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喬石在89學運的作用應更受肯定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喬石在2012年出版了《喬石談民主與法制》。

中國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6月14日在北京因病逝世,終年91歲。包括新華社在內的多家中國媒體都特別提及他對執法工作和法制法規的論述《喬石談民主與法制》,但是似乎對於他在1989年六四期間的做法沒有過多的報道。

新華社當天發表訃告評價喬石是「傑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黨和國家的卓越領導人」,但是喬石在89年學運中所處的立場再次成為很多人談論的焦點。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學教授丁學良首先對於網上對喬石的評論感到不夠公正。

他指出,現在網上對喬石 的報道都是傳言,並不靠譜。喬石在鄧小平時代和鄧小平去世中國政界起到了非常正面的作用。現在的媒體上大部分傳言都沒有突出這些正面的部分,這也不完全怪媒體,因為中國政府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到位。很多事情很難傳出。

丁學良說,從某種意義上,外媒對他的評價更加公平一點,可能是因為外媒之前曾經訪問過他。這與中國對他的報道,特別對他在六四期間的報道特別不一樣。

1989年3月,喬石兼任中央黨校校長。此後不久,天安門學生運動愈演愈烈,作為黨的領導核心一員,喬石面臨仕途上的最大挑戰。有報道說,喬石雖對學生民主運動持同情態度,但在鄧小平、李鵬等的強硬政策下,喬石選擇了沉默,天安門學生民主運動最終被血腥鎮壓。

他說,在1989年期間,胡耀邦去世之後喬石雖然沒有趙紫陽那麼勇敢,沒有能夠公開地表達對李鵬等人作法的堅決反對,但是喬石本人絕對不是要站在李鵬一邊的那種情況。這點非常關鍵的區別。

丁學良表示,因為喬石在關鍵的時候儘自己的力量來阻止使用軍隊來鎮壓學生的和平抗議。 當然最後他要服從黨的決定。但是他非常明確地表示他不贊成鎮壓做法。這一點很遺憾媒體沒有體現出來,甚至還有相反的報道。

民主與法制

88歲的喬石公開出版了《喬石談民主與法制》一書,收錄了他對政法工作和法制法規的論述。在喬石去世消息發佈當天,中國的不少媒體都紛紛刊出喬石語錄,其重點就是喬石談法制。

新華社發的訃告中也談及喬石的這段工作,稱他「十分關注民主法制建設,關注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表現出一個老共產黨員的赤誠與忠貞」。

丁學良指出,他談民主與法制也與89年的決策有關係。 如果當時六四事件是按照民主與法制的方式去處理的,那麼結果會不一樣。 中國那個時候的體制來講,在政治局常委中間,贊成軍隊鎮壓學生的是佔不了多數的。但是最後利用了程序之外的力量,扭轉了這個趨勢。

他還表示,六四事件之後,喬石非常不贊同當時中國領導人江澤民的一些做法,因為江澤民本人的一些做法不符合中國的民主與法制的原則。特別一點,江

澤民過多地任人唯親。在很多事情上一人拍板,喬石對這些不贊成。 江澤民對他雖然惱火,但因喬石的資歷很高也沒有辦法。

在趙紫陽下台之後,雖然沒有證據顯示,但當時鄧小平想到的兩個接任人選,一個是喬石,一個是李瑞環,而不是江澤民。所以江澤民一直對喬石在高層的人脈非常忌諱,因此非常希望喬石能夠從權力的核心部分離開。

但是之後在出現了政治局委員和政治局常委的「七上八下」設限。這樣喬石被「八下」了,江澤民打了一個側邊球。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職位上,喬石才提到了民主與法制的這些重要言論。但那時候已經被江澤民被排除在權力核心之外了。 現在人們在記住他的關於民主和法制的言論,但是人們不應該忘記喬石在89年五月和六月憑著良心的決策,現在一些報道把他給扭曲了,這是不公道的。

依法治國

那麼喬石的民主與法制與現在習近平所稱的依法治國的說法有什麼可比性呢?

丁學良說,從用詞上來看,沒有什麼區別。 當時還對於法制和法治還沒有很多區分,但是現在更多的是強調法治。更重要的是精神和實質的區別。喬石所說的法制是指對於權力要制衡。這本身最終的是制衡黨的權力,因為在中國,最終的權力是集中在黨的手中。 講到法制的時候,講到民主的時候, 最核心的部分就是對黨裏的高層權力進行制衡。

習近平在18大時講的最響亮的話就是把權力關在籠子裏。這讓全世界都很受鼓舞。但是誰把誰關在籠子裏沒有明確,因此也有很多不同解讀。其中之一就是通過法律的手段,通過民眾的力量,把當官人的權力關在籠子裏。如果是這樣,這要比喬石的說法又邁進了一步。 依法治國,不是依法來治老百姓,而是依法來治權力。

至少在一黨的情況下,如果黨不遵守自己制定的法律,你指望誰能來遵守呢?這也是喬石當年談民主與法制時候最響亮的一句話。

(撰稿:林杉/責編:董樂)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