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坎模式是直選典型還是民主失敗?

烏坎村的基層民主直選

烏坎村的基層民主直選(2012年3月3日)

中國民政部副部長姜力周三(13日)在全國人大記者會上說,廣東陸豐烏坎村的民主選舉已經成為中國農村基層民主政治建設過程中的典型案例。

姜力還說,烏坎的民主選舉不是獨有的,它已經是中國農民參與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政治建設最廣泛的實踐形式,到今年底,中國將有6億農民參加直接選舉,是「世界上涉及人數最多的直選」。

與此同時,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周三在該中心網站上公布一份實地調查報告,標題是「沮喪與疲憊的烏坎」,稱烏坎的現實狀況實際上並不令人滿意。

村民普遍失望

2011年12月,烏坎村民舉行大規模示威,抗議地方官員強行掠奪土地,迫使廣東省當局罕見的同意村民在2012年3月進行直接民主選舉村民委員會,並開除原村黨支書和村主任的黨籍。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調查報告的作者Olivia Rosenman在烏坎基層直選後的一週年之際,前往烏坎村考察「烏坎模式」的發展,卻發現村民們普遍非常沮喪和失望。

報告說,作者所到之處,所有村民都異口同聲的抱怨說,他們當初為之抗爭的被掠奪的土地,在新的村委會成立後一年的今天,仍然沒有歸還的希望。

土地歸還村民是去年烏坎直選村委會時的中心話題,也是今天村委會議事日程上的首要問題,但是村委會成員說,他們無法也無能力解決這個問題,有決定權的是上方領導。

在烏坎村直選出村委會後幾個月,村民就開始對村委會不滿,去年10月,村委會成員之一莊烈宏宣佈辭職。莊烈宏在當選時曾承諾,一定要為村民收回他們被官員強行掠奪的土地。

他在辭職會上說,他不想留在村委會的原因是自己與村主任林祖鸞以及其他村委會成員之間發生了不可調和的矛盾,但不是個人矛盾,而是想法和觀點不同,所以無法一起工作。

民主失敗了嗎?

這一分裂的現狀與2011年烏坎村民大規模抗議示威時的堅定團結形成鮮明對比,現在村民們發現,任何要商討的事情都會陷入僵局,甚至在如何使用現有的土地問題上都無法達成一致。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的報告說,中國大陸農村類似烏坎的土地糾紛層出不窮,每年有4百萬農民的土地被政府奪走,報告引述清華大學社會系教授孫立平的估測說,2012年中國因土地問題導致的老百姓示威抗議行動至少發生了18萬起。

許多人認為,烏坎模式是解決官民土地糾紛的一個辦法,基層民主直選手段會有助於扭轉農村大規模抗議的局勢;但是在烏坎村內,在至今拿不回自己土地的村民看來,這種希望最多只是一個遠距離的願望。

Olivia Rosenman在報告中說,她在烏坎村問及那些大篇幅抱怨土地問題得不到解決的村民是怎麼看民主問題的,得到的卻是不屑一顧的回答:「我對這個不太知道。」

最近數月烏坎又成為人們的關注焦點,今年2月底,路透社發表了一篇關於烏坎基層民主選舉的深度分析文章「烏坎起義的幻滅」,近來也有網民問:「烏坎的民主失敗了嗎?」

更開放更透明

Olivia Rosenman在報告中認為,烏坎的民主進程雖然很小很慢,但還是在向建立一個更開放、更透明的領導班子的方向進展,所以不能算已經失敗。

一些村民說,現在的村委會至少能重視村民關注的問題;而報告作者也在村中小學的牆上看見一張操場跑道翻修工程負責人的名單、聯繫電話和工程造價的預算,作者認為,這在中國是很罕見的透明管理。

但是烏坎村脆弱的民主實驗越來越艱難,也讓民主選出的領導人感到精力不支,負責烏坎小學操場跑道翻修工程的村委會成員之一楊色茂告訴報告作者,過去一年中的責任和挫折使他身心疲憊,「近乎崩潰」,所以他不准備再當村民代表了。

報告雖然認為楊色茂所經歷的失望、沮喪和疲憊是烏坎村精疲力竭現狀的縮寫,但最後還是引述楊色茂在一封信中的話說:「烏坎村正在循序漸進開拓民主路程,穩定社會局面,創造下一屆村委會選舉的良好環境。」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新聞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