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中国:真相藏于注脚中

美國人權報告 圖片版權 xihua
Image caption 中共抨擊美國的人權狀況

我的憲法學教授是一個十分苛刻的人。他總是對教科書中的美國最高法院判決意見縮略版本嗤之以鼻,並且要求每個學生必須閱讀未縮略的原文,包括每個注腳。「真相藏於注腳中」是他最喜歡說的一句話。

原因是法官們往往喜歡將他們認為值得有所保留的不同意見放在注腳中;注腳中的內容不光揭示了法官們的更真實更全面的思維圖片,而且有時候在案情稍些不同的情況下就會變得十分的切題和有指導意義。而每年看到中共推出的《美國人權報告》,我總是會想到教授的那句「真相藏於注腳中。」只不過意義不同罷了。

儘管中共的《美國人權報告》是出於對美國的職責進行反擊的目的,中共還是細心的讓報告顯的嚴謹——事實列舉和數字都有出處並加了注腳。

這些注腳的來源還不是什麼明顯有偏見嫌疑的比如朝鮮媒體或伊朗媒體,而多數是美國本國的媒體或者其他西方的媒體。「看看,連你們自己的媒體都報道了這麼多美國自己的人權問題。你有什麼資格說別人?」中共用近乎於「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方式打了一個漂亮仗。然而可笑的卻正是中共對這些注腳的應用。

仔細觀察一下就可以發現其中幾乎沒有哪個媒體沒有報道過會被中共屏蔽並指責為謠言、偏見或「帶著有色眼鏡」的中國新聞。比如今年的《美國人權報告》就大量引用了從《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到BBC和CNN。報告中不光是有這些媒體,過去十年的《美國人權報告》中年年均會出現的報道來源還會包括諸如大赦國際等被中共反覆抨擊的國際人權組織。

簡言之,中共就是在說這些「撒謊者」們在報道美國或西方其他國家的問題時會變得極其誠實;或者說是這些無比中立的「誠實者」們碰到中國問題時就不自主的扯謊。不管是哪個版本,中共的這種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的態度使整個《美國人權報告》顯得像中共在一本正經的把自己變成笑料。

退一步說,即使假設這些注腳中的媒體和組織真的是遇到中國問題句句假話、遇到歐美問題句句真話,那麼這些媒體和組織能夠在歐美存在和抨擊歐美政府,這本身恰恰讓中共顯得無比矮小。

中共喜歡用水門事件來說明美國政府的腐敗,但卻不喜歡提到最早揭露水門事件的是《華盛頓郵報》;中共喜歡談美軍伊戰虐囚,但卻不喜歡提到最早揭露虐囚事件的是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60分鐘節目;中共喜歡談關塔那摩監獄,卻不提到幫助關塔那摩囚犯上訴至最高法院並且成功將他們的案子移入美國本土的聯邦法院的是一群美國律師;中共當然還喜歡引用馬克吐溫諷刺美國政治的文章,卻不喜歡提醒人們馬克吐溫沒有被禁或失蹤。

中共的思維從來都是簡單的「你非聖人,因此你沒有資格批評我。」而的確世界永遠不可能有完美無缺的國家存在,即使成功的讓他國閉了嘴,中國公民究竟獲利了多少,實在很難看得出。更可笑的是中共至今連對外來的指責置之不理不作反應的勇氣都沒有。遇到指責必然猛烈反擊,這絕非自信。

過去十年的《美國人權報告》,我每年都只看注腳,因為娛樂性已經很強。至於說正文,一個不許其他聲音存在的作者不可能寫得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況且,既然注腳中那麼多的媒體和組織仍然存在、仍然在批評歐美,我不用擔心看不到有關歐美的負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