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夏業良因批中國政治體制遭解聘

Image caption 著名經濟學家夏業良因批評中國當局被北京大學解聘。(網絡截圖)

前些天被《紐約時報》「預言」在未來數周內有可能失去北大教職的夏業良教授,周五(10月18日)對外確認,他已經被北京大學除名。

夏業良是著名經濟學家,是《零八憲章》的第一批簽名者之一,也是中國政治體制的尖銳批評者。

尖銳批評

他最著名的舉動是在2009年5月在新浪博客發表《致中宣部長劉雲山的公開信》,對中宣部壓制思想和言論自由提出尖銳批評。

他在公開信中說,如果因為這封公開信而失去北大教職,他不會感到遺憾,卻會為自己可能成為當今北大為數不多的有骨氣的知識分子而永載北大民間校史而感到驕傲。

夏業良教授可能因為批評當局而失去教職的預測,已經有相當一段時間,就連他自己最近數月也聲稱,北京大學可能解聘他。

剛結束美國斯坦福大學一年訪問的夏業良,在8月底回中國前曾在推特上透露,北大校領導說,有人舉報他在網上「惡毒攻擊黨和國家社會主義制度,嘲笑和歪曲中國夢"。

周五他在接受法國國際廣播電台中文網的採訪時確認,北大經濟學院教授委員會在上周五(11日)就已經舉行投票,34名投票的委員中30人反對他續聘。

夏業良教授說,去年7月他已經通過了北大的業務考核,按規定不需要投票續聘,但北大領導稱他的情況特殊,必須通過委員會表決。

關注與聲援

北京大學當局對待夏業良教授的態度,已經引起許多同行甚至中外各界的不滿與關注。

《紐約時報》中文網本周早些時候刊登了一篇題為《從經濟學家到異見者》的文章,文中提到,北京大學法學教授張千帆指出,懲罰夏業良的做法對北大希望提高國際地位不利。

張千帆教授說:「它將發出這樣的信息,即北大無法抵制政治影響,也不能使政治和學術分離,而這對希望能從事具有一定水平的學術工作的人來說,是個基本要求。」

一些國際學者也表示聲援夏業良,著名的美國維斯理學院有130多名教師簽署公開信,向學院管理層呼籲,如果北大解聘夏業良,學院管理層應該重新考慮與北大的合作關係。

(撰寫:嵇偉 責編:尚清)

讀者反饋

北大教授夏業良遭解聘,縱使他有過『台灣是個獨立國家』、『要釣魚島作什麼』的觀點,始終脫不了因批評中國政治體制、拂逆了黨意的政治因素所致。回想當年北大校長蔡元培的自由開放理念,任內堅守學習自由、學術自由、教學自由的大原則,有招攬聘任陳獨秀、李大釗、魯迅等左派人士任教講學的胸襟,相較於今天的北大校長王恩哥,單就胸襟與氣節與蔡元培相比,是否有天地雲泥之別?北京大學由一個失去了自由的理念、向權力低頭、向壓力就範的人治校,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

<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奇怪的是,他的「學術成就」又有人幾個人了解?難道只有跨界跨行才能出名麼?

<strong>奇怪, 地球</strong><br/>

夏教授好樣的!中國的民眾,尤其是學者,缺的就是精神。大學是中共重點監控的地方,許多人已只管悶聲想大財,噤若寒蟬,可夏教授能堅守自己的信念和良知,真不容易。

<strong>看客, 浙江 </strong><br/>

總體來說,中國大陸人民雖然滿腹怨氣,但大多數人其實都生活得比較穩定,即使是招致民怨的拆遷,實際上大多數被拆遷的人從拆遷之中得到了很大的經濟利益。現在活躍在國內和國外的所謂異見人士,只是借助現代發達的通訊手段,炒得名聲震天而已,成不了氣候。他們同真正的底層民眾是隔絕的。國內民眾與政府發生對抗,起因都是切身利益,沒有起因於政治的。不要幻想民眾尤其是青年人,會為了某個或某些異見人士被打壓或迫害而走上街頭。未署名

大學不是黨政機關,是國家的教學和學術機構。不是私人機構,黨不能決定夏的去留,而是夏業良的學術能力決定他的去留。但大學裡的黨委操人事任免的生殺大權. 所以那 34人的頭上就是黨委書記, 誰敢不從, 輕則仕途止步, 重則隨時失業.國內一黨專政的現實是殘酷的. 中共是為 "人民服務"的政府, 還是騎在人民頭上的帝王還需說什麼?!

<strong>香港仔, 香港</strong><br/>

30比4,多數人決定解除夏業良,好像很民主?其實這是集體的專制。作為國家的公民有權批評政府和政黨,這是言論自由。大學不是黨政機關,是國家的教學和學術機構。不是私人機構,黨不能決定夏的去留,而是夏業良的學術能力決定他的去留。

<strong>冷眼觀魚者, 南方大陸</strong><br/>

這個國家沒救了!

<strong>Man, Delaware OH, US</strong><br/>

解聘夏業良的決定不是校黨委決定的,是教授委員會決定的,遵循的是民主程序,34名投票的委員中30人反對他續聘,他也不是僅僅因為《致中宣部長劉雲山的公開信》被解聘的,他有很多觀點和行為不被大部分普通中國人,比如他說台灣是個獨立國家,比如他公開聲稱「要釣魚島作什麼」等等,這些觀點和劉曉波「中國應成為西方殖民地300年」一樣,是被大多數普通中國人唾棄的,不用說什麼反黨不反黨、反專制不反專制,僅此一點他的名聲就臭了。

<strong>zyz</strong><br/>

一塊容不下仙人掌的土地, 一片沒有啄木鳥的森林, 一座聽不見學術爭辯的校園, 一個不允許說不的天堂。

神州大地靜悄悄, 於無聲處聽驚雷。

<strong>野火燒不盡, London</strong><br/>

敢於說真話、有良心、有異見、有學術成就的中國教授被「逆淘汰」的現象,已經不足為奇。如果不被「逆淘汰」,反而不正常,這在中國已是不爭的事實。教授失業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做一名知識分子的良心、道德和凖則!支持夏教授!

<strong>Helen, 法國巴黎</strong><br/>

網友如有評論,請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