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念斌冤案獲平反「非常難得」

圖片版權
Image caption 福建高院8月22日對「念斌投毒案」作出終審裁決,上訴人念斌無罪,當庭釋放。

福建高級法院周五(22日)對「念斌投毒案」作出終審判決,被關押八年、四次宣判死刑的念斌被宣佈無罪。中國著名律師、念斌案律師團成員陳友西對BBC中文網說,念斌案是中國刑事訴訟中一個非常難得的案例。

2006年7月,福建省平潭縣兩戶人家中多人中毒,其中兩名兒童死亡。當地警方偵查確定系人為投入氟乙酸鹽鼠藥所致,認為鄰居念斌有重大作案嫌疑。

念斌因此被逮捕。過去八年裏,念斌作為被告人經歷了多次審判,四次被判處死刑,念斌則不斷上訴,終於在周五等來了無罪裁決。

念斌案律師團成員陳有西律師在接受BBC中文網專訪時說:「中國以前死刑案件的平反,往往是在被殺的『死者』活著回來了,或者真正的兇手抓住了,這種鐵證如山的情況下,才對原來冤判的人進行平反。」

「像這個案子,到現在為止真兇都還沒有發現,就憑著證據不足,疑罪從無的理由而判決無罪的,現在在中國還是非常少見的。尤其是影響這麼大的案子,現在還是第一例。所以這是非常寶貴的一個案例,」他說。

嚴重冤案

陳有西說:「這個案子首先是一個非常悲哀的事情,體現了在中國『無罪推定』的觀念還沒有真正地得到貫徹。案子拖了八年,把一個無辜的人關了八年,搞得他家破人亡,他母親死了,他姐姐38歲都不結婚,把他整個家庭都毀了,體現了中國司法的嚴重問題。」

冤案能夠在來回角力中延續八年,體制內一些勢力的阻撓是主要原因。

陳有西說:「公安局當年刑訊逼供、辦錯案的人,以及預審的檢察院起訴的人,以及一審、二審把他判死刑的人,這些人有三、四十個。如果這個案子平反了,那麼嚴重的錯案、冤案,有口供,那麼這個口供肯定是打出來的。故意製造假的口供和假的證據,這些製造錯案的人,是有直接責任的。」

「對這些人來說,如果能夠把念斌殺掉,這個案子就了了,他們就安全了。而現在被判無罪,當年刑訊逼供的幾個人,預審的法官、預審的檢察官,當時偵查的警察,肯定被追究責任。」

陳有西說,這些製造錯案的人在體制內形成了強大的壓力,「想維持原判,想把他殺掉」。

「進步的希望」

但另一方面,陳有西說,此案顯示中國司法比起八十年代,比起中國沒有法律的年代,還是有些重要進步。

他說,念斌能存活下來,一個主要原因是最高人民法院收回了死刑覆核權。中國從1983年「嚴打」開始,把判決死刑的權力放給了省一級的高級人民法院。刑訴法修改後,才把死刑權收回到最高人民法院。

陳有西說:「如果還是福建高級人民法院死刑核准的話,念斌五、六年前就死掉了。」

他認為,此案還說明,中國已經有了一批職業道德和專業技能都非常優秀的好律師,「能夠在公安、檢察非常強勢的情況下,讓最高法院接受律師方辯護的意見,而否定掉警方、檢察官的意見」。

陳有西特別提到,念斌案的主辦律師張燕生「辯護技術非常高超」。她看念斌家困難,基本沒有收錢,而且自己在八年中還貼進去十幾萬元。

陳有西說:「她的精神感動了中國的其他律師,也包括我。我們組織了一個非常強大的律師團。」

他說,除了律師,體制內也出現了一些比較優秀的法官和檢察官。「除了最高人民法院把住了法律關以外,福建高級法院和福建檢察院也有一些有良知的檢察官和法官,能夠忠於事實,能夠忠於證據,也能夠實事求是地在內部匯報時堅持意見,讓高層懂得此案的錯誤和證據不足。」

陳有西說:「從這個案子中,既看到了悲慘的現象,又看到了中國法律進步的希望。」

政治因素?

中國媒體報道念斌案時提到,此案是「在周永康『命案必破』的批示下,在被指『竹簽插肋骨』、『小榔頭敲身』的刑訊下,在疑罪從有、疑案從拖的審判下」被判成冤案的。

那麼,政治因素在此案被平反中起了多大作用呢?

陳有西認為,周強任最高法院院長,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要求讓每一個案子經得起歷史的檢驗,讓每一個人享受到公平正義,包括周永康下台,可能對現在最終拍板宣告念斌無罪都起了作用。

但是,他說:「前面八年的堅持就是在原來的政治背景下堅持下來的。所以不能過多地解讀為政治變化的結果。是綜合因素促成的。」

(撰稿:秦川 / 責編:路西)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