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一案讓網絡狙擊官星二代

李雙江,李天一

軍旅歌唱家李雙江和兒子李天一(資料照片)。

近日,發生在北京的一起案件持續發酵成為民眾關注度極高的話題,中國的網絡上議論如潮。涉嫌輪姦的當事人李天一,其父李雙江以一首《紅星照我去戰鬥》聞名,在軍中有一定地位。一年多以前,李天一就因尋釁滋事罪被收容教養一年,當時網絡輿論就開足火力,對李天一及其背景猛烈炮轟。

而 今「前度李郎今又來,醜聞後浪勝前浪」,網民們更是利用博客、微博、網絡論壇、網絡新聞跟帖,對此事件評頭論足,涉及的話題包括:富家子、官二代的囂張與 跋扈,李天一的年齡謎團與改名,唱紅歌時的莊嚴肅穆、高亢音調與殘酷現實的反差,冠冕堂皇的文宣說教與實際家庭教育的失敗,勞教對不良青少年的改造功效及 本身的正當性,貧富差距與等級秩序、社會階層的落差。

撥開網絡冷嘲熱諷與謾罵等情緒宣洩的迷霧,網絡火力所指其實只有一個主要方向:特權與腐敗;中國網民對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的囂張與作惡的抨擊,基於對社會正義的渴望,更深層次的心理,還有許多覺醒了的網民對基本人權與自由民主的渴望。

作惡

郭美美

郭美美炫富,暴露了其巨額財富的來路不正

這 幾年,每逢有官二代富二代作惡的醜聞爆發,網絡必定千夫怒指。

郭美美炫富、「李剛是我爸」等事件將社會的傷口赤裸裸地呈現在人們面前。這些衙內、闊少、公 子小姐們公然作惡,不把草民放在眼裏的心理底氣何在呢?

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有的是特權罩著,特權之星閃閃,照耀他們去戰鬥、去打人、去軋死人、去炫富、去作惡,這才是生活的本來面目;而所謂「紅星閃閃照我去戰鬥」的高調與宣傳洗腦,則是針對他們口中的「老百姓」——心中的「屁民、草民和賤民」的;這些小影 帝們的心靈獨白早設計好了:「你們這些傻瓜生來就是被我們這些人壓榨盤剝欺負的!不對你們欺男霸女,怎麼彰顯我們的人權好五倍?!」而公開演出的劇本台詞 則是「人人平等」的空話假話。

這些公然作惡污染的其實是社會正義的河流,還有些隱性作惡污染了社會正義的水源。比如網絡上頻頻爆出的80後 的市長、縣長、院長等等,最後許多要麼有冠冕堂皇的理由,要麼就是不了了之。開放而且民選的社會,人們相信富二代官二代也有權利競選公職;但在封閉落後且 以選拔制為主的社會,一次不公正的官員選拔比之一次輪姦案,對社會正義的糟蹋各有嚴重後果;輪姦案傷害的是個別當事人,非票選的暗箱操作,是對當地人民日 複一日的精神輪姦。

階層固化

再 進一步問,為什麼一起悲傷的涉嫌輪姦案,演化成「輿論群毆」甚至「網絡狂歡」?為什麼人們普遍懷著看笑話的心理看李家公子的再次隕落,彷彿「眼看著他蓋高樓,眼看著他宴賓客,眼看著他樓塌了」?這絕非別有用心之徒指斥的 是「網絡暴徒」,而是民意對特權與社會等級固化的反應。

60年來,一次次財富與權力的重新洗牌,曾經把《芙蓉鎮》中的王秋赦這樣的人洗到了基層頭目的地位;把毛遠新這樣的人洗到了省級幹部的地位;把王洪文這樣的人洗到高層的地位;上世紀80年 代伊始,國家露出改革跡象,人們感覺「在希望的田野上」。

通過恢復高考後的幾代人進入社會,社會的階層流動性增加了;但近十年來,隨著改革還在「河裏摸石 頭」,隨著人們親眼目擊像薄熙來這樣的公子哥兒身居高層,一度作惡肆無忌憚,隨著人們對社會階層固化的感覺加強,被排除在權力與財富秩序之外的精英憤怒可 想而知,民智已開的社會中下層也淤積於胸,必借各類案件看權貴弟子的笑話。

網絡洪水

殷 鑒不遠,歷史上門閥之爭、牛李黨爭、皇族內閣等醜劇,幕後無不是博弈,平民或草根子弟與權貴子弟在權力財富秩序中的博弈。科舉制曾經部分地解決了社會階層 的流動性問題,而要更加公正地解決社會階層的流動性,讓人人都能盡可能地實現夢想,一個憲政的、平等的、自由的、民主的社會,才可能提供切實保障。

羅馬元老院曾經拒絕過一個讓奴隸身著同一服飾的提議,理由是當奴隸看到自己的的同類如此之多,他們的勇氣就會增加;索爾仁尼琴曾說極權社會統治的奧秘是隔絕 與孤立,讓抗爭者覺得自己都是要消亡的個體;當今網絡之潮,使民意廣泛顯現,碰撞,匯合,無論用什麼技術手段也無法阻擋民意,我相信:網絡上對類似李天一案等公子黨的鞭笞,對官二代的狙擊,是人們對特權與不公正的唾棄,網絡洪水終將衝垮特權。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聯絡薦言

* 須填寫項目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新聞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