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之聲否認解聘蘇雨桐是出於政治原因

圖片版權 Su Yutong
Image caption 蘇雨桐2010年在奧斯陸報道劉曉波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儀式。

德國之聲中文部的自由撰稿人蘇雨桐星期三突然被解職。德國之聲說,這不是出於政治原因,而是因為蘇雨桐向外界透露公司的「內部信息」。

蘇雨桐曾是中國大陸的知名維權人士,曾是北京「守望家園」的負責人。她於2010年底來到德國,在德國之聲中文部做自由撰稿人。

她告訴BBC中文網,所謂的「內部信息」是指德國之聲的一篇關於「六四」事件的專欄文章引發的內部爭議和討論。

今年6月4日,「六四」事件25週年紀念日,德國之聲專欄作家弗朗克•澤林(Frank Sieren)發表題為「從天安門到萊比錫」的文章,文中說:「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25年前北京到底發生了什麼。」

澤林還把「六四」屠殺說成是「新中國歷史上一時的失足」。他還說:「如果西方單方面誇大事實描述該事件,無助於任何人。」

這篇文章在中國異議人士和「六四」親歷者中引發了很大的爭議。

蘇雨桐說,她作為員工,在德國之聲的內部會議上對發表澤林的文章提出了質疑,並將德國之聲管理層對此事的處理態度公布在社交媒體推特上。

「內部會議」

澤林的文章發表後,前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起草了抗議信,認為澤林的文章超出了言論自由和多元化的範疇,因此要求德國之聲撤銷這篇文章。

「六四」親歷者王丹、吾爾開希以及胡佳等異議人士在信上聯署。蘇雨桐和同在德國之聲任職的原《南都周刊》副總編長平也以個人身份簽了名。

蘇雨桐說,6月16日,德國之聲的總編和總監與中文部開會討論此事。他們強調,澤林的言論屬於新聞自由的範疇,而德國之聲必須要包容多元化觀點。

據蘇雨桐轉述,他們還強調不能把德國之聲變成「異議之聲」。

蘇雨桐則認為,澤林「明明知道屠殺是真實的歷史,卻作出明顯違背常識和史實的判斷和評論」,這不應是言論自由保護的範疇。

她說:「就像德國法律也不保護為納粹辯護,是一個道理。」

德國之聲總監強調,這是內部會議,不要向外界透露。但蘇雨桐認為,澤林事件是一個公共事件。

她告訴BBC 中文網:「當我發現德國之聲沒有能力和意願去解決這個事情的時候,我希望把它放到公共平台上去討論,否則對德國之聲的公信力會有影響。」

因此,蘇雨桐當天就在推特上公布了會議的內容。

「新方向」

蘇雨桐說,8月18日,正在歐洲訪問的「六四」學生領袖吾爾開希與德國之聲總編會面,表達了他對澤林「美化六四屠殺」的抗議。

第二天,德國之聲的總編、總監和一個人事部負責人告知蘇雨桐,她已被解聘,並要求她立刻離開。

蘇雨桐說,德國之聲總監Gerda Meuer告訴她,解聘的原因是,蘇雨桐在推特上發佈了德國之聲內部對澤林事件處理的內容,違反了相關內部規定。

蘇雨桐說,總監還提到另一個理由:「德國之聲中文部要有一個新的方向,要轉型,而你是不符合這個新的方向的。」

德國之聲總監沒有說明這個「新方向」是什麼。

「錯誤行為」

BBC中文網星期三和星期四都試圖電話聯繫德國之聲總監和公關部主任,以核實相關消息,但二人都不在辦公室。

德國之聲公關部星期四以電子郵件方式給BBC中文網發來一份英文書面聲明說:「德國之聲決定結束與蘇雨桐的雇佣關係,是因為個人的錯誤行為,而不是像某些人指稱的那樣,是為了限制言論自由。沒有任何雇主會接受她的行為。」

聲明說:「德國之聲採取此行動的原因是,德國之聲與蘇雨桐之間的信任已經被破壞。她在推特上傳播德國之聲及其編輯的內部保密信息,儘管她再三被要求不要這樣做。」

德國之聲在聲明中否認解聘蘇雨桐是出於政治原因,或是因為在德國之聲中文部裏言論自由受到限制。

BBC中文網記者星期四向德國之聲公關部發電子郵件,試圖證實蘇雨桐受訪時敘述的事件過程,並詢問德國之聲中文部的「新方向」具體是什麼。但到發稿時為止,德國之聲沒有回復此電郵。

BBC中文網星期五再次電話聯繫德國之聲,終於得以與公關部主任約翰·霍夫曼(Johannes Hoffmann)通話,但他說:「事實都寫在聲明裏了,我不想再多說什麼。」

(撰稿:秦川/責編:路西)

讀者反饋

首先要感謝BBC中文部為蘇雨桐事件探求真相,仗義執言的努力。我原為德國之聲的忠實聽眾,最近因出了該事件和發表澤林的文章後,德國之聲的公信力在我心中大打折扣。,「六四」事件25週年紀念日,才目專欄作家弗朗克•澤林(Frank Sieren)發表題為「從天安門到萊比錫」的文章,文中說:「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25年前北京到底發生了什麼。」這是很不正常的,是違背其初衷的。

<strong>八七里, 澳大利亞 悉尼</strong><br/>

親歷者也不過只親歷了一小部分 親歷者吾爾開希當時還說天安門裡死了數萬人 後來不斷改口 親歷又如何

天安門中有西班牙攝影片段做佐證 學生們好好的 天亮時都安然離去 他們甚至不知道附近死了很多人 因為事實上殺戮地點是在天安門的周邊

承認天安門廣場中沒有屠殺 不會抹殺對中共屠戮人民的指控 只是地點要弄清楚 這是對歷史的尊重 也是對死難者的尊重

這位蘇小姐跟澤林沒甚麼兩樣 對探究事件真相毫無興趣 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

<strong>00, 00</strong><b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