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開打近一年,誰在承擔巨額關稅成本

特朗普和郭台銘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為台灣鴻海在美國投資的工廠奠基,他希望有更多的產能和工作崗位轉移回美國。

距離美國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已近一年。一年來,中美兩國相互加徵關稅涉及超過3000億美元的商品。

這些關稅究竟由誰支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說法。近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佈的一份報告或許可以更客觀地回答這個問題。

「全都是中國買單」,真的嗎?

五月初,特朗普突然宣佈由於中國對已達成的協議內容反悔,美國將上調對2000億美元商品的稅率。

隨後,他在社交媒體「推特」上稱,對於突然停下來的貿易談判沒必要著急,因為加徵的關稅將由中國支付,而且,「這些巨額資金將直接到美國財政部」。

特朗普似乎傳達了一種邏輯,即徵收關稅與徵收個人所得稅一樣簡單——稅務部門開出稅單,個人照單繳納,錢進入財政部。

特朗普的說法甚至連自己的幕僚都不同意。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此前向美國媒體表示,任何從中國購買商品所附加的關稅,事實上是美國公司在買單。而且,如果這些公司把上漲的成本傳遞到商品的售價上,那麼美國消費者也將為此買單。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8年感恩節期間繁忙的美國紐約商場,但關稅可能使不少來自中國的商品從貨架上消失。

消失的訂單

去年7月以來,美國先是對340億美元商品徵收25%關稅,隨後對160億美元商品徵收25%關稅,然後擴大到對2000億美元關稅徵收10%關稅,到今年五月再將20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提升到25%。目前,美國共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

然而,2500億美元的數字是根據往年貿易規模測算的。而因為關稅成本大幅上漲,很多訂單可能由於無利可圖而消失。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報告顯示, 從340億美元、160億美元,到2000億美元,三部分中國商品清單中,美國從中國的進口均急劇下降。

340億美元清單上的中國商品,在關稅實施三個月後,進口額同比下降超過20%。160億美元商品清單,在關稅實施後三個月,進口同比降幅超30%,今年初下降超過40%。2000億美元清單商品最大單月同比降幅在10%左右。

相應地,在中國加徵報復性關稅後,美國對中國的出口也大幅下降。中國加徵的34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清單,在去年10月同比降幅一度達80%。

這些消失的貿易訂單,或者轉移到其他國家,或者因為價格上漲需求下降而乾脆消失,但沒有發生貿易,關稅也就無從談起。

例如,在美國徵收關稅的商品中,美國從墨西哥的進口大幅增加。8月份對來自中國的160億美元的商品清單實施關稅之後,來自墨西哥的進口增加了約8.5億美元,幾乎抵消了來自中國的近8.5億美元進口的急劇減少。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洗衣機是最先被徵關稅的中國商品,上漲的成本由進口商和消費者共同承擔。

隱形買單者:美國消費者

對於那些沒有因關稅消失的貿易訂單,關稅確實被徵收了。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研究人員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的數據發現,因關稅上升造成的成本幾乎全部由美國進口商承擔。因為,加徵關稅前後,從中國進口的跨境價格幾乎沒有變化,而美國進口商支付的進口價格急劇上漲的幅度與關稅幅度一致。

這些關稅價格被分為兩部分消化:一些關稅由進口商通過降低利潤率吸收,另一些則已轉嫁給美國消費者。

據國際貿易顧問公司「貿易伙伴」(Trade Partnership)的一項研究估計,關稅可能使普通的美國四口之家每年多出767美元的花費。

進口商這麼做實屬無奈。對於不少美國公司而言,選擇中國以外的供應商並不容易。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為進一步增加關稅舉行為期七天的聽證會。聽證會上,嬰兒門、兒童加高座椅和便攜式遊戲圍欄生產商Regalo International LLC總裁馬克·弗蘭納瑞(Mark Flannery)表示,將生產轉移到越南的產品報價要比目前中國生產的成本高50%,墨西哥的報價還要高。該公司的產品主要使用中國製造的鋼鐵。弗蘭納瑞表示,「目前,除了中國,還沒有其他國家在生產金屬嬰兒門。」

更廣泛的損失

更廣泛的損失可能由全球經濟共同承擔。

美國目前已凖備對剩餘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如果實施,這大概相當於去年美國從中國進口的總額。6月17日,美國貿易辦公室就該計劃舉行聽證會。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分析,有強有力的證據表明,美國、中國和世界經濟都是當前貿易緊張局勢的輸家。總體而言,貿易戰將導致2020年的全球GDP下降0.5%。損失將達到約4550億美元,比南非的經濟規模還大。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