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洪仲丘案為何會在台灣引起民憤?

抗議現場
Image caption 台灣軍方也許沒有想到洪仲丘的死亡案會在民間激起如此巨大的反應。

台灣軍中發生的洪仲丘下士管教不當致死命案,喚起了許多人在軍中服役時的那段不美好記憶。

稱為國軍的台灣軍隊,從國共內戰開始實行徵兵制,60餘年過去,名稱從充員兵改成義務役,役期從最高的三年減少到11個月,但是從民間這次對洪仲丘命案的反應來看,軍中的許多自己都承認的積弊與陋習並未隨著時間而改變。

觀念不同

在洪仲丘一案中,目前似乎調查的重點是放在身為義務役下士的洪仲丘與同連隊志願役士官之間的摩擦。

在台灣的軍隊中,軍人可分為志願役和義務役,經過士官學校或者軍官學校訓練出來的志願役軍人與來自一般民間的義務役軍人在對服役的觀念上原本就有很大的差別。

多年來義務役在志願役的眼中就是「死老百姓」,在義務役看來,志願役是「當兵當到腦袋壞掉」,彼此看不順眼。

志願役軍中幹部在領導統御做法上較少變通,義務役幹部則大多是以「結果論」,方法則是被許多志願役說成「渾水摸魚」。

沒有個人

志願役進軍士官學校受訓,第一件事就是抹去個人,姓名變成了編號,一切集體行動、吃飯「以碗就口」、唱歌答數、魔鬼訓練…….不一而足。

義務役軍人入伍是「因為法律規定」、「國民義務」,很少真有男孩子拿到兵單(服役通知單)入伍的時候是「深感光榮」的。

志願役是「服從是軍人的天職」,義務役則是要搞清楚「為什麼」所以在當兵的認知上義務役和志願役差異就出現問題,把志願役的那套訓練放在義務役的身上,難免就出現問題。

在台灣當過兵的人都聽過「合理的是訓練、不合理的是磨練」,但是幾乎每個義務役士兵都會對這句話嗤之以鼻。

加上幾乎在任何國家,軍隊都是自成一系,以洪仲丘一案為例,處罰他在營內使用照相功能手機和MP3的是把他送到被形容為「軍方私設刑堂」的禁閉室,案發之後調查的是和民間鮮有接觸的軍法單位,民間直覺上就難以對其有所信任。

怒火沿燒

和幾十年前相比,雖然似乎軍方對民間已經大有開放,但是從這次案件來說,軍方又是被批評「反應緩慢」、「冷血」、「別人家的小孩死不完」,似乎當過兵的人在軍中不快的記憶浮現眼前。

加以對現任馬英九政府的不滿,通過在網上和媒體上發表的號召之下,在大約一個星期之內就發動了這個至少萬人的示威行動,顯示這股不滿情緒具有相當的動能。

評論人士說,由於人家的孩子活著入伍,退伍前卻成了具冰冷的屍體,所以現在的情況讓任何人都難以為軍方解釋和開脫,只能希望台灣軍方能夠「痛定思痛」、「鏟除敗類」,真正地改革軍中的「積弊與陋習」。

(責編:威克)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列表格:

讀者反饋

我想國內並不是要摧毀國軍或者是不願意被管甚至是要國軍解散! 不應該拿"成年禮"來作為不當操課的理由!國外軍隊操課可能比我們還來的兇!這我絕對相信,但是那是建立在公民已從軍為榮,自願性的被操,將官以未來戰事為預想,預設士官兵可能會遇到任何情況,並且在適當的監控下進行嚴格的操課,而且這還不說監控操課的擁有足夠的專業能力判斷學員身心是否可以承受嚴厲操練!特種部隊部分更為嚴格,但相對的是"完全自願",撐不下去隨時可以走人歸建原有部隊!別拿外國那種專業的操課人員來跟國內的黑官比!連個醫務訓練都沒扎實,如何能凖確判斷人員狀況,這點是洪案最關鍵的地方!這絕對跟廢除操課是"兩碼子事"! !徐子軒, 台灣

我在台灣是義務役士官,依我看台灣應該直接廢除軍隊,不然問題會一直存在,否則以後兵也不用帶了,而用一般社會標凖來評判軍中社會也不盡公平,軍隊是因為戰爭而生,戰爭是人類史上被合理化的最大暴力行為,那麼,戰爭來了你想要什麼樣的軍人去保護你?如何用人性化(民主式)的訓練軍人去應付非人性化的戰爭?我也被不當的被操過,心中也不爽,但那不就是軍隊嗎?不就是成為一個軍人的過程嗎?而且大家也都這樣走過來了.在加拿大當軍人還是一種榮耀,是社會敬重的一群,但我決不信加拿拿大的軍隊是不操的,可能還更操!依我看,台灣還是把軍隊廢除比較簡單~<strong>Robert Wu, Toronto, Canada</strong><br/>

一件事情,若是不能針對問題討論,無限上綱,就沒完沒了。繼續講下去,不要給爛黨(國民黨)與亂黨(民進黨)管比較好,也不要當兵,不要禁閉室,連政府是不是也關了好?似乎希望共產黨來管的人增加了。澄清一個小問題,日本士官學校是培養陸士(陸軍軍官),不是台灣的士官。<strong>George, Taiwan</strong><br/>

將洪仲丘下士遭虐死定調「混水摸魚」而被職業軍人高強度管教而死亡,是完全錯誤的。如同mylin網友所言,有在國軍服役過的都知道,職業軍人的素質極為低劣。在先進國家,甚至中國,軍事院校的學生素質與頂尖大學並駕齊驅。但是在台灣,軍事院校往往是學習落後、行為偏差者的回收場。部隊裏最苦、最難、需要知識、技術的,必然只能是義務役擔任。某些職業軍人無視軍紀、規定,在營內不顧長官身分,酗酒、聚賭、召妓,放高利貸、酒後飆車,擅闖各營崗哨,無視衛哨口令,搞個人崇拜,凌駕於軍紀法律黨國家之上。洪下士不過退伍前點了一句內務不整,心中有鬼的長官就決定要他死。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洪下士只是盡軍人的責任,卻被虐死。賴德昌, 台灣台北

這次洪仲丘在軍隊當兵被虐殺後的慘狀,令人想起以前陳文成教授被警總約談後離奇死亡的慘案.陳文成洪仲丘都可以說是台灣人的菁英;而警總與軍隊的共同點,則都是外省族群充斥的政權統治工具.

