宣佈美國國會去年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案違憲,這個法案其中一項條款禁止聯邦政府機構使用華為和另一家中國通訊公司中興的設備。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微軟的手機操作系統,無法挑戰蘋果和谷歌對市場的主導。

方保僑指出,華為的目標應是如何完全擺脫被一些美國控制它的生態系統。「現在就是因為太多東西,包括硬件和軟件都被他們控制。」他預計,華為要在別的地方重新找到替代零部件不是短時間內做到的事情。

但許佳龍認為,谷歌斷供對華為有影響,但不是毀滅性的,因為它的業務很大部份都來自中國,而谷歌在中國大陸境內本身就已經被封。

華為去年的業務報告顯示,它去的收入約一半都來自中國市場。

「暫時來說,情況(對華為來說)不是太差,但長遠來說,它必須找到自己的方法。如果禁運繼續,開發另一個平台似乎真的是它的唯一選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