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日「世仇」 是戰是和?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中日關係緊張因日本在教科書指南中稱釣魚島是日本固有領土而進一步加劇。

2012年上半年因石原慎太郎發起購買釣魚島活動開始的中日關係緊張,周二(1月14日)又因為日本公布的初高中教科書編寫指南中寫明釣魚島等是「日本固有領土」而進一步升級。

日本文部科學相下村博文14日在記者會上說,此舉對日本下一代正確理解日本的領土十分重要,「作為國家這是理所當然的做法。」

把「釣魚島是日本的」這個概念正式放進初高中教科書編寫指南中,肯定會引起中國方面的極大憤怒,使本來緊張的關係進一步惡化,導致對兩國僵持局勢將如何發展的廣泛擔憂。

但是中日兩國間的矛盾不僅是包括釣魚島在內的領土主權,也不僅是轉述或詮釋歷史事實的教科書事件,真正促使兩國關係一步一步惡化的背後原因相當複雜。

這些原因中包括歷史造就的「世仇」、政府因國內經濟或政治局勢而希望借某些外交事件轉移國內矛盾、在國際層面上兩國經濟與國力的競爭、老百姓借此名正言順發洩心中長期積累不滿的舉動,等等。

「世仇」

一些中國網民談及日本侵略中國的歷史,可以回溯到一千多年前的唐朝;如果沒有如此淵博的歷史知識,至少能記得甲午戰爭;到了60多年前的抗日戰爭,更是人人對南京大屠殺和日軍的細菌部隊咬牙切齒。

對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侵略歷史,日本自1955年起,就開始對戰敗後的歷史教科書中關於侵華、侵韓和侵略東南亞國家的內容進行修改,使日本的侵略行動在教科書中看起來不那麼令人痛恨。

據中國大陸、台灣和韓國等地的媒體報道,日本多次修改歷史教科書的結果,導致該國幾代年輕人不了解二戰中的侵略真相,甚至不知道有「慰安婦」、細菌戰和化學部隊。

而在中國,受日本侵略是包括中小學生在內的所有國民必須詳細了解和真切記住的歷史。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之日起至今,沒有哪一本歷史教科書中會缺少這一充滿國家恨民族仇的課文。

日本在二戰後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心中,是一個雖然「一衣帶水」,但曾經那麼殘酷的在中國燒殺擄掠的民族;儘管親眼看到日本兵用刺刀捅進中國孕婦肚子的老人如今活著的已經不多,但在中國人的集體記憶中,日本是與中國有仇的國家。

轉移國內矛盾

有「世仇」的國家之間如果發生有關國家尊嚴、領土權利、經濟利益方面的爭執,當然不太會像在兩個友好國家之間那樣解決,尤其在當國內出現了政治或經濟方面的危機,那麼這種外交爭執就非常可能被統治者用來轉移國內矛盾。

在2012年初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發起購買釣魚島募捐活動時,尚未擺脫持續數十年不景氣的日本經濟因為國際金融危機而雪上加霜,持續出現負增長,重新陷入技術性衰退,被形容為「人口老化、出口消失、公共債務擴大」。

在政治上,近年來日本首相易人的速度被形容為「走馬燈」,黨派之間和一黨內部的權力之爭不斷,安倍晉三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中於2012年再度回任自民黨總裁,之後在同年的選舉中贏得首相一職。

以鷹派著稱的安倍晉三想要長期保住首相的位置,必須從經濟持續低迷而且顯然無法在可視的未來強勁的現實中,找出一個可以讓公眾看到希望的亮點,與最近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對抗,也許是安倍認為會有效的一個策略。

與此同時,中國執政黨共產黨最高領導層十年換屆的十八大在當年年底舉行;黨內各派權力鬥爭之激烈,因為薄熙來事件的偶然曝光而公諸於世;官員自上而下貪腐成風;全國各地的群體抗議事件此起彼伏。

從未被認為「強硬」的中國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已經對國內的政治局勢到了幾乎手足無措的地步,即便把維穩經費增加到大過國防開支,仍然不能解決問題。

石原慎太郎挑釁式的購買釣魚島之舉,正好為走投無路的胡溫政權解了圍,中國人對日本的隱隱約約的隔代仇,現在變成了又一次被欺負、被強佔領土的現實。

而接任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上任後在各方面都顯示出其強硬姿態,從國內大力反腐到與鄰國爭奪領土領海權,包括本月開始在南中國海實施的新捕魚限制條例以及大張旗鼓顯示中國的軍事實力。

兩國關係前景

中日兩國關係的緊張不斷加劇,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許多人擔心兩國政府堅持自己的強硬姿態,可能導致局勢惡化,影響地區和平,甚至中國的網上有人提出「不能排除中日甲午戰爭在兩個甲子之後重演的可能性」。

但也有很多人對中日關係前景不這樣悲觀,認為二戰給了兩國血腥教訓,中日間不會再發生可以被稱為「戰爭」的軍事衝突,尤其在兩國至今仍然保持密切良好的貿易關係的今天。

引發此輪兩國關係惡化的釣魚島主權歸屬問題即便背後還有經濟利益背景,但只是兩國間各持己辭的一個爭議問題,最終應該由國際社會仲裁,不是永遠僵持和對立下去能夠解決的。

安倍雖然態度強硬,包括去年12月26日在中國七名最高領導人集體瞻仰毛澤東遺容的同一天,他再次參拜了中國最忌諱的靖國神社,但隨即發表了「不戰決心」的講話,他在講話中辯解說,參拜靖國神社是為了宣誓永不再戰。

無論安倍參拜靖國神社的真正意圖是什麼,也無論日本用什麼形式聲稱擁有釣魚島等的主權,在二戰後建立起的新國際秩序中,安倍政府不可能明目張膽的復活軍國主義。

而從文革中的社會最底層跌打滾爬走到最高權力寶座的習近平和李克強,顯然比他們的前任考慮問題更周全,他們現在採取的是以國家名義實行的對外強硬措施,而不是胡溫暗中鼓勵的民間反日行動。

從理論上說,任何一場群體行動發展到當局控制有困難的規模後,都可能從最初的抗議目標演變為針對政府的革命,所以放任老百姓舉行「抗日」遊行和示威活動,在已經充滿了「患不均」情緒的中國社會,是一件非常危險的玩火遊戲。

而政府採取的國家名義的強硬行動,可以在任何外界出面的外交調和行動中見好收場,既給了對方一個教訓,讓它以後有所收斂,也對國內公眾有一個漂亮的交待。這很可能就是此次中日爭端的發展前景。

責編:李莉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