根據立委蔡煌琅10年來有300多位台灣兵死在軍中,被以自殺死亡結案.所以洪仲丘不是個案,也不只是人權問題,而是更深層的族群問題。陳火獅, 台灣台北

兇手是誰?幫兇是誰?是我們一直想追查的。洪仲丘一事給我一體悟,我們都是間接的幫兇,因為自私自利鴕鳥心態不敢反抗,一人之力雖小,但集合起來卻很可觀,如果我們能勇敢對抗不公不義,會做不到嗎?權力是人給的,得不到支持則什麼都不是。對於台灣的腐敗,政府的無能,我們都是推手,就像溫水煮青蛙般可怕。 <strong>李惠婷, 台灣</strong><br/>

我的看法, 此案是個特例, 志願役的長官大多願和義務役的役男保持良好關係, 也許將來還會碰面. 軍隊就像社會,各種衝突會有的. 例如預備軍官常被正科班軍官酸, 也常被士官和二兵貶, 專修班軍官也常遭正科班軍官冷嘲熱諷. 其實當年蔣介石北伐所帶的黃埔軍官也只受六個月訓練,蔣介石只有士官資歷, 卻任軍官學校校長.但置人死命, 必有深仇大恨, 要嘛心理有問題.<strong>老殘, USA, New York</strong><br/>

如果軍權大於法權,這種例子只會越來越多。在中國已經如此了,軍隊可以專橫跋扈。不過台灣不同,國民黨不妥善處理好的3年後就又會丟掉執政黨的地位。畢竟抱著什麼所謂捍衛祖國參軍的人目前已經很少了,大多數只是將它當成一種職業。

<strong>王濤, 中國、岳陽</strong><br/>

因為近期內台灣無重大事故或醜聞,並且執政黨有意不讓民進黨去淌軍隊這個國民黨禁臠的渾水 台灣一些非主流政論家(所謂名嘴)與媒體炒作而產生的民粹現象 如果台灣軍隊採忍她 讓她 不管她策略 過一個月再看她如何 台灣人很健忘的

<strong>Eric M-R Chen, Chinese Taipei </strong><br/>

台灣的國民黨軍囂狂行為到何種地步,全世界聽聽如何?l6支監視器同時無畫面80分鐘,軍事檢察官面無表情面對媒體說,畫面還原,16支監視器沒有刪除影像,沒拔掉訊號線等,就是畫面黑到底....難怪洪姐,不是廣大興28號的洪姐,是洪仲丘的姐姐,說,國軍及馬政府把人民當白癡,軍檢沒有人在聽人類說話。國民黨丟掉大陸政權是必然非偶然,60年後的今天,台灣人證明共產黨贏得不徼倖。中華台北又變成中國台北了,中國人真的惹人厭,我們的國父紀念館,你們可以自己改為中山紀念堂,害得被問路的台灣人愣在當場,以為陸客說的是反方向的中山堂。中國人先學會禮貌與尊重,否則下次我們到中國把北京叫北平如何?國民黨的黨國一體是百年積惡,主流非主流之鬥改了政體,但黨與軍末改,所以國民黨的黑幫及貪腐架構未變。洪仲丘案只是把國民黨軍的惡質全面攤開而已,他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但至少那是一個開始,讓人民終於下定決心推倒國民黨罷了。這不容易,至少要再2~3次政黨輪替2O年以上才能作到,畢竟結構上的犯罪組織無法乙次全面革新,需要耐心及智慧。台灣人其實很唸舊,雖然討厭國民黨,但對小蔣及李宋孫等人是心存感激的,所以願意給國民黨重生機會,但馬英久上下浪費了這種前人留下的機會。當母親流淚時,山崩海裂,無堅不摧,國民黨輕忽了!國民黨雖

<strong>戴珍珠, 台北</strong><br/>

建議BBC中文網記者也能夠報導"苗栗大埔土地開發征收爭議",台灣主流媒體時常只會將人力跟時間針對某一熱門議題報導,如果能由BBC中文網報導分析,也能使能中文世界對於公民與政府之間的衝突與相對關係有所啓發。若能由BBC世界新聞英文報導的話,那更好。辛苦編輯與記者們了,謝謝

<strong>mylin, 台灣(非中國台北)</strong><br/>

這篇報導有些對但也有些不對,尤其是形容義務役「混水摸魚」,這是天大的誤解。部隊裡勞役工作最吃重的都是義務役的軍人,真正在第一線帶兵的班長和排長,負成敗之責的的也是義務役的軍士官。真正混水摸魚的到底是志願役還是義務役?我想有當過兵的都心知肚明吧。

<strong>林思民,</strong><br/>

關於洪仲丘案件,最好的選擇是把禁閉室廢除掉,或者是以後我們台灣不用再服兵役,在1977年我曾經參加過救國團的學生。謝謝

<strong>王聖雄, 印度尼西亞 棉蘭 蘇門答臘</strong><b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