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籠罩 全球化更趨重要還是走向低谷

President Trump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壓力致使中美停止貿易戰。

全球貿易一般來講是個小眾話題——它往往只受經濟學家的偏愛,局限於報紙財經版。

但最近備受矚目的貿易爭端改變了這一切,再次強調了貿易對所有人的價值和重要性。

縱觀新聞頭條,人們很容易認為貿易流通的趨勢正在逆轉。持續的中美貿易戰讓華盛頓對超過3600億美元(合2870億英鎊)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而北京已對超過11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加徵關稅。

在其他地方,日本和韓國的貿易爭端正威脅著智能手機、電腦和其他電子產品的生產,而歐盟和英國則面臨著英國無序脫歐的潛在破壞。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和韓國的貿易爭端正威脅著智能手機、電腦和其他電子產品的生產。

然而,從新聞頭條退後一步,放長遠看事情就不一樣了。 2018年,全球商品和服務貿易額超過25萬億美元,這是直接受美國和中國關稅影響產品價值的50倍以上。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今年全球貿易增長可能已放緩至3%,為2009年經濟衰退以來的最低水平,但趨勢仍總體向好。

經濟學家認為,一個國家與鄰國的貿易越多,其經濟狀況就越好。國內經濟顯著增長的國家貿易增長數字也往往很好。

世界貿易組織(WTO)說:」允許商品和服務不受限制地流動,這種自由貿易政策將加劇競爭,激發創新並促使成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公元前3世紀的美索不達米亞拉加什國王烏爾南塞引領大了貿易全球化的大發展。

從人類文明社會形成之初貿易就已存在。在公元前3世紀,美索不達米亞城邦(現為伊拉克)與印度河流域文明(今巴基斯坦、印度和阿富汗的部分地區)進行交易。

到公元前2世紀,青銅時代的希臘、埃及、巴比倫王國和赫梯帝國(現為土耳其)經常互相進行貿易,並與遙遠的阿富汗做生意。阿富汗的半寶石、青金石因其濃郁的藍色特徵備受喜愛。

大約公元前1150年,這種相互聯繫的文明出現崩潰。這也許是第一例」全球貿易「崩塌的例子。

圖片版權 BBC Studios/Gary Clarke
Image caption 埃及法老圖坦卡蒙(大約1334-1325BC)葬禮面具中的青金石很可能來自阿富汗。

今天全球貿易的多樣性令人震驚。以秘魯和肯尼亞等國的出口花卉為例——航空線路帶來了貿易的增長,這項生意現在每年價值超過160億美元。

或以不起眼的自行車為例。 50年前在英國,大多數自行車都出產自一個城市:諾丁漢。英國小布自行車(Brompton Bikes)公司的亞當(Will Butler-Adams)說,如今該行業的全球價值為450億美元,它依賴於一條整合的全球供應鏈:保加利亞的鋼圈、中國的鈦原料、台灣的金屬以及美國的飛輪。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全球花卉貿易金額達到每年160億美金。

20世紀半導體芯片技術最大程度幫助強化了我們之間的聯繫。

據估計,西方國家的普通客戶現在每天都使用40顆繞地衛星提供的服務,這全歸功於計算機芯片。

雖然硅是這個5000億美元產業的核心自然要素。90%的硅在地殼被發現,其中大部分來自北卡羅來納州的一個名為雲杉松(Spruce Pine)的小鎮。在這裏開採一種特別純淨的石英源,再從中提取硅。

礦山經理羅爾夫·皮珀特(Rolf Pippert)說:」這確實有些難以想像,幾乎每部手機和計算機芯片中都有產自這裏的石英。「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半導體技術幫助我們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

現代歷史上有兩波漫長的全球化浪潮。第一次始於1815年拿破侖戰爭之後,結束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於1945年後開始,現在仍在繼續。今天的商品出口量是1913年的40多倍,約佔全球總產量的25%被銷往國外。

現在我們看到了另一個重大變化。

儘管在過去幾個世紀裏世界經濟從農業向製造業轉型,但在過去20年,服務業的發展速度要快得多,目前已佔全球GDP的68%。然而,國家之間服務貿易的壁壘仍然存在,並影響了經濟增長。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經濟學家西蒙·馬卡達姆(Simon MacAdam)認為:」如果沒有足夠的銀行、會計和保險等商業服務來支持全球運營,那製造世界一流的商品有什麼用?「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今天的商品出口量是1913年的40多倍。

在出口方面,中小企業的代表性通常不足。較大的公司有更多吸收並開拓新海外市場的資本和資源,而較小的公司通常很難及時獲得所需的相關信息。

但全球貿易格局的最新變化,例如全球化價值鏈的興起和數字化轉型,為中小企業提供了融入全球經濟的新機會。

在定制和差異化產品方面的靈活性,使得中小企業在全球市場中具有競爭優勢,因為它們可以響應不斷變化的市場條件和日益縮短的產品生命週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服務業現在佔全球GDP的68%。

那接下來呢? 21世紀初的前幾十年被認為是」亞洲世紀「。儘管批評家可能會引用周恩來經常被爭議的話:」現在下結論為時太早「。但可以肯定的是,既定的交易方式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

我們看到「金磚四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南非)等新同盟的崛起,以及澳大利亞、文萊、加拿大、智利、日本、馬來西亞、墨西哥、新西蘭、秘魯、新加坡和越南等國達成《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全面進步協議》(CPTPP),CPTPP簽署國家已組合為世界第三大自由貿易區。

世界上更大的兩個貿易同盟是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間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以及歐盟。

自由貿易的擁護者說,儘管全球化在一些國家造成政治壓力,但隨著就業方式的轉變,退回到簡單的貿易保護主義只會惡化問題而不是解決問題。

關於這一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首席經濟學家吉塔·戈皮納特(Gita Gopinath)在本月初的總結中明確提到了緩解當前貿易爭端的全球重要性。

」要振興經濟增長,政策制定者必須消除協議設置的貿易壁壘,遏制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並減少國內政策的不確定性。「

這些最終都和貿易有關。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