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 巴黎施展魅力「引誘」倫敦商家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跟20年前相比,法國今天對金融和商業更友善。

法國金融事務監管當局,金融市場管理局(AMF),發現最近突然忙起來了,而且跟往年夏天休假季節過後的重新繁忙不同,今年九月份開始不斷有倫敦的公司來諮詢到巴黎開公司的事項。

這並不令人意外。英國6月份舉行脫歐公投前,留歐派就不斷警告說,一旦脫歐將觸發商業和投資大舉流向海外的勢頭。

巴黎就在隔壁,舉世無雙、世人心嚮往之的巴黎。

天賜良機

對於AMF秘書長貝諾瓦·朱維涅,前來打聽怎麼搬家到巴黎的公司數量之多令人驚訝。他發現,這些公司最痛恨的是不確定性。

他對BBC駐巴黎記者肖費爾德解釋說,英國脫歐會是個啥樣?誰都沒法給出個確定的答案。所以,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給自己多留一條出路,在歐洲大陸設個點。

當然,脫歐對法國商界而言是個機會,但法國金融當局表示其實他們更希望不存在這個機會。作為法國人,還是希望英國留在歐盟,哪怕只是出於維護和傳播自由市場精神呢。

但是,既然脫歐已定,那法國人要是不抓住這個商機,也實在說不過去。

海歸吧!

Image caption 巴黎金融區的地標性建築也是藝術範。

具體而言,抓住這個天賜良機的做法是發起魅力攻勢,把金融服務公司從倫敦吸引到巴黎,越多越好,其中包括讓數以萬計在倫敦金融城工作的法僑回流、海歸。

法國政府支持魅力攻勢:「海歸」可以享受稅務減免優惠、較低的公司稅率,開設更多國際學校供「海歸」子女選擇。

作為執行魅力攻勢的主力,法國金融監管當局組成了專門的工作團隊到倫敦,宣講優勢,澄清誤解。

最令人擔憂,但現在並不十分確定的一點,是脫歐之後倫敦金融城將喪失所謂的「金融護照」優勢 – 設在倫敦的公司可以跨境向歐盟27個成員國提供金融服務。

不過,這項談判現在連影子都還沒有。到最後倫敦金融城的公司的這一柔韌靈活招牌仍可保留也未必完全沒有可能。

靈活柔韌

但只要存在不確定性,設在英國的金融機構或許就會聚定,為了保險起見,有必要在歐洲大陸設個點,那麼他們現在當作權利享受著的待遇將來還能以另一種形式存在。

AMF認為這是一個切入點。它推出了一項「便民措施」,方便英國公司申請在法國經營業務的許可。

目前受英國金融市場行為監管局(FCA)監管的公司可以在兩周內通過「預先許可」快速通道在巴黎開業。

之後,根據AMF的機動項目,由說英語的AMF官員協助下走完正常程序,兩個月後獲得完整的經營執照。

「文化革命」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巴黎印象

巴黎對局勢的這種敏捷反應,據知情者說,是新現象。

法國數碼金融行業初創企業的行會組織Fintech France 的負責人克勞特把它稱作「文化革命」。政府監管當局現在對新創企業的扶持從初期階段就開始,會幫助創業者微調創業計劃,而且也不那麼僵化、死板、一刀切了。

以互聯網為依托的數碼金融是當今世界上發展最快、最前沿的行業之一,也是倫敦可能輸給巴黎或其他歐洲重鎮的領域。銀行跨境搬家可能要一個世紀,但互聯網金融新創企業可能只需要點幾下鼠標。

到目前為止,Fintech 的成員中絕大部分都選擇在倫敦開公司,主要原因之一是較喜歡這裏監管環境較寬鬆。

但是,巴黎現在作風在變,創業環境也在改善,風投資本和其他資金來源更容易獲得,對新創企業的吸引力增加,而倫敦則因為脫歐而風險增加。這一推一拉,給巴黎的魅力加了分。

「再平衡」

Image caption 世人對巴黎的印象更多是浪漫、藝術、文化和時尚。

浪漫、高雅、脫俗、藝術、文化、時尚,這些是傳統上的巴黎印象。巴黎也是世界幾大金融中心之一,許多跨國大公司在那裏安家,資本市場文化氣息日漸濃厚,數碼科技水平也相當高。

不那麼誘人的包括對高收入者的高稅賦、招聘和解雇法規嚴苛、退休基金缺位。

還有法國文化中對金融業的戒備和疑忌的傳統。法國總統奧朗德曾經親口說過,他唯一的敵人是「金融世界」。

但時代變了。

BBC記者肖費爾德說,現在是倫敦遭遇不適,巴黎及時利用了一下。沒有誰會認為倫敦需要把巴黎的魅力攻勢當作重大挑戰來認真應對,但某種程度、某種形式的「再平衡」– 部分金融服務企業從倫敦流向巴黎 – 卻不再是天方夜譚。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