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中国人对骗子是不是太宽容了

yichun
Image caption 伊春空難使飛行員能力和資質問題被重新提上日程(新華社圖)

今天(9月6日)早上打開電腦瀏覽中國的新聞網站,兩條有關造假的最新消息特別引人注目。

第一條消息說,中國民航局曾在2008年到2009年對民航系統飛行人員的資質進行了全面檢查,查出飛行經歷不實,甚至飛行經歷造假的多達200人。

據中國媒體報道,根據民航局對「8.24伊春空難」的初步分析,飛行員的能力和資質問題被重新提上日程。

第二條消息說,北京科技大學信息工程學院院長尹怡欣教授所署名的8篇論文被指剽竊。這8篇論文發表於2005年至2009年,尹怡欣教授均為這些論文的第二或第三作者。

尹怡欣教授隨後對媒體表示,涉嫌剽竊的論文多為其指導的研究生、博士生所作,發表時學生將他的名字一併署上。作為指導老師和署名作者,他「有連帶責任,起碼存在把關不嚴的問題」。

但是有法律專家指出,所有在論文上署名的人都享有共同的著作權,對於抄襲文章的出版以及獲得的利益,就算不知情,也要承擔責任。

冰山一角

第一條消息讓人注意到的是,中國民航局在2008年至2009年就查出200多名飛行員資質造假,但是直到發生「8.24伊春空難」之後才在一次緊急電視電話會議上透露出來。

也就是說,只有在發生空難這樣的大事之後,這類造假問題才引起嚴重關注。這就像在牛奶中加三聚氰胺一樣,只有在造成兒童死亡之後,有關當局才開始大動幹戈。

第二條消息之所以能登上新聞的主頁,主要因為被指剽竊的人是地位顯赫的名牌大學的院長和教授。這讓人不禁想到學術剽竊行為的泛濫程度,也許這一事件僅僅顯示了冰山的一角。

就在媒體報道上述新聞的同時,有關河南「曹操墓」真偽的問題正爭吵得沸沸揚揚。

據最新報道,一位河北籍學者出示「鐵證」,試圖證明河南安陽「曹操墓」的發掘造假。但是,當地政府官員指責他的「鐵證」是「偽證」,正在考慮對他提出起訴的可能。

中國在過去幾十年有過許多重要的考古發現,但是出現象圍繞「曹操墓」真偽這樣的爭執還比較罕見。也許「曹操墓」被盜嚴重等特殊狀況增加了出現爭執的可能,但正如一些中國社會學者指出,發生這一事件的大背景是社會誠信的嚴重缺失。

信任的鏈條

今年春天在中國和一些朋友聚餐,我拿出一瓶葡萄酒對大家說,雖然只有一瓶酒,但這是不遠萬里從英國帶來的,希望大家喜歡。

當時一位朋友提出一個很嚴峻的問題,「你怎麼保證這瓶酒是真的?」

我對他說,這瓶酒靠一個信任鏈條來保證,你相信我從英國這家商店買來這瓶酒,我相信這家商店,商店相信他的採購人員,採購人員相信酒廠,這個鏈條中任何一個環節如果破壞了這個信任,都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採購人員和商店會受到什麼懲罰呢?」

「採購人員可能丟掉工作。這家連鎖商店每年的營業額大約200億英鎊,信譽受損的後果不堪設想,所以商店只能想盡一切辦法杜絕假貨,做到萬無一失。」

「你會受到什麼懲罰呢?」

「今後我說的每一句話你都不應該相信。」

社會對造假太寬容

從「地溝油」到「西太平洋大學」,造假與反造假在中國已經成為深入到社會各個層面的廣泛存在的現象。這讓人想到方舟子發出的一句感嘆,中國「整個社會對造假太寬容了」。

中國對造假者的寬容的確達到了得令人震驚的程度,一名編造自己學歷的企業高管竟然能在事情曝光之後振振有詞地聲稱,「你欺騙一個人沒問題,如果所有人都被你欺騙到了,就是一種能力,就是成功的標誌」。

如果是在一個正常的社會,這樣的騙子一定會得到嚴厲的但是又不過度的懲罰。他可能不會被送進監獄,但是會被貼上騙子的標簽;他不會被剝奪重新奮鬥的權利,但是會在認錯之後回到碩士研究生畢業時的起點。

中國如果不能改變這種容忍欺騙造假的氛圍,就無法創造安全的生活環境,地溝油和三聚氰胺就會繼續泛濫。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

相關鏈接

BBC不為BBC以外的網站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