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影響東南亞國家:「看似受益,其實置身長遠風險」

兩隻大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大阪G20峰會上,美國宣佈暫停對中國加徵新關稅,雙方重回談判桌。緊接著在中國大連召開的夏季達沃斯上,貿易戰和全球經濟前景自然成為討論的焦點。

「兩個大象打架,我們不想被踩死。」印尼大學教授、前印尼商務部長馮慧蘭(Mari Elka Pangestu)的觀點代表不少東南亞國家。她認為,貿易戰導致產能轉移出中國,看似東南亞國家受益,其實被置於更長遠的風險中。

貿易戰的最大受益者

「一個月前,我們對在華的美國企業進行調查,40%的企業表示,要麼正在把產能轉移出中國,要麼正在考慮把產能轉移出中國。」前美國助理貿易代表、中國美國商會主席夏尊恩(Timothy Stratford)表示,這是企業不得不考慮的問題,如果是高科技企業,那不得不想,未來幾個月美國會出台什麼樣的政策影響自己的業務。

香港交易所首席執行官李小加稱,所有可以轉移的邊緣業務已經開始轉移了,所有不涉及巨大供應鏈可以單獨轉移的,人們已經在考慮了。

跨國企業將產能從中國轉移,目的地往往選擇越南、馬來西亞等具備勞動力成本優勢的東南亞國家。馮慧蘭認為,越南已成為貿易戰的主要受益國。

圖片版權 NHAC NGUYEN/AFP/Getty Images

2019年上半年,越南對美國的出口大幅增長27%。這也讓越南GDP增長處於接近7%的高位。

但馮慧蘭認為要理性看待這些短期利益,貿易戰對東南亞國家是一把雙刃劍。她表示,面對美國,東南亞國家面臨「下個就輪到你」的威脅,而面對美國的單邊主義政策,小國不會處於一個平等地位。最好的情形是回到基於規則和多邊體系的貿易框架中。

事實上,中美貿易戰還未結束,越南已經被美國「點名」。G20峰會前,特朗普接受美國福克斯新聞稱,「許多公司正在遷往越南,但越南對我們的利用甚至比中國更糟......我們正在和越南談判,越南比中國小得多,但它幾乎是最惡劣的濫用者。」

僅僅幾天后,7月2日,美國商務部宣佈對來自越南的鋼鐵製品徵收最高達456%的懲罰性關稅。原因是一些企業通過越南轉口美國以規避關稅。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科技領域的雪上加霜

正在打架的「兩隻大象」,爭的不僅是貿易,還涉及科技和安全的問題。

夏尊恩稱,雖然商界對中美回到談判桌很高興,但他們廣泛擔憂其餘的不確定性,因為貿易談判中也涉及國家安全,這讓談判變得更為棘手。

「貿易政策和國家安全是兩個不同的領域,它們有不同的目標,不同的規則去遵守,不同的機構來執行。所以把他們混為一談,會使事情更複雜。我認為他們應該被分別處理,你不能用一個作為另一個的籌碼。」

對於東南亞國家而言,馮慧蘭稱,「在科技領域,看著兩隻大象打架,讓我們最擔心的是,如果我們不得不做出選擇怎麼辦?對於印尼來說,60%的通信基礎設施已經在用華為了。如果美國對我們施壓怎麼辦?這些已經超越了傳統的WTO規則和貿易,還沒有人對此制定規則。」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貿易戰最終會如何結束?

港交所主席李小加在夏季達沃斯論壇上認為,這取決於美國想要什麼和中國怎麼做。

李小加稱,貿易其實是錢的問題,能用錢解決的問題,不是大問題,可以達成一個協議;第二個層面是行為改變,美國想讓中國改變知識產權的盜竊等行為,像讓中國停止抽煙喝酒,這個難得多,但是長期理性來看,中國能意識到抽煙喝酒並不好,停下來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不過給我點時間,如果這是美國人想要的,還是有達成協議的可能,雖然可能會有些痛楚,有些漫長;但美國人想要的是第三層面的東西,可以比喻成你必須去教堂,你的孩子必須按照某種方式來教育,你必須停止吃中餐,那些絶對不會發生。

「如果中國繼續改革開放,最終大家都會聚焦於第一層面,可能涉及一點第二層面,沒人會討論第三層面。問題是,如果中國不再加速進行改革和開放,第三層面的訴求會被擺上談判桌,第二層面也會一直在談判桌上,事情就變得難辦的多。無論如何,這都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馮慧蘭則認為,貿易戰造成的不確定性導致很多投資決策被延遲,究竟延遲多久?還是硬著頭皮承受風險?無論如何,都會造成經濟的損耗。最終,承受損失的是消費者,如果美國的經濟真的開始下滑,消費者開始抗議,這有可能起到決定決定性作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