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資料:香港普選政改大事件

香港政改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香港特區政府就2017年的政改進行諮詢

中國人大常委會會於2007年12月否決了香港在2012年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全體議員,不過提出了香港推行普選的時間表。

2017年第五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在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後,立法會可以實行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辦法,這次決定被視為北京當局首次承諾為香港普選行政長官設下實行時間。

香港政制改革主要討論的是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產生辦法。重點議題包括:

2017年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重點:

提名委員會的選民基礎

提名委員會的產生辦法

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的程序

普選行政長官的投票安排

任命行政長官的程序與本地立法的銜接

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重點:

立法會的議席數目和組成

功能界別的組成及選民基礎

分區直選的選區數目和每個選區的議席數目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林鄭月娥負責展開政改方案前的公眾諮詢。

政改大事件

2013年12月4日,香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宣佈展開政改方案前的公眾諮詢,為期五個月,與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合組「 政改三人組」處理政改事宜。政改首輪諮詢以「 有商有量,實現普選」為主題。

2014年3月3日,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諮詢期間發表署名文章「 讓普選行政長官討論回歸《基本法》」,表示如果各方不願回歸到《基本法》的法律基礎及不接受政治現實,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這目標恐怕只變成「鏡中花、水中月」。

2014年4月,首輪諮詢期間,由香港立法會安排全體議員訪問上海,並安排與主理政改的中央官員會面,有43位建制派及14位泛民議員參加;其中梁國雄事先張揚帶同「六四事件」相關的物品入境,遭上海邊境人員要求交出有關物品,梁國雄未有入境折返香港。

諮詢期內,不少政黨及組織提出多個政改方案予政府參考。

首輪諮詢後,由「和平佔中 」委托港大民意調查機構就三個含有「公民提名」元素的方案在2014年6月下旬發起全港投票行動,結果有近80萬人參與了投票。

2014年七一遊行亦以爭取真普選及公民提名為主題,之後有學界代表發起「 預演佔中」,在中環鬧市遮打道道宵靜坐留守,警方清場並拘捕511人。

2014年7月中,由「幫港出聲」召集人周融發起的「 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舉行為期一個月的「 反佔中」簽名運動。

2014年7月15日,政府公布首輪諮詢報告,並同時啟動政改首部曲,向北京政府提交報告。報告建議特首人選要愛國愛港、提名委員會應參照選委會四大界別比例組成、提委會產生辦法沿用現時選委會產生辦法等為「 主流意見」。

2014年8月31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北京舉行會議,其中一項議程審議香港政改報告,並公布簡稱「 831」決定。明確規定提名委員會人數須按照現時選舉委員會四大界別同等比例,維持1200人組成,提名門坎是提委會「 過半數」支持,特首候選人數目定於二至三人,如特首普選未獲法定程序通過,2017年特首選舉會繼續沿用2012年特首選舉產生辦法。

圖片版權 RTHK
Image caption 香港政府就行政長官普選辦法作出第二輪諮詢。

香港泛民主派面對人大決定認為是「 全面落閘」的普選框架,25名泛民議員首次發表聯署聲明表明會於立法會否決政改方案。

2014年9月,香港學界發起大專及中學生罷課,及後有集會人士闖入香港政府總部內,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等人被捕,引來大批市民前赴政府總部外聲援,「 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形容對話之路已經走盡,正式啟動「佔領中環」及一系列抗命行動。

集會佔領了香港多區主要道路,警方一度出動催淚彈驅散示威者,促成參與者稱這次抗爭為「雨傘革命」。佔領行動持續79日後結束。

2015年1月7日,香港政府就行政長官普選辦法作出第二輪諮詢,為期兩個月。泛民立法會議員集體抵制諮詢,要求重啟政改及撤回中國人大的「 831」決定,重申方案即使提交立法會都會投下反對票。

2015年3月,第二輪政改諮詢結束,政府收到逾十萬份意見書,政府在4月公布諮詢結果,以及向立法會提交有關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政改方案。

在政府提交政改方案前夕,立法會泛民23名議員再次聯署,重申議員將否決人大決定此框架下的政改方案,批評北京扭曲《基本法》,導致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形同虛設。

(撰稿: 陳志芬/ 責編:蕭爾)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