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危機:中國立場備受關注

Image caption 「從個人感情上來說,習近平更願意看到俄羅斯領導人對抗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

隨著烏克蘭危機日益惡化,俄美在烏克蘭問題上的分歧和對立也在加深,中國在相關問題上的立場也格外受到國際輿論的關注和解讀。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歐州以及歐洲安全問題專家屈維斯(Christopher S. Chivvis)和亞太安全問題專家林(Bonny Lin)在美國有線廣播電視新聞網(CNN)上發文分析討論了中國在烏克蘭危機上的立場。

此前在聯合國安理會上,中國沒有和西方一起譴責俄羅斯顛覆烏克蘭東部地區,但也沒有表示支持俄羅斯。面對美國孤立俄羅斯的威脅,俄羅斯在探討俄羅斯同中國深入結盟的可能性。

文章說,雖然有人擔心中國強硬派會利用克里米亞危機為自己今後控制有爭議領土做辯護,但是這種擔心不能過分誇大。

中、俄、美

地緣上中國很難對俄羅斯採取強硬立場,兩國有漫長的邊界,彼此視對方為主要的貿易和戰略伙伴。在美國對抗中國時,北京可能希望俄羅斯能夠保持中立,如果需要,俄羅斯還能提供能源和其它基本的戰略物資。

兩國另外一個共同點是他們的影響都面臨美國的遏制,兩國都對美國有很深的戰略不信任。但是儘管如此,在烏克蘭問題上中國也不會完全投靠俄羅斯。

首先俄羅斯利用公投讓克里米亞從烏克蘭獨立,違反了中國外交的核心原則,即互相尊重領土和主權完整,以及互不侵犯,不干涉另一國的內部事務。中國不支持以公投和分離組織方式謀求獨立。

其次,雖然俄羅斯尋求同北京加強關係避免受西方孤立,但北京會做出謹慎反應。如果中國和美國關係惡化,也許中國會進一步同俄羅斯結盟,但是習近平在謀求同美國建立新型大國關係,呼籲互相尊重,不對抗和合作。隨著中國經濟持續發展,中國希望同美國和國際社會搞好關係,美國和歐盟是中國最大的貿易伙伴。同俄羅斯關係過於緊密會使中國喪失世界的信任。

最後,中國同烏克蘭有貿易、農業和軍事方面的聯繫,中國仍然希望同烏克蘭新政府能夠繼續保持這些聯繫。

感情因素?

《衛報》發表評論說,烏克蘭危機後,普京的支持者之多超出了西方的預料。西方對俄羅斯的歷史仇恨使俄羅斯找到了自己的朋友,包括印度和中國。

烏克蘭危機似乎成為對國家的心理測試,結果顯示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全世界的粉絲遠遠超過了西方的預料,很多人並不贊同把俄羅斯描繪成用暴力和謊言肢解鄰國的新蘇聯。除了敘利亞和委內瑞拉這些最堅定的支持者外,新興大國印度和中國也支持俄羅斯。

《衛報》文章還說,除了地緣政治因素,觀察家認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成長在毛澤東時期,從個人感情上來說,他更願意看到世界上多一個對抗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西方的領導人。

亞太重心

《衛報》評論說,許多中國人認為烏克蘭危機對中國利大於弊:美國在對付基地組織、阿富汗和伊拉克以外,又增加了一個分心的問題,使其不能專注於把戰略重心向亞太轉移,不能過多集中精力對付中國。此外,俄羅斯受到西方冷遇,會更加依賴俄中關係。

《華盛頓郵報》評論也說,奧巴馬三年前制定的重心向亞太傾斜戰略難以達到預期目標。2011年奧巴馬和希拉里宣佈,美國要從阿富汗和伊拉克脫身,專注亞洲,對付中國崛起。

據分析,美國強調關注亞洲的理由是因為意識到中國正在擴大影響,正試圖填補由於美國在亞太疏忽而產生的影響力真空。

《華盛頓郵報》文章認為,現在美國政府內部有人認為戰略中心轉移亞太的策略現在已經失去了很多能量和熱情。烏克蘭和敘利亞,中東和平協議以及伊朗核問題仍然是美國的外交關注的重點。

更加進取?

芬比(Jonathan Fenby)在《金融時報》上撰文說,習近平擔任最高領導人一年以來已經大權在握,成為鄧小平以後的又一位強勢領導人,但是目前烏克蘭危機對習近平的外交形成考驗。

他認為中國新領導人習近平執政改變了鄧小平時期開始的「韜光養晦」姿態,開始在南海和東海的爭議領土上採取更積極的姿態。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訪問北京時讚揚了中國在烏克蘭危機中表現出沒有偏見的立場。下月普京訪問中國,一個重要的訪問議題就是俄羅斯向中國供應天然氣,因為俄羅斯希望將其供應天然氣市場多元化。

芬比認為如果西方加大制裁俄羅斯,俄羅斯可能會進一步將中國作為經濟伙伴,中國也能借此機會壓低俄羅斯天然氣價格。不過如果俄中關係過於接近,一旦被視作反西方聯盟,那麼華盛頓就不會置之不理。

在美國的中期選舉中,中國匯率問題就將成為選舉議題。如果中美更加對立,日本首相安倍也不會無動於衷,在那種情況下,華盛頓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努力約束安倍。

(編寫:橫路;責編:李莉)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