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佐洱:香港教育局長要接受中央監督

Image caption 陳佐洱是周四(8日)在北京出席全國港澳研究會舉辦的有關香港青年問題的座談會時作出上述表態的。

前中國國務院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說,根據基本法,教育局長要隨時接受中央政府及香港社會的監督。

陳佐洱是周四(8日)在北京出席全國港澳研究會舉辦的有關香港青年問題的座談會時作出上述表態的。

他表示,香港特區成立以來,有相當一部分青年的國家公民意識存在很大缺失,說明香港教育領域,包括教育局及辦學團體在發展過程中存在不少問題。

他還批評,香港在佔中期間,教育亂像叢生,質疑為何回歸時娃娃學語的人,現在成為揮動米字旗、衝擊軍營、立法會及政府總部的排頭兵。

他還質疑這是否與當局秉持的教育理念與貫徹實施的中國憲法、一國兩制方針及基本法有不銜接的地方。

「洗腦」與「補腦」

香港政府曾打算於2012年9月起,分三年在中小學推行「國民教育課」,至2016年,國民教育課將成為中小學必修課。另港府已拔款編寫 《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其內容包括「中國共產黨是『進步、無私、團結'的政黨」、批評「多黨制」等內容。

但香港市民主流的觀念是愛國不必愛黨,擔心下一代會受洗腦,對國民教育拒不信任,趨向很明顯。根據香港大學所做的民意調查,53%受訪者贊成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只有12%支持如期在9月推行。

為此,香港學生團體、教師和市民紛紛舉行各種活動,抵制國民教育,反對洗腦。而去年參與「爭取真普選」的香港佔中運動的一支主要力量就是反對國民教育的「學民思潮」。

在周四的座談會上,陳佐洱還說,佔中期間各股力量在教育工作的積累,出現「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展現,哪些是甜瓜,哪些是毒豆,不用細品已經了然。

他表示,為了爭奪香港管治權的較量是長期的,遠未結束,不可高枕無憂;青少年一旦被洗腦後如何「補腦」,香港社會要思考。他認為必須透過教育除害草,讓新苗得以成長。

反對聲音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去年參與「爭取真普選」的香港佔中運動的一支主要力量就是反對國民教育的「學民思潮」。

但是,香港立法會教育界代表葉建源發新聞稿,表示絕不同意陳佐洱指「教育局要隨時接受中央政府及香港社會的監督」的說法,認為陳的說法是不尊重《基本法》對高度自治的規定,

他寫道:「根據《基本法》第136條,特區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礎上,自行制定有關教育的發展和改進的政策,包括教育體制和管理、教學語言、經費分配、考試制度、學位制度和承認學歷等政策。』可見,教育政策屬於特區自治層面的事務,理應讓港人自行處理。中央政府必須遵守《基本法》,不應插手。」

他還說,現時香港政治矛盾嚴重,緣於政制爭議及不民主體制,只有落實真普選才可解決問題。中央政府及官員應正視問題,而非把政治矛盾簡化為青年問題,更不應把教師和教育制度視為罪魁禍首。

葉建源表示不能接受陳佐洱以「毒豆」形容青少年,認為是對香港青年極不尊重。

他說,青年關心政治和公共事務,實屬公民意識提升之表現,而非陳佐洱所言之「亂像」。

他還說,中央和特區政府要解決社會矛盾,應多了解青年的意見,並響應市民長久以來對政制改革之訴求,不應把教育視為控制青年的政治工具。

(撰稿/責編:尚清)

如果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讀者反饋

陳佐洱的言論是掛著全國港澳研究會頭銜頤指氣使, 胡說八道一通, 頭腦傾向共產黨的思維模式---唯我是尊 唯我是崇。 他問,為甚麼"非法"佔中期間香港教育領域亂像叢生?為甚麼香港回歸時才哇哇學語的娃娃,現在成了揮舞米字旗衝擊軍營、立法會、政府總部的排頭兵?他認為,一國兩制下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需要與之相銜接的教育理念來支撐。前說過回歸十七年 乳臭未幹的小子根本沒受過外國勢力的污染,香港教育體制並非英殖時期的教科書 香港回歸十七年共產黨的滲透 差不多教育媒體等都漸漸向內地靠攏 陳的謬誤 不單對香港教育界的污蔑否定 對全港教師刻盡已守全盤否定 說: 一國兩制下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需要與之相銜接的教育理念來支撐 我想他認為要以爹親娘親不如++親;山高海深不如共產黨的恩情深 這樣香港學子就會感恩載德, 熱愛祖國熱愛共產黨, 不會忤逆 乖乖地當順民 則天下太平 但共產黨建國65週年 教育出來的是貪官污吏 為人民幣服務, 成了一種症候 欺瞞詐假人人皆知 陳你自問屬清官 另類? 你的腦袋有一大半盛了糞便 在你祖宗亞爺處有市場 擺出來 不只自暴其醜 胸無點墨 更顯得你專橫拔扈(所謂權威) 聲大夾惡是汝等本色不足為奇 那個饒戈平 要去殖民化教育 更是無奚都同一貨色 官場腐敗深入骨髓,尤其是很多高級官員表面上愛民如子,實際上愛錢如命,滿口馬列主義,一肚男盜女娼 饒先生想當然 甚至於要香港教師作正面啟蒙 如按饒先生的建議:國民教育亦應從較容易的中國歷史和文化入手 不涉及意識形態和社會制度 我不明白饒先生怎能把整個歷史文化入手 更重要不涉及意識形態和社會制度 把學生整個大腦都換掉 改變過來更加認同愛國愛港等於更加愛共產黨 。

蘇源, Sydney Australia

陳佐洱說香港教育局長要接受【中央監督】,香港學生要【補腦】。沒聽錯吧,《基本法》與中共信誓旦旦的承諾不是清清楚楚告訴港人除了國防外交,香港的內部事務交由特區政府自理嗎?此外,不是明令國內官員不得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嗎?陳佐洱今天公然對香港的教育說三道四,說明了什麼?不正是中共【不守信諾】的本質再一次展示人前嗎?中共整天批評香港人不熟讀《基本法》,要加強港人對《基本法》的認識,今天中共對這部《基本法》如此演繹,對自己的【承諾】如此變臉,教香港人如何去認識這部【神奇的】《基本法》?

孟光, Hong Kong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