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談判停滯的三個月都發生了什麼

 

z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s

7月30日,中美雙方談判代表在上海恢復會談,距離上一次中國副總理劉鶴5月初訪美與美方進行第11次貿易談判已過去近三個月。一度中斷的貿易談判在六月底習近平與特朗普大阪會面後才再度成為可能。

路透社稱,各方對此次上海兩日會談能否取得進展期望不高,因此官方和商界都希望中美兩國至少可以做出詳細承諾,展現「善意」姿態,為未來協商掃清道路。

以往談判都在北京和華盛頓間輪番舉行,為何這次移師上海?中國外經貿大學貿易專家屠新泉稱,「少一點政治,多一點商業。」他認為,雙方可以各自先走出一小步,建立一定的信任,之後再採取進一步行動。

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上周五則表示,對於會晤他「不指望會達成重大協議」。談判人員會設法「重新為磋商鋪路」,希望能回到5月談判中斷的地方。

中美貿易談判暫停的三個月,不是一潭死水,兩國在華為、大豆、稀土等問題上動作頻頻,同時各自又面臨經濟下滑的壓力,重回談判桌後雙方的籌碼有了怎樣的變化?

「大豆公約數」

距離中美恢復會談兩天,中國官媒新華社稱,中國企業採購美國農產品取得積極進展,已有數百萬噸美國大豆裝船運往中國。但中國政府隨後否認採購美國大豆和貿易談判有關。

但美國農業部數據顯示,自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以來,美國向中國發運了162萬噸先前訂購的美國大豆,低於中國官媒報道的數百萬噸。

該數據還顯示,美國大豆的第一大出口國是中國,而中國約九成大豆需進口,也就是說美國大豆離不開中國市場,中國的國內需求也離不開美國大豆,從中美貿易的商品結構來看,類似大豆這樣的商品正是雙方之間的「公約數」。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貿易戰開始後,美國大豆出口量大幅下跌,價格也跌至10年來的最低點,這給中西部的農戶造成巨大損失。

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大豆成為受影響最大的商品之一。去年,美國對中國大豆出口同比下降約 47.6%,今年上半年中國進口大豆同比減少 14.7%。

美國幾個大豆主產州恰好是特朗普的重要票倉。如果在2020年美國大選前,中美貿易談判能夠達成協議,其中又包含大筆大豆採購訂單的話,這對特朗普的選情無疑是重大利好。

然而,中美貿易談判在5月突然停滯,為達成協議蒙上陰影。特朗普政府隨後宣佈提供約150億美元,幫助那些產品成為中國報復性關稅目標的美國農民。去年,特朗普已向美國農戶提供了120億美元的援助。

位於美國中西部的明尼蘇達州是大豆產區,該州聯邦參議員克洛布徹(Amy Klobuchar)稱,「對我們的豆農來說,這些關稅非常、非常嚴峻。他們想要做買賣,不想要拿到一堆補貼。」

路透社援引一位要求匿名的特朗普政府前任官員表示,「如果……到總統大選活動全面展開時,他還沒解決這件事,而美國的大豆行業受到重創……這對特朗普將是一個大問題。」

圖片版權 Reuters

華為的「斷供」與恢復

中美貿易談判在五月停滯後僅僅幾天,美國政府在一日之內對中國通訊巨頭華為連出兩招——簽署禁止「外國敵對勢力」進入美國通訊系統的總統行政令,又將華為放入限制購買美國零件和技術的名單。

多家跨國公司隨即宣佈減少與華為的合作,或暫停出售華為手機,以求符合美國政府要求。

對於一家全球化時代的科技企業,不能採購美國的元器件,可能面臨滅頂之災。華為的前車之鑒是中興——在被列入「實體清單」後,這家巨頭一時間「主要經營活動無法進行」。

兩周後,中國也強硬回應稱,不能允許利用中國出口稀土製造的產品來遏制中國的發展。稀土金屬被廣泛運用於從智能手機、電動汽車、激光儀器、風力發電機,到軍用發動機和衛星等高科技行業,而中國是最主要的出產國。

然而華為「斷供」事件突然出現轉機——6月29日,大阪「習特會」後,特朗普召開記者會,稱他已允許美國公司向中國科技巨頭華為繼續銷售產品。

不過,美國官員強調,對華為出口禁令的放寬僅限於對國家安全不構成威脅的產品;行業觀察人士預期,這些寬免也只允許華為購買商品化程度最高的美國元器件。

經濟放緩

三個月的時間,中國和美國在大豆與稀土,華為「斷供」等問題上進行多輪交鋒,既可理解為在給對方施壓,也可被視作釋放善意。

然而7月兩國分別公布上半年經濟數據,疲弱的數據則給兩國都帶來壓力。

圖片版權 Reuters

中國公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長數據,雖然仍然有6.2%,卻是近30年來的最低水平。

隨後,美國商務部也公布了第二季度經濟增長,為2.1%,相比第一季度的3.1%大幅下降。商務部稱,主要原因是關稅和全球經濟增長放緩。

中國海關數據顯示,上半年中國對美國出口和自美國進口,分別下降8.1%和29.9%。

不過,中國工商標凖銀行(ICBC Standard)首席中國經濟分析員嚴瑾向BBC表示,現在所看到的經濟增速,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中國此前幾年出台了宏觀調控政策,主動放緩經濟增長,而並非中美貿易戰所造成的。

政治壓力

在談判重啟前,特朗普對於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發表悲觀看法,稱北京方面可能不會在2020年11月美國大選前簽署協議,而是冀望一位較容易對付的民主黨候選人贏得選舉。

在三個月前,特朗普也曾發推表示,「我認為中國覺得他們在最近的談判中被打得太慘,所以他們還不如等到2020年下次大選,看看自己是否運氣好,等到一個民主黨人獲勝,這樣就可以繼續每年坑美國5000億美元。」

隨著美國大選臨近,中國議題再次被特朗普用作武器,但分析人士稱,貿易戰既可以成為特朗普贏得大選的決勝籌碼,也可能演化成他的弱點,關鍵取決於貿易協議達成的時機和力度。

三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對路透社稱,上周一個美國企業高管代表團前往北京,向中國官員強調達成貿易協議的緊迫性。他們在會談時提醒中方官員,如果未來幾個月不能達成協議,中國的政治日程和即將到來的美國總統選舉將導致達成協議的難度極大。

「達成協議。這會成為一句口號,但過了12月31號,就無法再達成協議了,」一位美國高管對路透稱,指的是美國2020年選戰。其他人則認為時間表會更短。

不過,中國仍然要求關稅必須全部取消,而美國則認為維持關稅威脅是保證協議落實的籌碼。美方談判人員曾要求中國修改法律以確保美企的技術得到保護,但中國嚴詞拒絶了美方的這項要求。

對此,路透社分析,這些談判條款具有獨特之處:傳統貿易協議目的是降低簽署國之間的貿易壁壘,協議是基於雙方遵守協議條款的設想;而當前中美貿易談判的目的是迫使中國改變在知識產權、補貼等方面的行為,協議的邏輯不同以往,更類似於美國對外國實體實施的金融制裁——只有其他國家做出了美方想要的改變時,這種制裁才會解除。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