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为啥取消“彩虹先生”大赛?

彩虹先生大賽招貼
Image caption 「彩虹先生」比賽最後一刻被取消,警方否認是因為反同性戀。

中國大陸第一次男同性戀者選美活動"中國彩虹先生"上周五在臨開場前不久被警方以申辦不合要求為由取消。

同性戀從1997年在中國非刑事化,2001年非病理化。不過,社會對同性戀漸趨寬容,但仍屬敏感話題。

那麼,這次活動突然被取消是否體現了官方對同性戀的態度呢?

中國知名學者,艾滋病問題專家張北川認為,這一事件或許更多應該從缺乏溝通方面檢討。

他告訴BBC中文網,在聽說男同性戀者選美活動臨時被取消的消息後,他有諸多感想。

他說:「如果事先雙方(活動主辦者和警方)就具體活動內容等有更多溝通,如果沒有炒作,可能活動就如期進行了。」

缺乏了解往往是導致恐懼、戒備、歧視和敵意的主要原因之一。

增進了解

張北川在選美活動舉辦前接受中外媒體採訪時都表示,類似這樣的活動有助於增進社會對同性戀文化和同性戀群體的了解和理解。

他認為同性戀者有權展示他們的文化,有權得到社會的尊重。

主辦單位負責人張亮說,他們希望透過大賽告訴中國公眾,男同性戀者不是精神病和艾滋病帶菌者。

他們希望能展示男同性戀者「陽光」和「智慧」的一面。

原定這次選舉產生的冠軍將代表中國參加在挪威首都奧斯陸舉辦的世界先生大賽。

在北京的媒體很多派記者前往活動地點採訪報道。據主辦者介紹,可容納2百人的場地在活動開始前已經爆滿;即使活動被取消後,還有不知情的人陸續前往。

從某種意義上講,警方取消男同志選美活動時表白並非出於反對同性戀,而是因為程序細節原因,如果從一個側面表明反同性戀或許可以歸入政治不正確,但同時也體現了一種「鈍鈍的歧視和抵制」。

張北川認為,人們對同性戀的不接受、擔心和害怕,根源還在於缺乏了解和理解。

進步有限

同性戀在世界很多國家都屬於敏感議題,甚至是禁區。而中國社會對同性戀的態度因地區和群體不同而有較大差異。

男同性戀者選美活動組織者之一小剛表示,雖然近年來在大城市人們對同性戀的態度有所好轉,但一些小城市的進步有限。

「彩虹先生」比賽的許多參賽者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都不願意使用真實姓名,大賽網站刊登的參賽者照片旁邊也只有他們的英文或漢語拼音名字。

據張北川教授介紹,中國過去二、三十年由於經濟發展迅速,信息流通程度和知識傳播範圍比1979年前大為提高,近年來一個較獨立的公民社會也在成型。

這些因素都推動了中國社會對同性戀越來越寬容。

中國官方對同性戀的態度在「非刑罪化」和「非病理化」之外,一般是不聞不問也不鼓勵。

隨著艾滋病在中國的傳播日益成為公共保健的一大威脅,在涉及艾滋病防治的話題時,官方的表態中也更多關注到男同性戀群體。

張北川認為,去年12月雲南大理的「男同志」酒吧開業前,曾由當地衛生官員從公共教育、疾病防治等方面對此作了積極表態;之後,官方《人民日報》評論文章也從保障人權和公共健康角度對關注同性戀群體權益問題發表了積極的評論,這兩個事例在他看來足以表明「官方態度」。

權益保障

中國知名社會學家,中國社科院研究員李銀河教授曾多次為中國同性戀群體的權益保障作出呼籲和政策建議。

她估計中國有將近4000萬名男女同性戀者,佔人口的3%。

從立法的角度,多次呼籲立法承認同性婚姻的李銀河教授認為,政策和法律,以及體制性的反應通常落後於民間潮流。

在社會開放程度領先全國的廣東省,同性戀群體的社團等基本上可以和其他民間組織一樣在公共媒體亮相,發出自己的聲音。

但根據不同時期的調查研究,目前中國同性戀者,尤其是年輕人,受到的最大壓力還是來自父母、家庭,因為中國的傳統是男大當婚,女大當嫁,要生孩子延續香火。

另外,對同性戀缺乏了解,造成很多誤解和不必要的恐懼,比如認為跟喜歡男扮女裝的人交往會染上艾滋病。

跟西方一些社會相比,中國式歧視較少暴力,更多是拒之千里之外的疏遠冷落。

張北川教授指出,保護同性戀者權益是個多層次的工程。

但是,在政策上可以做也應該做的,首先是制定反歧視條例,而且可以借鑒保障男女平等、保護殘疾人權益、保護少數民族不受歧視等現有的政策法規。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

相關鏈接

BBC不為BBC以外的網站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