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不太合格的照片

Yuwen and Prime Minister Blair
Image caption 採訪出色完成,照片卻照成這個樣子!

我一來到BBC,就做廣播,給我留下最美好回憶的,是參加一些特別節目和現場報道,如96年的保守黨年會,97年戴安娜王妃的葬禮……人在外邊,等待和播音室的主持人連線,思考怎樣把自己知道的一切用2分半鐘交待清楚,那種興奮感,至今難忘。

採訪英國首相

1998年,英國首相布萊爾首次訪問中國,中文部派我隨同報道,除了每天發稿,還希望我能夠俟機採訪布萊爾。重任在肩,不敢怠慢,四天行程,時時等待機會。但是眼看各個大報、電台的大腕記者都先後受到首相「召見」,唯獨沒有我,幾乎要放棄,但又不甘心……

在訪問最後一站從香港飛回倫敦的路上,首相班子裏的人叫我帶好設備跟她走,知道採訪時機到了,拿好了錄音機、話筒、相機和凖備好的問題到了布萊爾工作的地方,也就是專機的前部。我們在一個面對面的桌子兩邊坐下,他的新聞主管坎貝爾(也就是大名鼎鼎的Alistair Campbell)說,「就五分鐘,該停就停」。

採訪進行地很順利,布萊爾首相認真地聽我的問題,回答的很到位,很仔細,坎貝爾一直在旁邊聽我們的對話,然後給我手勢,「最後一個問題」。

總算完成了中文部交給我的任務,如釋重負,順手把傻瓜相機交給坎貝爾說,麻煩你給我和首相留張影。當時我還沒有數碼相機,只有這一台小傻瓜,照完了也沒法檢查效果,「實行三包」,所以謝了首相和他的新聞官,回到了我的坐椅。

大失所望

到達倫敦之後,我小憩一下,就趕到中文部,爭取在第一時間將布萊爾的採訪翻譯好錄製播出,這畢竟是中文部第一次同在位首相的採訪。同時,我讓家人到商店以最快速度衝洗出我和布萊爾首相的合影,讓急件遞送人送到布什大廈。當時我們已經開始有一個網站,規模很小,但是每天發表一些重要的新聞和採訪。必須有照片。

相片拿到手,大失所望,沒有聚焦好,曝光過度,網站編輯說,這樣的照片沒辦法使用,Sorry!

我只好在心裏抱怨首相的新聞官,那麼能幹的人,怎麼一張照片都照不好?

這是一段小插曲,但這是我們從純廣播到兼顧網絡製作的初級階段。現在出差,先要檢查電腦,數碼相機和錄像機,照相也是一張接著一張,不滿意至少可以再補照,而且當場就可以把照片發回,幾分鐘之後讀者就可以看到最新消息。互聯網讓這些成為可能……

我懷念廣播,也感謝網絡時代給記者帶來的方便。

但是我仍然懷疑,即使給坎貝爾一台數碼相機,他是否能勝任照相的任務呢……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