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费公路的“成就”究竟有多大?

公路收費站(新華社圖片)
Image caption 最近,平頂山時家兄弟假軍車8個月逃去380多萬過路費的信息已被媒體炒的沸沸揚揚。

《新京報》1月18日報道:「18日,交通運輸部副部長翁孟勇在新聞發佈會回答記者提問時稱沒有收費公路的政策,就沒有中國交通的現狀,也沒有我們剛才所說到的農村公路取得的這些成就。」

這幾天關於平頂山時家兄弟假軍車8個月逃去380多萬過路費的信息已經被媒體圍觀的很熱鬧了,從現有的信息考量,有心人對公開的有關數據進行計算,發現無論如何都是時家兄弟虧本:逃費,就蹲監獄,而且是無期的;誠實繳納過路費,要倒貼三百多萬。

公眾從一開始的驚愕、憤怒,到現在開始反思究竟是什麼造成了這樣的結果。從現在交通部翁部長現場給出的數據來看,我們不難發現一些更深層次的原因,也是翁部長漏掉的一個成就。

翁部長說「到去年年底為止,我們共撤銷二級收費公路站點1723個,總裏程9萬公里,這其中解決了40萬人過去收費和徵稽人員的分流安置工作。」這一點他是作為成績來講的,應該不會有誤,要謝謝翁部長給出的數據,我們依然用數據來計算就會發現:站點1723個,40萬人,折算下來一個站點232.15人。再利用其中兩個數據:9萬公里,40萬人,折算下來每千米需要4.44人。如此,大致也就明白為什麼「時家兄弟們」需要交納高額過路費的根子了。

到現在為止,我們還沒有得到那個天價過路費的具體計算辦法,相信也是有類似的加減乘除公式完成的,這一點我們絲毫不用懷疑,公眾有理由質問,這些天價過路費的「貢獻」究竟在哪裏呢?

翁部長講沒有收費公路就沒有現在的農村道路發展,必然有他的理由,他可以舉出很多。但從歷史上公開的與收費公路有關的信息來看,似乎並不像翁部長講得那麼「光榮」,不妨看看幾個典型事例:2005年貴州省審計廳對5家公路收費站進行財務審計發現,從1994年到2003年,通行費收入共9919.48萬元,其中還貸1495.07萬元,僅佔前者的15.07%;2006年,廣東一家收費站年收費649萬元,還貸竟只有31萬元,佔總收入的5%。

計算顯示,該收費站還「需要」收費756年才能還清貸款。而與此基本同時的信息顯示:江蘇省一些公路收費站普通收費員月薪高達8000元,多的超過萬元;浙江一家高速公路公司招聘收費員,吸引近2000名大學生爭相報名。

一個定居美國的網友透露從洛杉磯去一趟拉斯維加斯大約550邁奧的高速公路,(相當於中國的800公里左右高速公路),一分錢不需要交,而在國內前幾天去了一趟棗莊過路費來回交了近300塊。按照上面的計算,這300元裏最多(15.07%)有45.21元,最少的話(5%)只有15元用於還貸,這樣的「貢獻」也值得開新聞發佈會來講麼?300元裏的其餘部分到了何處,也應該從第一段落的數據裏得到答案。

這樣算下來,翁部長講到得收費公路的「成就」還是有所保留的,至少應該加上一條:收費公路曾經對於「寄生」於在上面的部分人員來說更是一種「巨大的貢獻」,自此,時家兄弟的偷逃巨額費用問題也就全部有了答案。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