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被遺忘」的諾貝爾獎得主

領獎台上擺放著一把空椅子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儀式的會場,領獎台上擺放著一把空椅子

4年前的今天,2010年10月8日,諾貝爾獎評選委員會宣佈,將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中國持不同政見者劉曉波。劉曉波成為首位居住在中國境內的獲得諾貝爾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

劉曉波當時的居住地是遼寧錦州監獄。四年後的今天,他仍然被關押在錦州監獄。

一把空椅子

讓我們把記憶的瞬間撥回到2010年12月10日。挪威首都奧斯陸市政廳。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儀式的會場布滿了鮮花。中國人喜歡的花中四君子-梅、蘭、竹、菊在花叢中別具一格。

領獎台上擺放著一把空椅子。

當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主席托爾比約恩·亞格蘭宣佈,以空椅代表遭監禁的劉曉波、諾貝爾委員會會保留獎狀和獎金,等候劉曉波領取時,全場嘉賓,包括挪威國王和王后,起立鼓掌達一分鐘之久。

當然,也有包括中國在內的17個國家拒絕了諾貝爾委員會的邀請,沒有出席頒獎禮。

「中國人權奮鬥的豐碑」

今年59歲的劉曉波是中國作家、教師和人權活動人士。他曾經參與八九民運,並在2008年發起「中國的人權宣言」《零八憲章》。劉曉波長期以來堅持非暴力方式爭取人權,呼籲政治改革,多次被捕入獄。

劉曉波最新一次入獄是在2009年。他被中國當局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目前仍囚禁在遼寧省錦州監獄。

評選委員會把2010年的諾貝爾和平獎授予劉曉波的理由是,表彰其「在中國為基本人權持久而非暴力的奮鬥」,「縱然身陷刑罰,劉曉波已經成為了方興未艾的中國人權奮鬥的標誌與豐碑。」

鐵窗外的妻子

獄中的劉曉波聽不到奧斯陸的賀詞掌聲。劉曉波的妻子劉霞非但無法應邀代丈夫領獎,而且因丈夫的獲獎而被當局軟禁家中,失去了與外界的聯繫。

國際上的譴責、呼籲,中國政府充耳不聞。隨著時間的推移,劉曉波夫婦的名字也越來越少的出現在海外媒體上。

2012年12月28日劉曉波生日當天,北京維權人士胡佳等友人突破封鎖,進入劉霞家。此前幾天,美聯社的記者也成功的見到了被軟禁的劉霞。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劉曉波妻子劉霞

劉霞淚流滿面,一臉驚恐、無助、絕望的視頻輾轉傳到海外,再次引起國際社會的震動。

在紐約的《北京之春》主編胡平等人發起成立「劉曉波之友會」,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劉曉波夫婦的境況。胡平在解釋發起「劉曉波之友會」的原因時說:

「大家覺得曉波和劉霞這些年來歷盡劫難,失去了基本的人身自由,而西方的政界和媒體對他們的處境只是給予了應付性的反映。我們生活在海外作為他的朋友和同道,如果再不為他們做點什麼,發出我們抗議的聲音,中國政府將會更肆無忌憚的壓制一切敢於發出獨立聲音的個人與團體,同時我們自己也將有失道義上的基本擔當。」

人質連環套確保「封喉」

在北京的人權活動人士胡佳在接受BBC中文網電話採訪時說,北京當局除了不顧國際壓力繼續關押劉曉波、軟禁劉霞,而且在使用威脅手段迫使劉曉波和劉霞「收聲」。

圖片版權 z
Image caption 胡佳:劉曉波對中共當局是「燙手山芋」

胡佳說,現在的情況是三個「人質」連環套。對劉霞而言,劉曉波是人質。她在外面的言行直接會影響劉曉波在監牢中的待遇。對劉曉波而言,劉霞就是人質,通過對劉霞的精神壓力制約劉曉波。而劉霞的弟弟劉暉又是劉霞和劉曉波的人質。

劉暉在去年以經濟詐騙罪被北京當局判刑11年。胡佳認為,劉暉的下獄完全是為了控制劉曉波和劉霞。劉暉不但是劉霞的精神支柱,也是劉霞生活的經濟來源。劉暉現在已「保外就醫」被放回了家。以此作為交換,劉霞不得不中止對劉曉波案及其本人遭遇的申訴。

胡佳介紹說,劉霞本來已經簽署了委托書,授權莫少平等律師為劉曉波申訴。這樣律師就可以到監獄見劉曉波,劉曉波也以此會有一個與外界接觸和表達意見的機會。劉霞本人對遭受北京市公安局非法軟禁的控告也暫時放下來了。因為只要劉霞再與外界的「敏感人士」接觸,或者公開發表關於劉曉波和她自己境遇的言論,劉暉可以隨時被收監繼續服剩下的10年刑期。胡佳說,劉霞實際上已經被「封喉」了。

「度過了最黑暗的時刻」

但是,胡佳對BBC中文網分析說,劉曉波對中共當局是「燙手山芋」。當局也不敢劉曉波在獄中有什麼閃失,他畢竟是有世界級影響的人物。胡佳說,據他了解到的情況,劉曉波在獄中的待遇還是可以的。他有自己單獨的房間,有自己的菜園可以種菜,可以說在中國的政治犯中待遇是最好的。

胡佳介紹說,對於劉霞而言,由於弟弟回到身邊,她的精神狀態也有所改善。近半年來,劉霞可以與部分朋友通電話,也可以看心理醫生,精神壓力有所減輕。

胡佳說,劉曉波的再次被捕、劉曉波獲諾貝和平獎後劉霞遭軟禁,是對他們夫婦打擊最大的時候。現在,對於劉曉波和劉霞,最困難、最黑暗的時刻已經度過。

把牢底坐穿

胡佳認為,無論是海內外中國人簽名,還是一百多位諾貝爾獎獲得者簽名呼籲釋放劉曉波,對中國當局來說是不疼不癢,可以充耳不聞。但是,劉曉波關在獄中,對中共當局也是個難題,他們也在尋找一個不失面子的解決辦法。

胡佳說,北京當局是樂見劉曉波流亡海外。如果劉曉波想出監獄是很容易的:向當局妥協,認罪、同意流亡,馬上就可以流亡海外。

但是,劉曉波至今不認罪,所以也不能獲得減刑或假釋。劉曉波成了當今世界上唯一一個被關在獄中的諾貝爾獎獲得者。

胡佳認為,劉曉波知道自己的歷史地位和歷史責任。他顯然已經下定決心,把牢底坐穿,服完11年刑期。

問題是,「國際社會」如何面對囚牢中的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