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前特首曾蔭權被起訴哄動香江

香港前行政長官曾蔭權與妻子到東區裁判法院應訊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曾蔭權是香港開埠以來被廉署起訴的最高級官員,而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最高刑罰可監禁七年。

經過三年多的調查,香港前行政長官曾蔭權周一被廉政公署起訴兩項違反普通法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震驚朝野,亦有分析指北京借曾蔭權事件向公務員發出警告。

曾蔭權是香港開埠以來被廉署起訴的最高級官員,而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最高刑罰可監禁七年。

中國政治專家林和立指,北京首肯起訴曾蔭權是合理推斷。他對BBC中文網說:「至於目標是否向高級公務員,尤其是一些不是百分之一百接受北京最近的所謂暴力干預香港事務的高級公務員,(發出的)警示或殺雞儆猴,有這個可能。不過目前很難拿出證據來。」

雖然香港公務員在政治上擔任重要角色,但林和立指,北京一直對公務員團隊不信任,而董建華於2002年時推出「高官問責制」,令特首直接任命部長級官員,架空高級公務員。他說:「今天做到高官的,多數在殖民政府服務多年,所以北京對他們的忠誠是有懷疑。」

曾採訪中國新聞多年的浸大傳理學院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認為,中央政府對歷任特首的背景──包括私德及利益收受情況──都全面掌握。

呂秉權對BBC中文網說:「當傳媒踢爆特首梁振英涉及澳洲UGL公司的五千萬酬金事件,引起公眾嘩然。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回應非常淡然,他透過民建聯主席譚耀宗引述,說過往亦聽聞梁振英收取UGL公司酬金一事,並非新的消息,重申中央支持梁振英。這件事可見到中央對特首方方面面的掌握,包括利益問題,是多於一般人及特區政府。」當時,梁振英沒有向特區政府申報UGL公司酬金一事,他指協議在當選前訂下,所以無須申報。

董建華、曾蔭權兩位前特首離任時,中央都有作出評價。呂秉權說:「中央有(對兩位前特首)作出全面的評價,包括他們在工作上兢兢業業、為一國兩制付出貢獻等等。不過最大的分別,在我看來,當中央評價董建華時,是有讚董建華廉潔奉公,但評價曾蔭權退任時,並無講他廉潔奉公。」他認為兩者退任評價相比已透露一些「玄機」,指中央政府掌握曾蔭權涉及收受利益的情況。

曾蔭權兩項控罪分別是於行政會議審批數碼廣播的牌照的申請,隱瞞或沒有申報或透露租住數碼廣播大股東黃楚標的深圳物業;及推薦負責其單位室內設計的何周禮授勛。相比UGL公司向梁振英提供酬金五千萬,涉及金額有差距。

呂秉權說:「在於北京,自身的廉潔(的方面),總之不要太誇張,不要出事,一些好小的問題它都不當問題……我認為北京要求特首都有基本的品格,但是在所有東西之上的是(特首)政治的忠誠及是否可信。對於特首的信任,北京一定將政治可靠度放在第一位。」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周二早上特首梁振英否認曾蔭權一案背後有政治考量。

周二早上特首梁振英對記者說:「曾蔭權先生這一件案,是由律政司作一個獨立的決定,無任何的政治考量。」

前律政司司長、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表示,有關曾蔭權先生的個案,已經進入了司法程序,不方便評論,但認為是反映香港十分重視法治,特首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她表示,如果特首有嚴重違法行為,基本法可容許立法會彈劾行政長官,報請全國人大常委會,中央政府可處理。

至於公務員出身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周一表示,「我留意到律政司已經發了一個聲明,亦解釋了檢控的考慮,最重要一點,正如律政司司長說,今次的檢控工作是完全按照《基本法》第63條,律政司在刑事檢控的工作是獨立和不受干涉地去進行。」

林鄭月娥亦有回顧過去與曾蔭權共事的時間,更一度哽咽。她對記者說:「曾蔭權先生服務了香港四十多年,他對於香港在政治、經濟和社會的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我很有幸,曾經在兩段時間和曾先生緊密合作,包括在回歸前及後,一共有七年,當他擔任庫務司及財政司、財政司司長期間,我都是追隨他。當然,他成為特首後,我亦擔任發展局局長。我可以和大家說,曾先生服務香港社會的期間是很盡心盡力為香港打拼。」

另外,曾蔭權被控告一事,有大陸網民認為是彰顯香港反貪制度成熟。即使是行政長官,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不過,現行法律底下,特首不受防止賄賂條例第三及第八條監管。2012年,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領導的獨立檢討委員會發表報告,建議該兩條條文應涵蓋行政長官。當時報告形容情況「完全不恰當」,而行政長官不應凌駕於用以規管政治委任官員及公務員的法律之上。梁振英當選後曾承諾作出修訂,但現時政府方面還是毫無動作。

(撰稿:蔡曉穎 責編:蕭爾)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