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評中國:台灣選舉對大陸有何啟示?

圖片版權 Taiwan CEC

台灣今年11月下旬舉行的「九合一選舉」規模空前,引發外界關注。這不僅是台灣首次將不同層次的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合併舉行,而且被視為是2016年的總統大選的風向標。

台灣的民主化進程經歷了20多年的風風雨雨,如今向高效率和制度化方向邁出了新的一步。與「統獨」議題佔據中心位置、「藍綠」意識形態掛帥的總統大選不同,台灣的地方選舉更多圍繞本地的民生問題展開,往往是候選人的「個人秀」。

因此,隔岸相望的大陸在看待4年一次的台灣總統大選時,重點關注大選結果對兩岸關係的影響,而這次大規模地方選舉,更大的看點則在於台灣的地方選舉實踐對大陸地方治理的啟迪和借鑒。

台灣經驗表明選舉對地方治理至關重要

中國幾千年的歷史缺乏民主選舉的傳統,這是今天大中華地區推進民主化進程的一個重要文化性障礙。

從漢唐以來的古代中國官員選拔機制來看,推薦和考試是選拔社會精英進入公共部門的主要手段。隋唐以後的王朝以科舉制為基礎,建立了當時世界上比較完備的文官體系,為古代中國的燦爛文明提供了一定的政治基礎。

然而到了近代,這一自上而下的選拔體系與西方以民主選舉為核心的自下而上的政治制度發生了強烈碰撞, 引發了中國現代意義上的國家轉型。

由於缺乏選舉文化傳統和與之配套的法治理念的支撐,這種國家轉型的過程注定是痛苦和漫長的。以「兩蔣」時代的中華民國為例,雖然其政治體制形式上效仿西方民主制,但實際上仍為東方威權體制,真正意義上的民主選舉一直到這一政權退守台灣40多年以後才開始推進。

從台灣的民主實踐可以看出,雖然各級選舉的推行一度帶來了「黑金政治」、買票賄選、貪污腐敗等各種問題,但總的來看,競爭性的民主選舉制度在經歷多次風波以後逐步成熟和穩定下來。

更為重要的是,台灣選民針對選戰的心態經歷了從激動到平和、從狂熱到理性的轉變,選民的日趨成熟是民主選舉制度能夠保持長久生命力的重要基礎。

經歷過二次政黨輪替的台灣選民,對於政治候選人的期望值已經下降了許多,他們把更多的「良治」期待放在了整套民主制度而非某個政治人物身上。

選民對候選人的甄別也更多放在了他(她)們具體的民生政策倡議、是否清廉和為本地人服務的誠意問題上,而不是一味看他(她)們歸屬的陣營色彩。

過去選戰中一度被強化的「本省人」和「外省人」身份之爭,正在一點點地被淡化,取而代之的是選民們對候選人不同政策建議的利益計算和理性分析。

民主選舉易遭人詬病的一點是競選和投票過程所造成的巨額浪費,從這次「九合一選舉」來看,當局為了節約選務經費並減少社會負擔,將各級選舉合併進行,這本身反映了台灣民主進程更為趨向理性和高效。

從縣市長、縣市議員以及鄉鎮村里長的競選情況來看,社會公平、就業、住房、環保、食品安全等關係到人民切身利益的問題是很多地方選戰的焦點。

以萬眾矚目的台北市長競選來看,連勝文和柯文哲的對決沒有體現在「統獨」和兩岸關係的爭論上,相反,民意支持更多受到了突然爆發的食品安全和環保等傳統低政治問題的左右,傳統「本省人」和「外省人」的區別也被所謂「權貴」身份的討論所替代。

對中國大陸選舉推進的啟示

雖然中國共產黨在大陸牢牢控制執政地位,但體制內一直不乏選舉元素。

在人民代表大會(議會)層面,中國1979年重新修訂了選舉法,將直接選舉的範圍擴大到縣一級人大代表的選舉。

在政府層面,鄉鎮長的直接選舉甚至更高層級的競爭性選舉也自90年代後期開始逐步試點,即便是掌握核心權力的地方黨委甚至書記職位,也開始出現「公推票決」等創新的選舉模式。

總的來看,大陸目前的地方選舉進展仍十分緩慢,黨政官員的產生方式仍主要依賴於自上而下的公務員選拔體系。

雖然這套體系也有比較嚴格的考核、調動、遴選甚至是某些場合下的投票程序,但總的來看,由於體系本身是自上而下的,所產生的地方官員容易對上級負責,但對本地民眾的切身利益關注不夠。更為重要的是,由於這套體系對權力的監督和制約力度不夠,容易造成腐敗以及官員脫離群眾的狀況。

當前反腐運動所揭露的地方官員觸目驚心的腐敗現狀,以及各地倉促上馬的政績工程所造成的浪費和污染現象,都是自上而下選拔體系容易產生的負面效應。

最近頻頻出現「一把手」因腐敗落馬而導致當地整個官僚體系出現「大地震」的現象,更讓人們開始反思現有的地方公職人員選拔程序。

從這個角度來看,台灣地方選舉的實踐有值得大陸借鑒的地方。大陸各地的競爭性選舉試點應該進一步予以推動,這不僅有利於改進地方治理,減少腐敗,而且能夠促進中共長期倡導的「黨內民主」和「密切聯繫群眾」路線的落實。

注:本文不代表BBC觀點和立場

讀者有何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