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从深重的危机走向市场经济

莫斯科高等經濟學院供圖
Image caption 葉甫蓋尼·亞辛認為俄國經濟面臨巨大挑戰 (莫斯科高等經濟學院供圖)

1989年到1998年間,俄國經歷了一場深重的危機。這是一場變革的危機,同時伴隨著前蘇聯的瓦解以及大範圍的改革。

結果,俄國走上了市場經濟的發展道路。

1995-1997年間,市場經濟仍然處於嬰兒期,但是,社會主義的一些老問題——包括那些顯而易見的問題,比如商店裏商品短缺等——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錢有了真正的價值,一種嶄新的經濟結構誕生了。幾十年來第一次,這種結構是建立於供求關係的理論基礎之上的。

有人會說,俄國經濟依賴於能源和原材料的出口。但是,幾十年前就是這種情況。

1960年代後期,在西伯利亞西部勘探到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蘊藏。1970年代,世界原油價格上揚到頂峰,俄國對能源的依賴進一步加強。

前所未有的萎縮

1989-1998年的變革危機期間,俄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下降了40%,工業產出下降55%。至少在和平時期,這樣大幅度的萎縮是前所未有的。

1998年的金融危機,又給俄國經濟帶來了沉重的一擊。其後果是政治變革:政府內的改革派被迫辭職。俄國面臨著後蘇維埃時代第一次總統更替。

1998年危機期間,原油價格下跌到每桶12美元,這是1973年以來的最低點。

但是,危機之後,局面再次開始好轉。

1999-2008年間,俄國經濟迅速發展。事實上,經濟增長的速度之快,讓許多人確信無疑:俄國即將加入經濟高速增長的發達國家行列。

在這十年,與1998年相比,俄國的GDP增加了185%,年均經濟增長率達到7.3%。

因此,俄國也成了高盛(Goldman Sachs)所說的「金磚集團」國家之一。金磚國家,被看作21世紀初期全球經濟發展的發動機。

但是,我們不應該忘記,發展的前身是深重的危機。人們難免會把現實與危機中最黑暗的日子加以比較。

2008年的通貨膨脹與1989年的水平相比上漲了108%。

同一時期,俄國人開始增加支出、減少儲蓄。儲蓄額從GDP的31%下降到19%。

從總體上來看,1999-2008年,俄國經歷的是一個重建性的增長期。該時期的決定性因素不大可能重新出現。即使再現,效果可能也會更弱。

商政糾紛

這個十年可以被劃分為兩個截然不同的階段。

第一階段(1999-2003年),俄國經濟迅速增長,商界和當局通力合作。商業活動十分活躍,多年來一直不景氣的一些工業重新開始有了起色,原油價格相對較低(平均每桶20-25美元)。

但是,到了2003年,商界與當局之間的新衝突已經非常明顯,億萬富翁霍多爾科夫斯基(M Khodorkovsky)和列別傑夫(Platon Lebedev)被判刑,使緊張關係達到頂點。

在政治領域,當局加強了對選舉制度的控制,從整體上看,政府變得更加保守。

第二個階段是2004-2008年間。這時,經濟活動不如前一階段活躍,當局的干預越來越明顯。但是,這些變革的大背景是,原油價格飛漲,外國信貸條款更加優惠。這些因素讓俄國商界繼續保持活力,外國投資者興趣不減。但很多情況下,這其實都是人為的。

伴隨著2008-2009年金融危機的衝擊,俄國的局勢又發生了改變。那些確保俄國GDP持續增長的因素,支撐力愈發減弱。

這些因素之一,是俄國就業人數的增加。2008年以前,該增長率大約為每年2%。在不遠的未來,趨勢即將逆轉,俄國就業人口將開始以每年1%的速度遞減。

俄國出口商品的價格競爭力也有可能開始減弱。

因此,結論是,即使原油價格居高不下,除非俄國實現機制上的改革,否則,經濟增長速度仍有可能減緩。

房產價格必須受保護,必須引入真正意義上的經濟和政治競爭,必須確保法治。

不採取這些措施,指望俄國經濟維持顯著的活力與增長,顯然是錯誤的。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