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薄熙來將在秦城監獄「享奢華」?

北京第一看守所外一名武警站崗(25/10/2012)
Image caption 多數分析預期薄熙來會被送進秦城監獄服刑。

難道這就是所謂虎父無犬子?薄熙來曾經是中共的明星,現在卻是失去了光環、等待著判決的官員。他被起訴受賄、貪污和濫用職權罪,而且幾乎可以肯定法院將作出有罪判決。

大概他將很快在那蘇式監獄中度過漫長的徒刑。在文化大革命的動蕩歲月裏,他的父親薄一波也曾經在這裏服刑。

在蘇聯資助下,秦城監獄1958年於北京北面山區動工興建,原本用來關押與毛澤東麾下共產征服者過不去的國民黨員。

今天,秦城仍然是中國唯一的「豪華」監獄,關押的既有跟普通囚犯一般待遇的政治犯,也有獲得一系列特殊照顧的高級黨員幹部。

《新京報》最近報道,秦城裏的幹部囚徒每天14時到21時都可以看電視,每周單獨放風多達六次。

報道說,這些下馬官員可以不穿黑色的統一囚服,改穿家人提供的衣服。

像薄熙來這個級別的囚犯飲食也高人一等。他們早餐可以喝牛奶,午、晚餐兩菜一湯另加飯後蘋果一個,有時候還調來北京飯店的廚師給他們做飯。

Image caption 薄熙來在濟南受審引起中外廣泛關注。

秦城的信息絕大多數都是二手的。中國當局不願提供秦城在囚人員的信息,這所監獄的照片也難以獲取。

就連薄熙來到底去不去秦城都有懸念。一些分析人士稱,薄熙來案在政治上極其敏感,當局可能為他設立專門的羈押設施。

不過,BBC採訪到的大多數被訪者都相信薄熙來將步其他下馬官員後塵,給送進秦城。

北京知名律師莫少平說:「薄熙來送到秦城以外的地方,機會幾乎是零。所有部級以上官員都進那兒。」

秦城曾經囚禁的人員多不勝數,包括有毛澤東潑辣的妻子江青。她在秦城關押10年後,1991年保外就醫,數月後自殺身亡。

薄熙來的父親薄一波當年被打成「反革命分子」後也被關在秦城。而據設在紐約的組織中國人權所稱,一些被判處無期徒刑的1989年天安門民運人士仍在秦城服刑。

莫少平補充說,秦城的犯人可以淋浴、沐浴,也有圖書館可用,有電視可看,「條件比一般囚犯好很多」。

出於個人利益,中國現任領導人都希望把這些特權延續下去。人權觀察組織亞洲部調查員林偉(Nicholas Bequelin)解釋說:「薄在審判中和裁決有罪後將得到何等待遇,都將成為其他太子黨人他日落難後的樣板。這關係到所有太子黨人的利益,不管他們到底怎樣看薄熙來本人。」

「曾經位極人臣的黨員們,其待遇一般都比普通囚犯來得好,尤其是他們的關押環境(單人牢房)、醫療保健、探望次數、豁免遵守某些監獄規矩等,只要這些安排得到『上級』批准,監獄方面都會照辦。」

「哪怕是薄案的其他方面,一般的規章程序都不適用。薄儘管已經灰頭土臉,因為父親的緣故,他仍被視為黨的『大家庭』的一員。」

「陰森而壓抑」

秦城的普通囚徒卻享受不到這種舒適的生活。

天安門民運領袖王丹在1989年的鎮壓以後被關押在秦城達19個月,他在回憶錄中形容這座監獄的氣氛是「陰森而壓抑」。

王丹說,「當時的伙食很差,一天三頓都是玉米麵窩頭」,伴以一點黃瓜、土豆和茄子,沒有肉吃,青菜也沒有油,有時候分量也不夠。

獄警想方設法阻止他與獄中的其他學運領袖接觸,連看一眼都不可以。但是王丹還是與他們有過簡短的互動。

王丹說,知道了有許多朋友包圍著,他不再感到孤單,後來還把秦城監獄當成一所大學,是他學習人生的地方。而他的朋友也不過就是住在附近的「宿舍」,獄中生活也相對好過。

不過,薄熙來很可能在獄中與仇家狹路相逢。據香港媒體報道,薄熙來從前的得力助手王立軍也是在秦城服刑。

一般認為,王立軍點起了讓薄熙來被轟下台的藥引。他逃進美國領事館去曝光薄熙來和其夫人谷開來與英國商人海伍德被殺的關聯,曾經關係密切的兩人最近更在薄熙來的審判中對簿公堂。

Image caption 1989年六四民運中遭逮捕的學生群眾也有不少是在秦城服刑。

然而,薄熙來起碼不會在秦城與夫人尷尬相遇。

谷開來去年被裁定謀殺海伍德有罪,據信被囚禁在河北省的燕城監獄。中國司法部形容這是一座「園林式監獄」,甚至有囚犯賦詩。

雖然秦城被標籤為「豪華」監獄,但薄熙來的日子無疑將是痛苦的。

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此前被裁定受賄6460萬元人民幣有罪,至少要在秦城服刑10年。據鳳凰衛視報道,陷於一片淒清的劉志軍似乎得到了教訓——他最近警告女兒千萬不要從政。

也許秦城監獄的建築師們也會同意這想法。曾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長的馮基平當年主持修建秦城監獄。多年後,他自己被打成共產黨的「叛徒」,給投進了秦城。

他曾經說:「我要是知道我建的這座監獄是關押我自己的話、我一定會把它建得更好一些。」

(編譯:葉靖斯 責編:蕭爾)

網友如有評論,請用下表:

讀者反饋

什麼叫『作繭自縛』、『作法自斃』?當年主持修建秦城監獄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長馮基平給我們作了一個現身說法:「我要是知道我建的這座監獄是關押我自己的話、我一定會把它建得更好一些。」一個為黨效力的公安局局長被打成黨的叛徒,給投進了秦城,這說明了什麼?田漢作為義勇軍進行曲的填詞人、黨的追隨者,死於文革批鬥之下,這也說明了什麼?還有無數無數其他大小人物的悲慘下場,還要舉例嗎?。孟光, Hong Kong

我要知道打一個手銬要銬自己,我一定打一付純金的。Adan, Thailand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

相關鏈接

BBC不為BBC以外的網站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