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單獨二胎」收效甚微

中國很快放開了這項持續超過三十年且極富爭議的政策,在部分人群中實行「單獨二胎」政策。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作為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成就之一,中國放開了獨生子女政策,在部分人群中實行「單獨二胎」政策。

一年前,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將獨生子女政策擺上桌面討論。作為那次會議的主要成就之一,中國很快放開了這項持續超過三十年且極富爭議的政策,在部分人群中實行「單獨二胎」政策。

這一轉變備受學者和國際媒體的讚揚。在美國加州大學歐文分校和上海復旦大學同時任教的人口學家王豐對這一決定評論道,若得到貫徹,這一新政策將是首次重要的放寬。他還說,這一變化是「歷史性的,是一個根本的變化。」

包括王豐在內的許多人口學家都認為,中國最終需要全面放開二胎政策,允許每對夫妻生兩個孩子。不過,中國官方卻不以為然。比如,2013年11月,國家衛生和計劃委員會副主任王培安就說,若現階段就普遍開放,「短期內將引起出生人口的大幅波動,出現嚴重的出生堆積。」

當前政策收效甚微

「但是隨著政策的執行及當前的申請情況來看,一些研究人員也在不斷修訂自己的研究,」西安交通大學公共政策與管理學院人口與發展研究所教授姜全保對BBC中文網記者說。他和牛津大學學者的最新研究認為,去年宣佈的這項新政策收效甚微。

他們的最新研究發現,目前的單獨二胎政策對出生數量影響不大,遠沒有預期那麼多。另外,當前出生的人口,要在15至20年後才能進入勞動力市場,因此對目前中國勞動力市場和解決老齡化問題的影響不大。

這一現狀也讓中國官方學者急忙修改此前的政策建議。周一(12月8日),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教授、中國人口學會會長翟振武在《北京日報》上的《生育政策調整之我見》中寫道,在「單獨二胎」政策執行五年後全面放開,年度出生最多在2100萬。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二胎政策調整是個表象,其背後需要有更多的結構調整予以配合。不過,這往往也是中國改革中最困難的地方。

而就在8個月前,翟振武在中國《人口研究》期刊上發表論文《立即全面放開二胎政策的人口學後果分析》中稱,由於全面放開二胎政策後,新符合政策條件的目標人群規模較大,且婦女生育二胎的意願仍處於較高水平,中國年度出生人口將在政策變動後「急劇增加,出生人口峰值達到4995萬。」

姜全保對BBC中文網記者表示,去年的二胎政策調整前,中國官方和鼓吹適度開放的學者高估了人們的生育意願,「對於預測的一些假定可能也有欠考慮的地方……這些可能過高地估計了全面開放二孩政策對生育的影響,使得中國採取了『單獨二孩』的過渡政策。」

牽一發動全身的人口問題

姜全保補充道,當然,這一現狀也有可能是由於部分人群觀望所致,因此2015年將是全面評估中國目前人口政策調整的關鍵一年,「若2015年的出生狀況仍與預測差別大,那麼中國可能會加速放開普遍二胎政策,」姜全保說。

不過,放開二胎,關鍵是要解決中國的人口結構、性別失衡、老齡化和勞動力問題。這些困擾著中國下一輪經濟增長的難題,需要的不僅是出生人口的增加,而是更加全面的結構性改革,比如提高勞動生產率等。

換而言之,二胎政策調整是個表象,其背後需要有更多的結構調整予以配合,包括基層促進性別平等(比如「關愛女孩」行動等),改變部分人群對性別的不同理解,從而改善男女比例失調,和其帶來的社會問題。不過,這往往也是中國改革中最困難的地方。

另外,過去一年中的許多案例顯示,一些即便符合二胎條件的夫婦,仍然對此猶豫不決。他們認為,目前中國的生活和育兒成本都太高,孩子未來的教育、醫療和戶籍等都是問題。這也反映出目前中國育兒設施和資源的缺乏。

「但更重要的,是年齡結構的問題,」西安交通大學的姜全保教授說,中國應在適當的時機全面開放生育政策,甚至是採取鼓勵生育的政策。

「對於勞動年齡人口,應當發展職業教育,提高勞動力的人力資本和勞動生產率,促進產業結構優化,」姜全保建議,「對於老齡人口,應健全社會保障機制,拓寬養老渠道,尤其是要向農村傾斜。」

(責編:董樂)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