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法務部長稱遭檢察官羅織罪名

台灣法務部長曾勇夫(06/09/2013)
Image caption 曾勇夫召開記者會反駁有關指控。

台灣法務部長曾勇夫被特偵組檢察官指控關說司法移送監察院調查,曾勇夫則指控司法人員挾怨羅織罪名。

引起此一法務部長與特偵組檢察官互相指控,是特偵組指控曾勇夫接受立法院長王金平與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的關說,指示高檢署不要將柯建銘一起被判無罪的背信官司上訴。

被特偵組指控的司法高官除了曾勇夫外,也包括了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特偵組召開記者會說此案在遭檢舉後偵察搜證一段時間,事證明確。

曾勇夫就此一指控召開記者會反駁, 他說外界常對司法不信任「我們最怕的就是檢察官辦案不憑證據,只為羅織」。

「不齒」

他並說對檢察官的處置方式感到痛心,對司法用羅織方式陷害人,甚至陷害自家人感到不齒。

曾勇夫除否認涉入關說並稱歡迎監察院調查,他還說遭指控是否涉及私人恩怨的報復,記者應該去了解。

在被記者問到他是否將因此一指控辭職下台時,曾勇夫則回答說「對我沒有做的事情,我為什麼要辭職呢?當然我如果有做了,我有這樣的行為,我會考慮」。

馬英九針對這起特偵組與法務部長的互相指控則稱其「震驚與痛心」,並通過總統府說他絕不容許政治介入司法。

有國民黨立委將此一案件稱為司法高層人員「赤祼裸的政治鬥爭」,並說這涉及了曾勇夫否決特偵組人事案,民進黨立委則質疑若曾勇夫涉關說,特偵組為何不起訴僅移送監察院?

背信案

曾勇夫與特偵組召開記者會互相指控,是繼日前監察院長與監委公開互批後,馬英九政府再次發生內訌。

部長與特偵組都握有極大司法權力,引爆其互相指控的柯建銘背信案,是一起商業背信官司。

柯建銘是在1997年擔任「全民電通」公司總經理時被控背信造成公司損失,該案歷經兩級法院審判被判刑六個月並易科罰金,但在今年六月的高等法院更一審改判無罪,在檢察官不再上訴下無罪定案。

特偵組的指控則稱不再上訴是因曾勇夫接受柯建銘與王金平關說,並通過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指示檢方不要上訴。

(責編:蕭爾)

網友如有評論,請用下表:

讀者反饋

四天了,王金平嫁完女兒回家了,而明天國民黨會開除他的黨籍了。

媒體分二邊,中天及東森、TVBS狠命打王;其它媒體則比較中立同情王甚至幫王說公道話。

中天、東森及TVBS是公認的財團經營的媒體,所以大家看了四天都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特偵組檢察總長說王是台灣司法史上最大的「關說」醜聞,但奇怪的就是不肯起訴?一直強調他作的是行政調查,但沒有人聽的懂為何檢察官不作司法調查卻撈過界作行政調查?

台灣是法治社會,檢察官獨立辦案,更何況是特偵組。所以我們也不了解黃仕銘檢察總長為何要向馬總統報告?證據完備按規定就直接起訴王金平院長等人了,訴諸媒體幹麻呢?所以大家仍在等起訴,讓關說案清楚明白。陳素芬, 台灣

台灣特偵在馬控為司法工具下,該辨的案子都辨的如同軍檢曹金生,黃仕銘早就被台灣人瞧不起。

這次的關說案,民間認為是馬英久急於過服貿及核四,才要利用特偵製造關說門企圖恐嚇王及柯二人,但可惜hTc事件,讓台灣人更厭惡中國人及中資的惡質,更多人反服貿,而核四,眼看收拾不了的福島事件,誰敢過?

如果中國學不會尊重差異,無法了解品質與服務的內涵真意,再多的手段及壓力都無法讓台灣人屈服,我們寧可當外勞,也不要作中國人。

所以這種手法免了,王、柯也不可能退,讓服貿及核四通過,你中共還想怎樣?有種,你就打啦!否則來這些令人作噁的把戲,台灣人看了20年這種爛戲,矇誰啊? 戴珍珠, 台北

法庭上控辯雙方必定各執一詞,只要雙方把所有證據所有情節攤在法官面前裁決,沒有其他方式比這個更公平公正更有說服力的。問題是怎樣去判斷哪些是假話、哪些是偽證,才是考驗法官的能力,也是對司法制度是否合符不偏不倚、公平正義的嚴峻考驗。 孟光,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