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戰敗紀念日 台灣籲日記取歷史教訓

台灣男子抗議
Image caption 一名台灣男子在日本駐台北代表處前舉行的示威中撕毀了一面二戰時的日本旗幟。

由於歷史和機緣之故,台灣對日本的態度始終是亞洲鄰國中最友善的,即便抗議也是聲浪最小的。

今天(8月 15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投降68週年紀念日,針對日本總務大臣新藤義孝及防災大臣古屋圭司等部分內閣閣員在今天參拜靖國神社,外交部表示,中華民國政府盼日本政府及政治人物正視史實並記取歷史教訓,切勿做出傷害鄰近國家國民情感的舉措,並且能以前瞻性的思維、負責任的態度,與周邊國家發展友好關係。

在此同時,台灣民間團體前往日本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進行抗議。

保釣人士抗議

由多個保釣團體組成的「還我釣魚台大聯盟」,抗議日本政府霸佔釣魚台,要求日本賠償並歸還釣魚台。抗議人士高喊「不爭釣島,台灣不保」、「還我釣魚台、大家一起來」等口號。台灣釣魚台光復會理事長劉源俊說,美國把釣魚台納入美日安保條約,可見美國在幕後操控,日本甘為鷹犬。保釣人士並且質疑日本軍國主義復辟,現場焚燒日本「出雲號」護衛艦模型,以示抗議。

由台灣勞動黨、中國統一聯盟號召組成的「兩岸和平發展論壇」,控訴日本利用美日安保條約製造釣魚台問題,破壞和平。抗議人士集體撕毀日本軍旗,以表達憤慨和抗議。

昨天(8月14日)是「國際慰安婦紀念日」,台灣也未缺席,和南韓、菲律賓等地同步展開抗議行動,要求日本政府道歉和賠償。聲援團體前往日本交流協會前抗議並且強調,台灣的慰安婦倖存者只剩6位,日本的道歉不能再拖延。日本交流協會接下抗議信,但沒有發表任何道歉言論。

對於台灣而言,在日本戰敗投降紀念日這一天,除了外交部的官方聲明之外,就是民間團體赴日本交流協會抗議,宣洩心中的不滿。四大報也只有零星的學者為文指責日本不知悔罪,迄今不願為二次大戰的侵略行為道歉。

複雜的對日情緒

事實上,台灣人民對日本的情緒是複雜的。雖然日本殖民台灣50年,但很多老一輩的台灣人感念日本人的建設,對於日本充滿感情,偏愛去日本旅行和使用日貨。在李登輝和陳水扁執政時期推動本土化和去中國化政策之後,更加放大了這一部分。

影響所及,在史觀和認知上都產生分歧。在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和總統任內,台灣光復節改稱終戰紀念日這個日本人使用的名詞。最近台灣教科書使用「日治」或「日據」的爭議,也是出自同樣的脈絡。更多的日本殖民時期建設獲得頌揚,例如「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相形之下,清末在台的建設,無人提及。馬英九2006年擔任台北市長時,把市政大樓一樓中庭命名為「沈葆楨廳」,12樓市長簡報室為「劉銘傳廳」。或許市民前往洽公時,可以短暫感受到清末對台的建設之功。

台灣人民對日本感到友好,這和政府的決策也有關。中華民國來台之後並未如韓國一般全面摧毀日本殖民遺跡,不但總督府保留下來成為總統府,還聘用日軍顧問團(白團),之後成為美國圍堵政策的一環,美、日陣線中的一角,自然拉近台灣與日本的距離。多年之後,日本發生311大地震(2011年),台灣和日本並無外交關係的情況下,捐款高達29億日圓,名列前茅,台灣人民對日本的友善態度可見一斑。

面對日本二戰罪行,台灣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抗議的聲音卻是周邊國家中最輕微的,其來有自。

(責編:顧垠)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